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4回 若妤进皇宫

      本来就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而王易天又是拉着自己的手死的,当时自己脸上甚至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只是觉得脑子乱乱的

      而现在感觉到这个人这样近的贴近着自己,不仅是脑子乱乱的,心也乱乱的

      身子往前靠了过去,就是倚在了他的怀中,跟前几天面对的他的态度实在是好出了太多

      这好得多的,甚至有点让君无遐都愣住了,只能僵硬着手臂环住了若妤的身子,一手揽在若妤的腰上,另一手则是抚着若妤的头发,想要让自己怀里这不住颤抖的人平静下来

      “妤儿,你这是怎么了?”君无遐软着声音问道,很是关切

      其实君无遐一开始是打算盛气凌人的来指责着若妤的,问她怎么这么长时间也没有跟着他安置的人去皇宫找永隽,怎么厌恶到自己连孩子都不要了的程度

      自己想要对着若妤发火,甚至有点不成熟的告诉他自己很生气

      可是此时看着若妤这样的脆弱的样子,很是害怕胆怯,似乎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的样子,便是愣住了,早把自己想要的说辞抛到了一边,想要好好的安慰着这个凄凄哀哀的样子的小人儿

      “没事儿”也不知过了多久,若妤才是这样的说了一句,抬头看了君无遐一眼,之后又是再搂住了君无遐的身子,倚在他的怀里,手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裳,什么话也是不说

      外面能听到马蹄声,那是君无遐身边的侍卫在等着

      等着君无遐带着若妤回皇宫

      君无遐想得清楚,要是若妤不乐意的话,自己不管用什么方法也是要把这人儿掳了去的,绑着,扛着,夹着,拖着,怎么样都好,自然,不会伤了若妤就是了

      可是若妤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一时间那些强掳的方法也是想不出了

      犹豫了好半天,觉得怀里的身子慢慢的平稳了呼吸,才是问道“怎么都不来找永隽?”

      问这话的时候,其实君无遐都是想到了若妤好多的回答

      若妤有可能跟自己说,我不想要见你,所以才不去;也是有可能说我评什么就是要受你的摆布

      可是万万也是没有想到,怀里的人因为被自己的身上的布料挡着唇,声音不是很清楚的说了一句让自己的心颤抖不已的话

      若妤说“你是他爹么”

      说这话的时候,若妤的呼吸温热,隔着薄布正好热热的气息扑在了自己的心口上,一直的传到了心底,整个人都是觉得麻酥酥的,身边的景物都是暗淡了颜色,只能看到眼前这人,甚至觉得有几分梦境般的感觉

      君无遐当然是记得当时是自己说的凭我是他爹,你是我女人

      可是现在听到若妤这样说,还是觉得心好像要从心口跃出来似的

      犹豫了半天才是又开口,缓缓地问道“跟不跟我走?”

      怀里的人没有动弹,缓缓地,才是感觉到一只小手覆上了自己的心口,慢慢的一笔一划的写着一个字儿

      笔画不是很多,君无遐感受得清晰

      不再犹豫,之后就是把若妤抱了起来,手搭在若妤的膝下,另一手扶着若妤的背,把若妤整个人紧紧地勒在了自己的怀中,推门就出去,一跃上了马,不管身边那些还等着侍卫,狠狠的一扬鞭子就是往王宫的地方冲了出去

      毕竟若妤住的地儿是偏了,要不君无遐也是不会这么久都找不到若妤的

      那样远的距离,本来是应该好好的多歇几次的,可是君无遐却是没有容马儿休息一会儿,等到赶到了皇宫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若妤看着这凌国的皇宫不禁苦笑了一下

      当时黛墨用幻术假拟了皇宫的样子,没有想到真真的一点没有差,进了屋子里的摆设都是一模一样的

      “娘!”若妤刚刚被君无遐放下了身子,就是见到永隽跑了出来,一脸兴奋的样子

      若妤看到永隽如此开心的样子,也是勉强笑了笑,之后拍了拍永隽的小脑袋说道“这几天呆得怎么样?喜欢这儿么?”

      永隽听了若妤的话,不停地点了头,吐着舌头顽皮的说道“喜欢喜欢,好多漂亮的姐姐呢”

      噗,这孩子真是的,才如此小小的年纪就是整天都想着漂亮姐姐

      君无遐立在一边,看着若妤和永隽说着话,唇角也是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蛮惬意的样子

      忽然永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绕着若妤走了两圈,似乎在找着什么

      没有找到就是拉着若妤的袖子问道“易天叔叔呢?”

      这句话无疑是在若妤的头上浇了一盆的凉水

      在王易天身体还好的时候,一直都是照顾着永隽,自然感情很深,再说了,一同生活了那么久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类似于亲情的情谊呢,永隽是这样的,自己也是

      刚刚缓了缓的表情凉了下去,不做了声,许久才是说道“你易天叔叔走了,以后不回来了”

      永隽听不明白这话,不停地拽着若妤问到底去了哪儿,每问一遍若妤的表情都是越来越沉,到了末了,又是想到黛墨最后扑在王易天身上的场面,明明是深爱的人,却只能抱着凉了的身子

      自己不想要也是那样

      想到了这儿,便是抬头去看君无遐,可是没有想到刚才还是笑着的君无遐此时眉毛都是快要拧在了一起

      声音也是冰凉凉的问道自己“他死了?”

      本来不是好端端的么,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

      稍稍一怔,便是说道“永隽还在这儿呢”

      这样的悲伤的事儿,自己不想要还这么小的永隽听到,很是希望永隽能慢慢的忘掉那段事儿,等到大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记不起来了,要是君无遐这样的说

      声音更加的凉,君无遐看着永隽表情也是没有缓和多少,就是命令道“休息去”

      永隽应该没有见过君无遐这样生气的样子,有点吓到了,等回过了神来一脸的怨气,脚使劲儿的跺着地面就是进了自己的厢房

      而豁达的正堂就是只留下了若妤和君无遐两个人

      “怪不得这样的伤心,原来是因为他死了”君无遐勾着唇角冷笑,眸中的颜色冰冰凉的

      若妤听到了这句才是明白了君无遐怒气的来由,毕竟这放凉的话中的醋意实在是太明显了

      “是”若妤简单的回答道,目不转睛的看着君无遐

      不出意料的,见到君无遐一脸越来越不爽的样子,随时都是要对着爆发似的

      不知道为何,看着他这样倒是忽然觉得有种想要笑的冲动,都是当了国君的人,怎么越发的心里藏不住事儿了

      虽然若妤是日日生活在偏远的小镇,但是在市集的时候也是明白君无遐在位的这两年百姓的生活富足了很多,而且和其他邻国的关系也是妥当,就连和烽国的关系也是缓和了不少

      “你还笑?”君无遐看着若妤笑,心中的波澜起得越发的汹涌了起来,眸子的颜色转得越来越深

      若妤看着君无遐这是真的要生气了,上前了一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想要再去逃避,抬手环上了君无遐脖儿在那薄唇上印上了一吻

      蜻蜓点水一般的吻,却是让两个人都是红了脸颊

      毕竟好久都是没有这样的接触了,相隔的太久,好像连身子都是不听从自己主人的一般,飘飞了好远的思绪这下寄托了下来

      久久的,凝视着对方,若妤笑了笑之后说道“无遐,易天走了之后我想明白了一点事儿”

      君无遐听到了易天两个字的时候,表情还是稍稍一僵,之后问道“什么事儿?”

      若妤看了这矛盾的表情,又上前了一步说道“我不想要等到错过了再后悔了”

      说到了这儿,君无遐乍一听脸上的表情彻底的僵住,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若妤压住了唇

      若妤的手挡在君无遐的唇上,自己接着说道“黛墨是爱着王易天的,又是给你用了朔月嗜心散,让我陪着他走过最后的三年,前几天黛墨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去了,真是何苦呢”

      君无遐听到了这儿,有点明白了过来,便是紧紧地抱紧了若妤,勒得若妤都觉得有一点的疼

      可是觉得这份疼痛的感觉也是显得美好的,过了会儿又是接着说道了一句“我就想,我这三年也是何苦呢”

      看着君无遐的眼,一字字的说道“我不想要再苦着自己了”

      本来听到了若妤前几句的话,君无遐已经是觉得自己的心颤动着,听到了最后一句,一种近似于惊喜的感觉便是朝着自己的方向排山倒海而来,团团笼罩着自己

      两具依旧年轻而热血的身子不知何时搂抱在了起了,跌倒在了榻上,火热的纠缠起了身影

      好像是要把逝去的时光都一齐的补上,不死不休似的,身子越缠越紧,越来越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