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3回 解一段尘缘

      君无遐走后的几天,自己的还是在不住的想着这几句话,就像现在自己吃着饭的时候还是想着他眯着眼稍显得意很是霸气的说道凭我是他爹,你是我女人

      “晴雯,你”坐在若妤对面的王易天看着若妤一直都是出神的样子,不由叹了一口气,可是见着若妤抬头看着自己,却是又说不出话来了

      “今天身子觉得怎么样?”若妤忙抬头看着王易天,见着他握着筷子的骨节都是凸显了出来,和自己初次见到的那个蒙着面一身的血气,甩药给自己的人差得实在是太远了

      他瘦了,瘦得厉害,即使自己天天见到,也是觉得瘦的厉害

      “反正也是快死了,就是那个样子”王易天往若妤的碗里夹了一片肉,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王易天身子骨架很足,三年前就算是浑身是血的时候,也是显得颇具霸气,可是现在倒是觉得就空剩一副的骨架,当时黛墨跟自己赌约说要让自己离开君无遐,而且照顾王易天最后的三年,本来自己是不想要陪这么久的,可是亲眼看着一个硬汉如此快的衰老下去,怎么也是狠不下心肠带着永隽离开,就这样的当作兄长照顾着

      “别说傻话了,你好生的休息,黛墨也是快回来了,到了那时就有能医你的解药了”见着王易天只吃了两口饭就是放下了筷子,若妤起身收拾起了碗筷,手在拿起王易天的碗的时候,正巧碰上了王易天的手

      看着倒是还觉得没有什么,这样的触碰上的时候,觉得那皮肉都是迅速苍老了似的

      心惊的时候,却是突然被王易天一下按住了手

      他的手上没有什么力气,软绵绵的,不像个男人,自己只要稍稍一用力就是可以甩开他手的束缚,可是要抽出手的时候,低头却是看到他有点红了眼眶

      在发作时候最疼痛的夜晚他都是没有呻吟一声,可是现在却是这样的模样

      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心有点软了下来,觉得眼前这个人倒是有点像是一个委屈迷路了的孩子

      两个人都是沉默着,许久都是不说话,过了半晌才是听到王易天说道“晴雯,永隽被君无遐抱走了,你别瞒着我了,那天我在屋里都听到了”

      若妤一愣,永隽被君无遐已经抱走了五天了,可是自己却是一直都没有去找

      其一是王易天的身子越发的差了,离不开人的照顾,其二也是知道君无遐一定是不会伤害到了永隽的

      这样变相的说来,其实是自己希望能补上一点那对父子单独相处的机会

      不晓得君无遐现在有没有告诉永隽他就是爹爹,更是不晓得要是那个小白眼狼听到了这样的话会不会毫无节操的就是搂脖儿上去呢

      “我没有想到他会跟来的”收回了思绪,也是不想要说太多,若妤就是这样简单的回答道

      而若妤说完了这句,觉得压着自己的手的那只手颤抖了起来,不晓得他是什么样的情感,只是觉得那身子是显得更加的苍老不经风了起来,明明是才比自己大上几岁而已的人啊

      可是看上去却是觉得随时都可能被一阵风吹散了似的

      “这么久,我也是想明白了,什么都是不属于自己的都是挣不来的,是我耽误了你俩”也不知是怎么了,王易天忽然这样的来了一句,指尖越发的颤抖了起来

      其实想要点头,可是却是觉得狠不下心来

      自己和王易天相处了这么久,一起照顾着永隽的成长,也是经历不小的风云,可是对他没有起过半点对于君无遐的那一份的感觉

      想着这些的时候,却是没有想到王易天忽然的站起了身,抬手把自己抱在了怀里

      这样的肌肤之亲是原来从来都没有过的

      等到自己回过了神来的时候,抬手就是要把他推到一边,可是手上还没有用多少的力气的时候,又是看到了他的脸朝着压了下来

      只是轻轻一贴,他的人就已经是被若妤大力的一下子推到了地上

      可是毕竟是吻上了

      要是算来气君无遐的那次,这是自己和他第二次唇上的接触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小的动作,把自己和王易天中间始终隔着那层相互照顾的玻璃纸给捅破了

      更是把若妤心中对于君无遐那份没有落上半点灰尘的轻易打到了灰烬粘脏了

      “你!”若妤掐腰,心中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明明是很生气,可是看着他如此落败的倒在地上苦笑的样子,还是想要如同这三年一直以来的习惯似的上去扶他一把

      “这一生能主动吻你一次也值了”王易天抬手,对着若妤笑了笑

      笑的瞬间,忽然觉得随着他扬起唇角的程度,慢慢的整个人都是年轻了起来,好像回到了那个轻松的抡着大刀,冲破了阵法一倾身子把自己抱上了马的那个男人

      真的是不知道怎么了,今天的自己似乎显得有点格外的伤感

      在这样伤感的时候,听着他又是接着说道“晴雯,能有你陪了这么久真好,要是有来世的话,真希望能早一点的遇上你,哪怕还得再被逐出师门受尽鞭刑也好”

      听着他这样说也是觉得有点近乎绝望的伤感

      到底还是没有骂出口,上去给王易天扶了起来,送到了里屋,闭着嘴始终不说话

      而王易天就是一直都看着若妤,也是不说话

      “还需要什么么?”要吹灭蜡烛出去的时候,迟疑了一会儿若妤还是折回了身子问道

      “你”王易天只说了一个字儿,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若妤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不是都好好的么?”听了这句,若妤一愣,起身就是要走

      “就今天一晚,你坐在塌边这软椅上就好”近乎是央求的语调,王易天对着若妤说道

      本来是不想要答应的,可是总是觉得哪里不对,便只好叹了一口气,坐在了那软凳上

      迷迷糊糊的也是觉得有点困了,在凳上打盹儿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一只手压上了自己的手

      似乎还听到身边有个声音,对着自己说道好好跟他过日子

      等到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若妤先是觉得自己手上很凉,冰冰的东西压着自己,不是很舒服

      朝着那边看去,一下子就是清醒了过来,看着床上的人,僵住了表情

      若妤先是说了一句“易天?”

      之后看着那身子不动,便是伸出没有被压着的那只手过去,试了试他头上的温度,之后小心的,下移到了他的鼻前,一直悬着,等待着徐徐的气流

      之后看着那身子又是念了一句“易天”

      看着那身子还是不动,就是放下了自己的手,搁在了膝上,觉得眼眶有点酸楚

      难怪昨天自己觉得他是那样的反常呢,今天就已经走了

      这一次的走是彻底的走,不留一点的眷恋

      若妤也是明白,最后的这段日子,其实自己总是冰冷冷的面对着他,客气的,疏远着,心里最多的想着的自然还是君无遐,现在倒是有点谈不上后不后悔了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听到院外起了马蹄声,以为是君无遐实在是等不及从王府里赶来了

      可是等看到推门的人的时候却是愣了一下,来人居然是黛墨

      黛墨还是三年前的样子,即使穿着普通的衣裳也是美得耀眼夺目的样子,可是当她看到了床上的人的时候,那好看的笑却是冻结在了脸上

      当黛墨扑倒王易天身上的时候,若妤就是让开出了屋子

      在屋外的时候,若妤还是能听到黛墨的哭声

      明明是爱着他的,却是把他推给了自己三年,觉得这就是为了他好,到了最后带着解药赶来的时候还是晚上了一步,这是何苦呢?

      那自己呢

      明明是爱着君无遐的,这三年的感觉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而且还是不断的增长了起来,可是看着他的时候,却是要装作铁石心肠的样子,这样真的就是对他好么?

      黛墨在这人的三天都是一直没有跟若妤说话,等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把王易天葬在了院里,埋好转向了若妤的时候,脸上还全是泪水,把手里的药递给了若妤

      之后说道“解药”

      若妤接过来,淡淡的应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谢了”

      黛墨犹豫了一会儿,也说道“谢了”

      说到了这儿就是没有了话,两个人看着彼此

      等到晚上自己躺在床上的时候,反反复复的想着的都是同一个人,想着他对着自己笑,对着自己怒,对着自己好看的眯着狭长的凤眸,倾洒只给自己一个人看着温柔

      “无遐”无疑是念道了一声,可是刚刚小声的念完,就是被一只有力的手按在了腰上

      而这按在自己腰间的感觉,是自己格外熟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