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5回 御花园纷争

      皇宫绣着金丝的帷幔层层的绕着,却是掩不住里面火热纠缠着身子的两人

      能听到细细的,略显细碎的呻吟声,掺在加重了的呼吸声里,都是乱着节奏,帷幔里错乱了身影

      若妤的手攥着身下的薄被,额角淌下细细的汗水,看着眼前着凑得极尽的俊颜

      “妤儿”君无遐唤着自己的名字,目不转睛盯着若妤的双眸

      君无遐的手撑在若妤身子两侧,身上的衣服已经算是半挂着的了,能看到他的光滑而充满男性气概的胸膛,微微有些泛红,显得分外的撩情暧昧,从若妤的角度能正好看到君无遐的左肩,生着淡色的暗疤

      虽然还是结着疤,可是已经好了不少,也算是自己没有空努力一场了

      淡淡的一笑,若妤抬起自己的手,朝着那处探了过去,想要轻轻的抚一抚,却是还没有触到,却是被他把手握住,拉到了心口,让自己用指尖来听着他的心跳

      “妤儿”又是念了一声若妤的名字,声音愈加的沉着调子,自然也是愈发的让人红了双颊

      “嗯”自己的衣服也是解了开来,摊开在了床上,又是这样近的看着他的身子,已经是够觉得羞涩了,又是不停地这样听他唤着自己的名字,有点慌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总不能跟他说一句,快一点

      见他动唇,似乎要再念一遍自己的名字,若妤马上就先说道“无遐,你总是叫我的名字做什么”

      其实不是真的要他回答,就是没有多想的说一句,怕自己要是再不拦拦,君无遐真的要持续的这样不断的喊着自己的名儿了

      而君无遐听到了若妤的这句,正好有一滴汗顺着额角淌了下来,顺着他的脸颊慢慢的拉出了一道银丝下滑着

      滑过了脖儿,又沾湿了胸膛,在他精瘦的身上拖出一道略显委靡的线儿,到了末儿了,滑落在小腹上

      若妤的视线一直都是跟着那水珠走的,因而自己的视线也是从君无遐的脸看到了小腹

      见着君无遐看着自己,弯着唇,一脸邪魅的样子眯眼看着自己,脸顿时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他的身子压下来,手指灵活的给若妤借着所剩不多的衣裳,等到衣裳全都褪下来的时候,室内实在是太安静,只能听到两个人都是加急了的交错的呼吸声

      “这些年你解了不少美人儿的衣裳”若妤轻笑,看着君无遐,倒是没有多想什么

      “哦?妤儿嫉妒了?”听了这句,君无遐也是笑,手捏上了若妤的下颚,直直的看着若妤的双眼问道

      “才没有”嘴硬了起来,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会嫉妒这些

      其实君无遐还是王爷的时候,完全就是可以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了,可是似乎不是很好女色似的,至少在自己知道的范畴内他是没有,而现在他成了国君,这已经算是最基本的一条了,就算是不想也是不行

      何况这全天下的男人,要是有这样的艳福,谁又会不想呢

      君无遐听到了若妤的那句,又是见到了若妤的表情,自然是明白若妤心中所想的,便是笑了笑之后贴近在若妤身边,凑在耳边说道了一句“朕还真就只解过爱妃你的衣服”

      “谁信呜”本想要再反驳一句,可是接下来的话已经是软在了唇齿之间,他的舌探了进来,搅着自己的口腔,纠缠着自己的小舌,细细的,缓缓地tian舐着,另一手还捏在若妤的腰上,专挑着敏感的地儿

      被他这样的上下其手,自然是飘飞了思虑,觉得身子里面好像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火,似乎马上就是要把自己烤化在他身下了似的

      因而等他挺腰进来的时候,才是收回了思绪

      好久都是没有承载过他的身子,被他这样的倏然的进入顶得有点疼

      “恩啊疼,疼”若妤嚷嚷着,上齿咬着下唇,想要止住声音,却是无奈声音还是从齿缝中露了出来

      “妤儿,没事儿?”君无遐听到若妤一喊疼,居然马上停下了身子,就是撑着手紧张的看着若妤的表情

      若妤看他,什么都没有说

      见着自己深深爱的这个男人,如此温柔的待自己,为了自己喊了一声的疼,居然能在这样的时候停下身子,怕是很多的男人都是做不到的

      于是弯了唇角,若妤抬起了脸,缓缓地贴唇上去,手臂环过了君无遐光滑的背

      一下下的撞击,慢慢的,疼痛的感觉褪了下去,换做了一种更深的,更深的情感

      等到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自然天已经大亮了,抬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身边的被褥,却是空的

      “无遐?”若妤犹豫的唤了一声,却是没有等到回答,能听到有个迈着小碎步的人怯生生的走了进来,给若妤行了一个礼

      小姑娘低着头跟着若妤说道“娘娘,皇上已经上朝了,吩咐奴婢来服侍娘娘沐浴用膳”

      若妤自然是从来没有听过别人管自己叫娘娘,这样的乍一听到,倒是觉得有一点的好笑,那这娘娘的称呼也是君无遐吩咐的么

      想到了这儿,已经展开的笑慢慢的变暖了起来,显得很是温柔

      小丫鬟服侍着若妤洗完了身子,又是用过了膳食,就是要退了下去,若妤想了想便是便是叫她停下,之后问道“永隽在哪儿?”

      看着小丫鬟好像不明白的样子,就又补充上了一句说道“就是前几天刚刚被皇上领到皇宫来的三岁大的娃娃”

      听到了这儿,小丫鬟自然是明白了,马上又是行了一个礼说道“小皇子被嬷嬷领到后花园赏花去了”

      一会儿听到了自己被称呼娘娘,一会儿自己的永隽又是被称呼为皇子,真的是大大的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觉得自己在屋里呆着也是实在没有什么事儿,便是叫着那个丫鬟带着出去,上御花园转转,而且自己昨天也是没有好好的跟着永隽说说话,本来就是很思念的了

      因为现在正值花草盛开的时候,因为御花园自然是姹紫嫣红分外耀眼,似乎每一朵的花都被精心的打点过,很是美丽

      “那是我的!你还给我!”远远的就是能听见永隽的声音,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上前了一步,因为自己被一棵树挡着的,若妤御花园中央的人看不见自己

      从自己这边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永隽还有好永隽争着一个小小木头刻得马儿的小人

      也是小男孩,跟永隽看上去是相仿的年纪

      “才不要,你给我,给我,这都是我的!”另一个小孩子比永隽还是要嚣张的样子,眉毛简直都要竖起来了

      既然永隽在这儿被别人当作了皇子,而这个娃娃又是敢跟着永隽抢东西,别的下人还不敢多说什么,很是为难的样子,那这个娃娃就应该是

      “哟,耀儿,怎么不高兴了?”远远的,有个女人走了过来,趾高气扬的样子

      听着这个声音,若妤就是已经知道这人是谁了,没有想到她居然还陪在君无遐的身边

      梦悠蝶,那一贯跟自己过不去,总是充满着无限心机的人

      “娘,他抢我东西”那个娃娃一下子就是扑倒梦悠蝶的怀里,手指着永隽

      梦悠蝶听了马上就是转向了永隽,看着自己那小小的永隽,笑了起来

      还朝着永隽蹲下了身子,显得很是友好的样子

      嗯?梦悠蝶这是怎么了?

      应该也是知道永隽是自己和君无遐的孩子,怎么还能做到这样的淡定呢

      而梦悠蝶的下一句话,便是让若妤明白她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梦悠蝶看着永隽,笑呵呵的说道“这就是皇上捡来的小杂种啊”

      虽然是对永隽要求严厉,但是自己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会伤到永隽的话,这话怎么说都是太

      听着这些,永隽只是眨着眼睛,其实并没有听明白,似乎还觉得这是梦悠蝶说着什么好话

      若妤便是马上快步上前,可是还没有等到走到前,就是看到永隽把自己手里的小木头马一下子扔到了梦悠蝶的脸上

      砸得梦悠蝶都是有点懵了

      永隽看了还说道了一句“你才是杂种”

      其实小孩子不该这样的说话的,可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听到了永隽这样的说,有时看到了梦悠蝶表情的时候,觉得很是想笑

      梦悠蝶自然是气得就要直接的去揪永隽的领子,可是还没有触上永隽的身子,永隽就是被男人抱了起来

      那个男人生着一张姣如皓月的脸,清新而俊雅,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年纪

      之后抱着永隽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把永隽送到了自己怀里

      见若妤看着自己有点抑或扽样子,便是笑着说道“姐姐,你不认得我了么?”

      这句姐姐一叫若妤自然就是明白了过来,说道“小颖子都长得这么高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