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6回 是你太重要

      若妤一开始是真的没有认出君颖,短短的三年时间,这娃子变化可真是太大了

      记得自己刚刚来到这凌国的第一天便是在冷月轩结识了小颖子,当时那娃娃还拽着自己的袖子一口一个姐姐叫着,自然,现在他还是叫着自己姐姐,可是却已经从当年刚到束冠之年的孩童长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十八岁少年

      “呀,这该不会是若小姐,本宫没有眼花看错,真的是太出乎本宫的意料了呢”在若妤跟君颖说话的时候,梦悠蝶已经是抱着她的耀儿走了过来,一脸戏谑样子

      若妤看着她这样觉得心中不是很舒坦,自己生活在小村庄和君无遐三年未见的时候,她却是一直的陪在这儿,而且还有了君无遐的骨肉

      而君无遐昨晚还尽散一席温柔的跟着自己说道,这么多年以来只是解过自己的衣裳

      呵,那话怕是跟了不少的女人说过

      想到了这儿心又是一沉,可是抬眼看到了梦悠蝶如此的样子,表情淡淡

      看着梦悠蝶一脸过重的胭脂,金银缀了一头的样子开口道“在这儿还能见到你我也很惊讶”

      “你!”梦悠蝶听到了这句,自然是一下子沉下了脸,马上就是要发作的样子

      果然还是原来沉不住气的脾气,可是看到君颖还在身边也是不好发作

      君颖是君无遐的弟弟,现在成了亲王,自己可是不敢得罪的

      梦悠蝶马上就是软下了话,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君颖,冲着若妤弯了弯唇,之后说道“我们在王府时就是好姐妹,哪有什么惊不惊讶的呀,刚才姐姐跟妹妹开了个玩笑而已,妹妹不要当真”

      这话故意说得声音很大,整个御花园的人都能听见

      这妹妹叫得还真是亲呢

      梦悠蝶看若妤还是没有说话,就捏了捏耀儿的脸说道“耀儿,刚才怎么能和哥哥抢东西呢,还不快道个歉”

      若妤本是以为那个小霸王一定不会听梦悠蝶的,毕竟一开始是那么凶狠狠的样子呢

      可却是没有想到那个被叫做了耀儿的孩子听了梦悠蝶的这句,马上对着永隽笑了起来,露出了一排整洁的小ru牙说道“哥哥,刚才是我不对”

      即使是君颖在这儿也是没有必要一下子变化这么大,若妤看着有点愣

      而永隽也是很不领情的怒视着那个管自己叫着哥哥的小人,掐着腰说道“哼,装的”

      而永隽刚刚说完了这句的时候,就是听到了个微低好听的声音从自己的后面传来说道“永隽,这样说就不对了”

      自然是不用回头也明白这话是谁说的,果然,梦悠蝶马上巧笑着施了个礼,羞答答的说道“妾身见过皇上”

      梦悠蝶行着礼,可是若妤却是僵着身子站着,显得有一点点的奇怪

      能看到君无遐皱了一下眉头

      “跟我过来一下”君无遐看着一手抱起了永隽,对着梦悠蝶微微颔首,回头跟着若妤说道

      若妤倒是不拒绝,就是跟在了君无遐的后面,可是心中却是泛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刚才君无遐虽然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可是梦悠蝶却是得意的扬高了唇角

      现在又是把自己引开,难不成这还是想要教训教训自己?

      君无遐进的是若妤厢房,一路上没有说什么,身后跟着的都是些小厮,很是碍事

      直到进了厢房,才是把那些人挡在了门外,关上了门,看向了若妤笑了笑道“怎么不高兴了?”

      若妤本来自己把那一点的不高兴掩饰的很好,却是没有想到君无遐却是能看得这样的清清楚楚

      想了想就是说道“怕是我这一介草民不懂这宫中礼数惹得皇上不高兴了”

      这话说完连自己都有点愣住,眼前的君无遐自然也是愣住

      君无遐看着若妤什么都没有说,之后放下了一脸疑惑的永隽送到了里间,才折回了身子走到了若妤的面前

      久久的看着若妤,想了想说道“妤儿,你说话真是伤人”

      这话说的很是哀伤的样子,好看的眸底有掩不住的一抹疼痛,看得若妤心中一疼

      见着若妤不说话,君无遐坐在了若妤旁边的椅子上,执起了若妤的手,伸手刮了一下若妤的鼻道:“妤儿,在我的眼中,这皇位,这天下相比于你才是草芥一般”

      妤儿,在我的眼中,这皇位,这天下相比于你才是草芥一般

      听了这句,被若妤被君无遐拉着的手微微一颤,十指连心,自己的心也是一颤

      可是脸上还是强装着平淡的样子,微低着头说道“难道这天下对你来说就是这样的不重要”

      君无遐听了,嘴角嗜起一丝浅笑,握紧了若妤的手道“不,是你对我太重要了”

      心又是一颤,他的声音低低的,一直传到了心底,震在自己的胸腔

      跟自己说这话的是个皇上,万人之上的天子

      当然也是自己的夫君,予自己万千宠爱一身

      这下脸上自然是有点藏不住了表情,一直红到了耳根,想要别过脸却是被君无遐捏着下颚,很快的印上了一吻,虽然只是轻轻一触,可是依旧是加快了心的跳动

      可是当时他看着自己的时候确实是皱眉,既然不是因为不满,那

      是有什么别的心事儿?

      理了理自己的发,若妤看着君无遐问道“那是因为什么不高兴?”

      君无遐听若妤这样的说,马上笑得高兴,跟一开始有点哀愁的样子判若了两人,凑在了若妤的耳边说道“那是因为妤儿太不热情了”

      还没有等到若妤反应过来,身子就是压了过去

      若妤想要惊呼的话也是被他压在唇齿之间,缠绵的吻让自己有点失神,想要再问的清楚的便是抛在了脑后,随着自己的心手环上了君无遐的背

      “娘,娘”永隽在叫,从里间使劲儿用小手砸着门,应该是回过了神来不甘心自己的只是守着空空的里屋了

      “孩子在叫呢”想到自己和永隽只是隔着一道门却是这样衣衫不整的样子,若妤马上抬手去推开君无遐

      君无遐一开始不依,可是看着若妤真的是彻底的红了脸的样子,边只好松了手,体贴的帮着若妤理好了衣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咬着耳的说道“等到晚上再补回来”

      帮着若妤理好了衣裳,要去开门的时候说道“小孩子就是这点不好”

      可是说到了小孩子这个词之后,一下子僵住了身子

      虽然是侧着身子,可是能清楚的看到君无遐皱起了眉

      就像是在御花园的时候,一模一样的

      他,必然是有什么心事的

      若妤本来是想要晚上再问的,可是话总是还没有问出口就是被他上下其,敏感的地儿被他摩擦揉捏的,哪里还是说出别的话来,只能和他一起交叠着声音,露出点点无限诱人的呻吟

      君无遐每晚都是会来,极尽缠绵的,对于自己的百般爱恋疼爱,像是要补回那些错过的时间

      可是,除了君无遐和永隽之外自己能接触到的圈子很小很窄

      下人都是谦卑的样子,在自己的面前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更别说跟自己讲讲知心的话了

      而梦悠蝶也是没有再遇到过,倒是有点被隔离开来的感觉

      想到了这儿,觉出有点不对了,若妤推门出去,很巧的没有见到有丫鬟守着,走了几步听到旁边的屋子有丫鬟的讲话的声音

      “喂,你说烽国不会真的打过来?”这是自己贴身丫鬟的声音

      “不知道啊,可是最近闹得越来越凶了,我娘都要搬到别处了,说京城实在是太不安全了”另一个小丫鬟小声的说道

      “唉,真的是没有想到那烽国的摄政王愿意为了晴雯娘娘跟我们凌国斗啊”小丫鬟感慨道“是啊,都和平了三年过了,又是起了这样的事儿,不过娘娘也确实是温柔贤淑,要不是皇上交代多说一句就斩首,真想要和娘娘多唠唠知心话呢”

      两个丫鬟还是在不住的说着,若妤明白要是她们一会儿一推门看自己的站在这儿一定会吓破了胆,便回了自己的厢房

      看着眼前的一团空气,心中也是起了一点蒙蒙的雾

      好久都是没有听到烽国这几个字儿了,这样的一听倒是觉得有点生疏了

      当然想到了烽国,自然而然的就是想到了尉千帆的名字,他现在依旧是烽国摄政王,把王位空了出来

      他,这是想要把皇位留给自己?

      其实自己还是听想要去一趟烽国,见见少了自己关爱的梨儿

      现在梨儿应该长得比永隽高了,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是生得那么好看,现在一定是生得更美丽了,只可惜自己却是没有机会来给梨儿穿上好看的衣裳了

      “妤儿,想什么呢?”有人搂住自己的腰,热热的气息贴着自己的耳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