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07回 倾红颜巧笑

      若妤不用回头自然也是知道这在后面环着自己身子的是谁,看着抬在自己的胸前的一双男人的手,笑了笑之后覆手上去,压着他的手掌说道“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说这话的时候,若妤是软着语调的,可是却依旧能清晰的感觉到君无遐的手一僵

      那双手握紧成拳,都白了骨节,可是马上就是松了开来,温柔的贴着若妤的身子说道“哪里会有什么事儿瞒着你,我这不天天都绕着你转着么”

      的确,君无遐这些天确实是天天在绕着自己的转着

      一开始若妤也是想过,现在自己的进了这皇宫也就是君无遐的后宫女人了,会不会卷在一摊的勾心斗角的烦琐事儿中,也是在想生活呢会不会细节化到为了说错一句话换来冷宫的待遇

      可是这些都是没有,君无遐是心系天下,可是对于自己的存在却是没有了原则

      自己也是问过他这句,君无遐当时弯着唇的跟自己说道妤儿是在天下之外的

      当时自己一愣,便是笑着问我怎么就不算是天下中的了?

      君无遐听了,还是笑,温柔的拥着自己的身子道你不算是天下的,算是我的

      这样的话现在想想,还是一下子红了耳儿,怕他调笑,就是马上回过了神来,微微的低着头,想了一会儿之后问道“我听说凌国和烽国现在的关系有点紧张”

      君无遐绕着若妤身子的手臂猛地收紧,转过了若妤的身子,对上了他的生得好看的眸子,看着他眸底深深的,眉头也是拧了起来问道“谁说的?”

      哟,这还一下子发了火了呢,怪不得小丫鬟们都是那样的谨言慎行,看来是君无遐给她们施的压力太大了,看这样子,要是自己道出了这两个丫头的名字,君无遐绝对是让自己再见不到这两人的

      “不要管谁说的,那不成你是要把我天天圈养着不成,这样的事儿都不跟我说”若妤抬手,指尖抚上了君无遐的胸膛,之后慢慢的上滑,覆上了君无遐的脸,轻轻的抚平了他皱起的眉头

      “妤儿,这些事儿你都不要插手,我自然都是会处理好的”君无遐被若妤这样的一摸,也是压下了怒气,别过了脸,侧颜的线条流畅动人

      “用武力么?”若妤听了在笑,微微的偏了偏头问道

      君无遐一愣,倒不是因为惊讶,而是没有想到若妤如此直接的正中话心

      “都是太平了这么久了,一旦发起了战争苦了的是你的子民,不值得为了一个女人伤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明明话语中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可是若妤却还是笑呵呵的说道,好像在说一个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的人

      “可是,你是我的女人,难道妤儿你希望我为了你如此么?”君无遐的手握在若妤的肩上问道

      有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可以不惜一切,这不该是天下的女人都奢望的么,怎么若妤知道了之后不但没有说一句感动,反倒是说了这样的话

      “我只是更希望爱我的男人也会被他的千千万万子民爱着”若妤看着君无遐,慢慢的一字一顿的说着

      若妤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有阳光从窗口射了进来,阳光刚刚好的打在了若妤的身上

      君无遐此时眼中的若妤,整个人的身子都是绕了一圈的光,显得无比的圣洁而美好,明明是在眼前,而且不像是其他的后宫女人那样穿金戴银整得一身的沉甸甸,只是淡淡的妆容,简单的衣裳,却是显得整个人华丽到了有点不真实的地步

      久久的看着若妤,到了末了,心中忽然的想到了一句难怪自己这样的爱她

      自己爱的就是她的一身这样的气质,这样的与众不同,如此的样子是其他任何女人都是做不到的

      过了好久,才是回过了神来,问道“妤儿,那你觉得怎样好呢?”

      若妤自然也是想好了方法,便是踮起了脚尖,手攀在君无遐的肩膀,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自己的想法

      君无遐听的时候默不作声,等到若妤说完的时候,低头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道“那就听你的”

      因为还有好多的奏折要批阅,若妤也没有留着君无遐,就是自己到了御花园

      和平时一样,御花园静静的,之后三两个贴身的丫鬟跟着自己,都是小心谨慎的样子

      若妤走在前面,而其他的小丫鬟跟在了后面,看着前面的桃树的枝子抖了抖,上面落下了几朵粉嫩的小花,若妤用手心托住,捧在了脸前嗅了嗅,回头跟着丫鬟说道“你们回去取个簸箕,好晾点花给永隽做着枕头”

      小丫鬟听了,其实两个就是马上折了步子回去去取,还有一个站在原地

      若妤对着她笑了笑,引得小丫鬟马上低下了头,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接着说道“你回去帮我取件衣裳,觉得天有点凉了,你也多穿一点”

      小丫头本来想要托说,可是看着若妤对着自己笑眯眯的样子,自然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马上就是跟上了那两个丫鬟,着急的回去给若妤取衣裳去了

      看着三个人都是走远,若妤摆弄着自己的手心的桃花

      一边看着桃花,一边悠悠的似乎是问着桃花般的说道“师父,您当这还是王爷府?”

      说完了之后,树上马上就是传来了一个男人的笑声,枝桠动了动,更多的桃花掉了下来

      苏萧瑟身子轻盈的落在了若妤的面前,在若妤身边转了一个圈说道“啧啧啧,几年没见,丫头还有点长进呵,都能发现为师在这儿了”

      若妤看着摇着扇子的苏萧瑟,不假思索的就是想要脱口说道您倒是没有什么长进呢

      可是想到了苏萧瑟毕竟这么多年一直都陪在尉千帆的身边,这样的玩笑自己还是开不得的

      犹豫了一下,便是接着说道“看着师父在这儿树上瞄着我好几天了,有何事呢?”

      的确,若妤看着这桃树枝儿无缘无故的抖动了好几天了,一直都是看着苏萧瑟在,不过是今天才是等到了好的时机

      而且要不是知道苏萧瑟躲在了这皇宫,也是不能这样强烈的感觉到烽国和凌国出了问题

      “这么久都是没有见,也不寒暄几句,就这样的不待见为师么好歹我也是行了好久的路来见你的,你这丫头倒是冷血无情呢”苏萧瑟还是笑眯眯的不正经的样子,和几年前一点的差别都没有

      “有柳枝做妻室,还需要我来关心什么,想必她一定给师父照顾的很好”若妤看着苏萧瑟的衣裳绣的图案这样的说道

      记得当时苏萧瑟刚刚遇到柳枝的时候,还跟着这个小丫头不住的斗嘴,没有想到现在都已经在一起了呢

      其实自然是没有人跟若妤说过这样的小的细节的事儿,只是看着苏萧瑟的衣裳就是明白了

      “还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住你了呢”苏萧瑟明白了过来,或许是因为听到了柳枝的名字,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起来,想到那几个丫鬟也是快要回来了,也不再拖延就是说道“尉千帆想要见你一面,为师一来是真想要看看你,而来就是替他带一句这样的话”

      果然是尉千帆来的呢

      人也是真的傻,本来以为位高权势的男人都是薄情,却是没有想到尉千帆

      可是听到了苏萧瑟说这句话的时候,和知道君无遐一直等着自己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自己刚才和君无遐说的话已经是说了尉千帆的事儿,整个事儿自己想的仔细,里面可是绝对没有自己要私会尉千帆的这条

      若妤对着苏萧瑟笑了笑,之后摇头说道“如果是想要谈国事,那无遐会跟他说,我一个女人可是插不了手,如果是私事儿的话,那我领了他的心意,还请他不要再费心思了”

      说到了私事的时候,态度极其的冷淡,语调平淡,没有一点的波澜

      “为师自然也是知道你对他无意,可是三年来他整日都是行尸走肉一般,要不是因为给你守着王位,怕是我是看着你们两个长大的,你也好歹见他一面,跟他说说,让他安心”

      安心?

      怕是应该叫他死心

      其实见一面也是没有什么的,可是真的见一面又能改变什么呢

      想到了这儿,若妤还是摇头,对这苏萧瑟说道“我不见他,让他就忘了我师父您要是没有什么事儿的话,也请回,好好待柳枝”

      “你真的不见他?”苏萧瑟见若妤要走,一跃身子挡在了若妤的面前

      “是”若妤也是不想要再说什么没用的,就是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若妤转身就是走,跟苏萧瑟该说的也是说完了,便没有什么可值得继续纠缠的了

      “那,你也不想要见自己的孩子了么?”忽然,冷不丁的,身后的苏萧瑟这样的说

      孩子

      自己那不会说话的女娃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