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百三十七章 驻心丸之痛

      Tue Jul 17 01:19:51 CST 2012

      万弃和胡月的幸福随他们女儿的出生而到了顶峰。过上了这样的日子,万弃已经全然忘记了他之前经历的苦难。对老天爷能给他安排这样的生活,万弃心中非常感激。

      胡月也在充分享受着这些平静简单的快乐幸福,在感受到体内不时的阵痛越来越频繁之时,胡月对这简单的日子,变得更加珍惜起来。她开始用心记忆起这草原上一切的物事来。每一块她与万弃共同开垦出的田地,每一根她们一起竖起来的木桩,她都牢牢刻在了脑里。

      胡月常在半夜之时,突然惊醒,在确定自己依旧还好好活着时。胡月在夜色之下便再也无法入眠,听着屋外草原之中各种虫鸣之声,胡月静静地睁眼看着躺在旁边熟睡的女儿,微微发出酣声的万弃。目光在他们两人脸上来回移动,似要将他们的样貌,每一个轻微变化的表情,每一点微弱的呼声都牢刻在心里。这样,到她体内驻心丸发作离开这个世界时,她便能带着这些回忆在另一个世界感受幸福。

      驻心丸的事胡月一直藏在心底,随着一年期限的带来,胡月面对着全心沉浸在幸福中的万弃。就更无法开口说出驻心丸的事了。

      炽血门成就了胡月报仇之事,也限制了她诸多的自由,原本她也计划了将自己全部贡献给炽血门。可当炽血门要她去取她心爱之人的性命时,她做不到了,用她自己的命换来一年的幸福生活,这个决定她在心底做了出来,她不后悔。只是时间如此的短,?福才刚到一个高度,她便不再有时间来享受了。

      小孩滜?之日,万弃将养的一只鸡宰了,做出了好几道美食。

      坐在餐桌之上,万弃不断将鸡肉夹往胡月碗中,嘴中竟是关爱之语。

      胡月享受着万弃的关爱,很快便用完了晚餐。两人走出屋外,胡月抱着婴儿在屋前石凳上坐下。

      这日天明气清,圆月高挂在天空,在两人面前的是青草溪流。

      万弃一直脸上挂着笑容对胡月说道:“今天是我们家女儿满月之日,该给她取个正式的名字了。月儿,你说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胡月抬头看了一眼万弃道:“是该给咱孩子取名字了。我很希望我们的孩子能一辈子无忧无虑,开心过每一天的日子。你对女儿有什么期望吗?”

      万弃想了想道:“我只希望女儿能安静平凡的过一生就好,能每天都开心那是最好的了。”

      胡月将手中女婴抱高说道:“安静平凡!那就叫她静凡吧!万静凡,我们女儿以后就叫这个名字了。”

      万弃也随口念道:“万静凡,嗯,就这?叫吧!我喜欢这个名字。”

      在两人喜悦地给女婴定名字之时,女婴始终一脸平静之像,显得非常乖巧。

      小孩长起来非常的快,小静凡到两个月时,万弃,胡月为她准备的衣服已经全部偏小了。

      这日万弃早早的便出了草原,到得百里之外的小镇上,为小静凡采购制作衣服的布料。

      在万弃离开不久之后,沈杀在草原上出现了。

      沈杀出现在门口,胡月正忙着为小静凡换尿布。

      在见到沈杀出现在门口时,胡月脸色大变,背对着沈杀道:“还是被你们找到了,主人对我们的归隐还是不放心吗?”

      沈杀冷冷地道:“没有我们炽血门找不到的地方,除非我们要找的人已经离开了人事。其实两月前我就发现你们了。只不过唯有霸神刀离开了,我才敢进来。还有主人似乎只对死人才会放心。”

      胡月停下手中动作道:“那你今日来是来取我们的性命的吗?我的命本来就是当初你救下来的,你来取,我不会反抗。”

      沈杀摇摇头道:“取你的性命根本不需要我动手,一个月后,驻心丸毒性发作,你的命自然就没了。主人已经不会在乎一个将死之人了。他在乎的只是狂魔万弃还有他的女儿。”说着话,沈杀目光移动到了胡月面前的婴儿身上。

      胡月闻言脸色变得非常紧张:“你们连小孩也不会放过?”

      沈杀的声音依旧很冷:“在炽血门眼中没有大人和小孩的区别,十三,才一年时间你就真的忘记组织行事原则了。”

      胡月变得非常激动:“不,你们不能伤害我的孩子!”

      沈杀冷笑一声:“一个月后你死了,要杀你孩子的人会很多。”

      胡月摇头说道:“你们绝对不能伤害我家静凡。那你今天来是来提醒我的。”

      沈杀也摇头道:“十三,在整个炽血门我是最了解你的人,你选择的义无反顾的离开和此刻的幸福我都能理解。我还真是羡慕你,在离开人世前,你至少有了这一年时间的幸福。”

      胡月闻言,陷入短暂沉默道:“你还是忘记不了前任炽血者一。”

      沈杀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要是能忘记我就不会坐这炽血者一的位置了。胡月,你将是自她之后,第二个死在驻心丸下的炽血门杀手。”

      胡月看向婴儿道:“我自己死没什么可怕?!只是我的孩子,静凡她不能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沈杀道:“要想让你的孩子还有丈夫不受伤害,我可以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胡月闻言精神一震道:“怎样的选择?”

      “主人杀万弃的目的是不放心霸神刀流落在外。若是他能拿到霸神刀,万弃就不会再是他的威胁。那样他们父女俩或许便能活命。”沈杀缓缓说道。

      胡月一抬头:“或许?这没保证的选择,你让我去选?”

      沈杀沉默一会道:“我只能保证拿到霸神刀后不会再来找他们麻烦,但至于那万弃自己如果非要来找主人麻烦的话,我就不能保证他能活命了。”

      胡月想了一会道:“或许我能做到让他不再去找主人麻烦。再给我半个月时间吧!到时你去百里之外的小镇上等我。我会带霸神刀来见你。”

      沈杀点点头:“若你真的能带回霸神刀,我会去求主人的。让你活命。”

      胡月感激的一点头,对这名曾经带她走上这条杀手之路,又曾给过她无数教导的男子,胡月有感激,更有信任之情。

      沈杀出了房屋,很快便消失在草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