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章 离乡

      铁柱坐在村内的小路边,望着蔚蓝的天空,神情发呆,铁柱不是他的本名,而是从小因为身体瘦弱,父亲怕养不活,于是按照习俗称呼的小名。

      他的本名叫做王林,王姓在四周几个村落内算是大姓,祖上木匠出身,尤其是在县城,王氏家族也算颇有名气,拥有数个专门卖木制品的店铺。

      铁柱的父亲是家族内庶出的次子,不能接管家族要务,而是在成婚后离开县城,在此地村庄定居。

      由于有一手精湛的木匠活儿,铁柱家境也算小康,吃穿不愁,就算是在村子里,也多受人尊敬。

      铁柱从小就极为聪明,喜欢读书,想法很多,几乎是村子内公认的神童,父亲每次听到别人夸奖,脸上的皱纹都会绽开,露出开怀的微笑。

      母亲更是对他关心有佳,可以说从小到大,铁柱都是生活在父母的慈爱之中,他知道父母对他期望很高,别人家的孩子在他这个年纪都已经下地干农活了,可他却在家读书。

      书读的多了,想法自然也就随之而来,对于山村外的世界,他充满向往。抬头望了望小路的尽头,铁柱叹息一声,合上手中书本,起身向家中走去。

      父亲坐在院子里,手中拿着烟袋,深深的吸了一口后,对推门进来的铁柱说道:“铁柱,书读的怎么样了?”

      铁柱应付了几句,父亲磕了磕烟袋,起身说道:“铁柱啊,你要好好读书,明年就是县里大考了,你以后有没有出息,可就全看这次了,可别跟我一样,这辈子就呆在村子里,唉。”

      “行了,你天天叨叨,要我说,我们家铁柱一定能考上。”铁柱的母亲,端着饭菜放在院内桌子上,招呼他们父子二人过来吃饭。

      铁柱哦了一声,坐下后胡乱的拔了几口,母亲慈爱的望着儿子,把不多的几块肉,给他夹过去。

      “爹,四叔快来了吧?”铁柱抬头说道。

      “算算时间,差不多就是这几天了,你四叔比爹有出息,唉,孩儿他娘,给老四准备的山菜都包好了吧?”父亲一提起老四,脸上露出唏嘘之色。

      母亲点头,感慨道:“铁柱啊,你四叔是个好人,这几年幸亏他帮助,你爹做的木雕才能卖出价钱,你以后要是有出息了,别忘记报答你四叔。”

      正说着,忽然门外传来马声,接着马车轱辘压地的哗哗声随之而来,一个爽朗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二哥,开门喽。”

      铁柱惊喜,立刻跑过去把院子大门推开,只见一个精壮的中年汉子,目光炯炯的站在门外,他看到铁柱后哈哈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铁柱,这才半年没看到,个子又长高了。”

      铁柱父母连忙站起,他父亲笑道:“老四,我约莫时间,你也快来了,快进来,铁柱,还不去给你四叔拿凳子去。”

      铁柱高兴的应了一声,急忙跑回屋子,拿出一个板凳放在饭桌旁,用袖子认真的擦了擦,希冀的望着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冲他眨了眨眼睛,打趣道:“铁柱,这次怎么这么勤快啊,我记得上次我来的时候,你可没这样啊。”

      铁柱父亲瞪了铁柱一眼,笑骂道:“这小兔崽子,刚才就在叨叨你是不是快来了。”

      中年汉子看到铁柱小脸微红,笑道:“铁柱,你四叔可没忘记答应你的东西。”说完,从怀来拿出两本线状书,放在桌子上。

      铁柱兴奋的欢呼一声,拿起书翻看一下,喜不自禁。

      铁柱他娘慈祥的望了眼自己儿子,对中年汉子说道:“老四,你哥平时总念叨你,这次多住几天吧。”

      中年汉子摇头道:“二嫂,家族这段日子事情多,我明儿一早就要赶回去,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再来看你们。”说完,他歉意的看了看自己二哥。

      铁柱父亲叹息,说道:“老四别听你嫂子的,明儿把货物装好,家族的事儿最重要,咱们以后再聚也一样。”

      中年汉子望着铁柱父亲,说道:“二哥,铁柱今年十五岁了吧?”

      铁柱父亲点头,感慨道:“过了年,这小兔崽子就十六了,唉,一晃十多年过去,真快。”说着,他眼露溺爱之色,望着自己的儿子。

      中年汉子沉吟少许,面色一肃,说道:“二哥,二嫂,和你们说件事儿,恒岳派今年收取弟子,家族有三个推荐名额,分到我这里有一个。”

      铁柱父亲一怔,失色道:“恒岳派?可是那个全都是仙人的恒岳派?”

      中年汉子一笑,点头说道:“二哥,就是那个仙人门派,咱们家族在附近也算望族,有推荐资格,我家小子你也知道,读书不行,舞刀弄剑倒是擅长,我琢磨着仙人不大会收我家小子,这名额珍贵,我看铁柱从小就聪明,喜好读书,说不定能行。”

      铁柱母亲喜极,急忙说道:“老四,这……这……”

      中年汉子摸了摸铁柱脑袋,说道:“二哥,二嫂,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吧,让铁柱去试试,要是真被收取了,那就是他的福分。”

      铁柱迷惑的望着父母与四叔,他有些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仙人?什么叫做仙人?铁柱犹豫了一下,轻声询问。

      中年汉子面色严肃,望着铁柱,说道:“铁柱啊,仙人就是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他们每一个人都神通广大,不是我们凡人可以琢磨的。”

      铁柱懵懂间,对仙人有了一丝好奇。

      铁柱父亲激动起身,拉着铁柱他娘对中年汉子就要鞠躬,中年汉子连忙把他们扶起,诚恳的说道:“二哥,你这是做什么。我娘死的早,要不是二娘小时候照顾我,我也不可能有今天,铁柱是我侄儿,我这么做是应该的。”

      铁柱父亲感慨流泪,重重的拍了拍中年汉子,点了点头,随后疾言厉色的对铁柱说道:“王林你记住,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要忘记你四叔对咱们家的恩惠,否则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铁柱内心一颤,他虽然对仙人还是懵懂,但却从父母的表情中看出他们对此事极为重视,于是跪在四叔面前,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中年汉子拉起铁柱,赞赏的说道:“好孩子,你这几天收拾一下,我月底来接你!”

      旁晚,铁柱早早的睡下,耳边还能听到院子里父亲与四叔的声音,父亲今天很高兴,很少喝酒的他,说什么也要和四叔喝上几杯。

      “仙人?到底是什么?”铁柱内心很兴奋,他幼小的心灵隐约知道,这将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去外面世界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四叔离开了,铁柱的父母拉着他一直送到村口,在回来的路上,铁柱清晰的看到,父亲似乎一下子年轻了很多,看向他的眼神,也充满了期望。

      这种期望的眼神,要比之前让他去县里大考时,浓重很多。

      小山村内根本没有秘密可言,就是一只狗生了几个崽子也能在瞬间传遍全村,很快全村的人都从铁柱母亲嘴里知道了这个消息,纷纷来访,每个人的眼神看向铁柱时都不同,有羡慕,有嫉妒……

      “王家生了个好娃,人家被恒岳派收为弟子了。”

      “铁柱这孩子我从小看他长大,这孩子打小就聪明,这次又成为恒岳派弟子,以后定有大出息。”

      “铁柱有本事,以后出息了可别忘记咱们村,多回来看看啊。”

      诸如此类的话,纷纷涌入铁柱耳中,渐渐的说成了他已经成为恒岳派弟子一般,父母每次听到,都笑的合不上嘴,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少了很多。

      每当铁柱独自走在村内,所有看到他的村民,都热情的拉着他问来问去,更有甚者甚至当着自己孩子面,把铁柱当成榜样,训导一番。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铁柱成为恒岳派弟子的消息迅速传开,周围十里八乡的村民,都陆续的前来道贺,他们的主要目的是看一看铁柱。

      每个人来时,都会准备礼物,铁柱父母推脱不掉,也就收下了。不过在这些人离开时,他们都会为其准备一份重重的回礼,按照铁柱父亲的话说,咱家的娃儿以后那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不能让他欠下这么多人情债,所有来访的村民,咱都给他回礼。

      此时,王氏家族的族人,也渐渐知道老四把自己娃的名额让给铁柱的事情,纷纷陆续前来道喜。

      对于自己家族的族人,铁柱父亲极为重视,这些人里有很多是之前瞧不起他的,更有多年前把他逼出家族的,现在这些人一个个前来他家,让他感觉一下子多年的憋屈一扫而空。

      他和铁柱他娘商量一下,准备好好招待一番,于是花了大价钱,请村里的教书先生写下请帖,送往族内。

      教书先生说什么也不收钱,只是要求铁柱必须要承认,他从小就在自己这里念书,对此铁柱没啥说的,这本就是事实嘛。

      请帖送到后,王氏家族族内大部分亲戚都来庆祝,由于来人太多,铁柱他爹把招待地点选在了村子中心的广场,摆下数百桌宴席。

      村子的居民自行帮着招待,相互交谈之时无不对铁柱赞叹有佳,夸奖不已。

      至于铁柱他爹,则是带着老婆孩子亲自在村口迎接,为铁柱一一介绍亲戚身份。

      “这是你三祖父,当初爹离开家族,你三祖父暗中帮衬了不少,铁柱,你以后要记的报答。”铁柱父亲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对王林说道。

      铁柱连忙乖巧的应诺,老人望着铁柱,感慨道:“老二啊,时间真快,你家娃娃都这么大了,你这娃很好,比你有出息。”

      铁柱父亲满面红光,笑道:“三祖父,铁柱这孩子从小就聪明,指定是比我强啊。您老慢点走,孩儿他娘,扶着三祖父过去。”

      铁柱母亲连忙上前,搀扶老人走向宴席。

      看到老人走了后,铁柱他爹哼了一声,对铁柱说道:“这老家伙,当初看不上你爹,非要把我逼走,现在铁柱你出息了,又来道喜,这亲戚啊,就是这样。”

      铁柱懵懂的点了点头,问道:“爹,四叔今天来么?”

      铁柱父亲摇头道:“你四叔传来信儿,他在外地回不来,等月底接你时才能赶回。”

      这时,又有马车奔行而来,在村口停下后,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他望了望铁柱父亲,轻叹一声,说道:“老二,恭喜。”

      铁柱父亲面色复杂,许久后说道:“大哥……”

      老者目光一扫,望着铁柱,微笑道:“老二,这就是你家小子吧,不错,这次说不定真能被选上。”

      铁柱父亲眉头一皱,随后舒展开,说道:“铁柱这孩子没啥优点,就是打小聪明,愿意读书,这次指定是会被选上。”

      “那可不一定,仙人门派收取弟子,要求非常严格,讲究有没有仙缘,我看这小子傻头傻脑的,去了也是白搭。”一个傲慢不逊的声音悠悠传来,从马车上走下一个十六七的少年。

      少年相貌俊美,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眼中露出轻蔑之色。

      铁柱父亲怒目而视,王林则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有说话。

      老者面色一肃,喝道:“王卓,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这是你二叔,这是你弟弟王林,还不见礼。”说完,他又对铁柱父亲说道:“犬子说话难听,老二你别介意,不过……”说道这里,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老二,这仙人收徒,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需要讲究缘分,这次是恒岳派道虚上仙看重了犬子,这才对我王氏家族感兴趣,给了包括犬子在内的三个名额。”

      铁柱父亲哼了一声,说道:“你家娃既然能行,我家娃,一定也会被选中!”

      少年耻笑,根本就不在乎老者的喝斥,蔑视道:“你就是二叔吧,我劝你还是别往好了想,这修仙体制不说万中无一也差不多,这傻小子不可能和本少爷比,本少是被仙师内定的弟子,他能比么?”

      老者脸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又训斥了几句,对铁柱父亲一抱拳,带着少年走向宴席。

      “铁柱,不要有压力,要是真没被选上也不算啥,明年去县里大考也是一样。”铁柱父亲憋了半天气,许久后才缓舒出来,语重心长的说道。

      王林目光坚定,低声道:“爹,你放心,我一定能被选中!”

      铁柱他爹温和的拍了拍儿子肩膀,眼神中露出期望的目光。

      又陆续迎接了不少亲戚,铁柱父亲最后带着他回到宴席,此时高朋满座,场面热闹非凡,众人相互庆祝,熙熙攘攘。

      “族内的亲戚们,父老乡亲们,我王天水没啥文化,不会说什么词儿,但是我今天高兴,我家娃这次有机会被恒岳派选中弟子,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事儿,我多了也不说了,感谢各位来我这儿道喜,谢谢了!”铁柱父亲大声说完,端起酒杯一干二净。

      “老二,你家娃娃从小就聪明伶俐,一定能被选中,和王卓那孩子一样,成为仙人。”

      “二哥,你有铁柱这孩子,这辈子算不白活了,以后等着享福就行了。”

      “铁柱,给你爹争口气,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进入恒岳派。”

      场面一时间大为锦繁,庆祝声四起,不过暗地里,也有很多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比如王卓的父亲,就是如此,他表面上恭喜,内心却从来都瞧不起这个二弟,对他的孩子就更是如此,他望了望自己家的小子,又看了看铁柱,内心颇不以为然,心道老四这次把名额让出,虽然出乎自己预料,但只要那些仙人不是瞎子,就不可能选中铁柱。

      人生百态,此间众人一一可见,铁柱父亲拉着铁柱,挨个桌子敬酒,为他介绍一个又一个陌生的亲戚。

      这一天,铁柱的父亲喝了很多酒,他从来没有这么风光过,一直到很晚,亲戚陆续离开。临走时,少年王卓依然还是那副瞧不起的表情,趁人不注意在铁柱耳边轻声道:“傻小子,你不会被选中的,你没有那块料。”

      说完,他轻蔑的一笑,随着他父亲离开了。

      回到家中,铁柱躺在床上,内心暗自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被选中!

      半个月匆匆而过,这一天,铁柱四叔赶着马车来了。

      铁柱父母连忙把他迎入房内,中年汉子洗了把脸,匆匆说道:“二哥,二嫂,这次不能待时间长,我接上铁柱马上离开,明天一早恒岳派就要来接人了。”

      铁柱父亲一怔,脸上露出一丝不舍之意,果断的说道:“行,铁柱,跟着你四叔走吧,你……你若是被选中,就踏踏实实的在恒岳派,若是……若是没被选中,不要有任何负担,回到家里来。”

      铁柱不舍的望着父母,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母亲从房间拿出个包裹,爱怜的说道:“铁柱,出去要听四叔话,不要惹事,外面不比家里,遇事多忍让,娘给你准备了几件新衣服,还有你最爱吃的烤甘薯,娘会想你的,要是没被选中,就回来……”铁柱他娘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铁柱从小到大,都没有出过村子,这次,是他第一次离开。

      四叔在一旁感慨,说道:“铁柱,给你爹娘争口气,一定要被选中。二哥,二嫂,家族几天后会有大型欢庆席,今天着急,我明儿来接你们一起过去,家族的三个被推荐上去的娃娃,那时就有结果了。”

      说完,他拉着铁柱匆匆上了马车,抽了马匹一鞭子,扬长而去。

      铁柱的爹娘,一直望着飞快消失的马车,泪流不止。

      “他爹,铁柱从来没离开过咱们身边,这次他出去会不会受欺负。”铁柱他娘咬着下唇,眼中露出不舍。

      “娃娃长大了,自有他们的福气……”铁柱父亲拿起烟袋,深深的吸了一口,脸上的皱纹,一下子又多了不少。

      ---------

      哥们,别忘了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