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百三十八章 离别之痛

      Wed Jul 18 05:39:01 CST 2012

      这日万弃回来,买了许多的布料。胡月将这些布料拿到房中,便快速的做出各式不同尺寸的衣服出来。胡月的手很巧,裁出来的衣服不但做工精细,还非常漂亮。

      万弃见了这些衣服,不住口的夸着自己老婆手巧心灵。

      万弃带回来的布料在四天之后就变成了一堆叠好的衣服。这些衣服有一岁到七岁小女孩的各种尺寸和多种款式。

      胡月见布料用完后,简单跟万弃交代几句,便到得镇上又买回来大批的布料。

      胡月将布料带回来之后,便又忙碌着做起衣服来。

      万弃见着各种长度的衣服被裁了出来,心中略微疑惑,但想着胡月平日做事都喜欢未雨绸缪,便也没做过多猜想。

      沈杀离开后的第九日,胡月将刚从地里回来的万弃拉住,用手中量尺在他身上一阵比划。完了后,又将自己身上尺寸量过。然后将得到的数据合起来算了算。

      万弃见得好奇问道:“月儿,你这是算么呢?”

      胡月抬头道:“都说孩子将来长大了会是父母身高的平均数。我算算咱家小孩将来长大后的身高。这两天我要给她做出

      两套嫁妆出来。

      万弃闻言一笑:“月儿,这几天做衣服都把你忙坏了。你还是先歇几天吧!这嫁妆等我们家静凡长大了再做不迟。”

      胡月闻言,眼神一阵恍惚,脸上强挤出笑容道:“我就是心急,想先做出来。将来等小静凡长大了,自然就用得着了。”

      这般说着,胡月脑中想象着自己女儿将来长大后的模样,心里顿时酸楚。到这时候,极为羡慕那些能看着自己孩子长大的平民百姓起来。

      万弃见到胡月表情变换心中紧张道:“月儿,你是不是累坏了。先放下手中的活,休息休息。来,我扶你过去。”

      万弃说着话伸手将胡月拉起。胡月感受到万弃身上的气息,心间升起无限温暖之意。顺势靠在万弃怀里,眼中泪水却止不住的往外涌。

      万弃见到胡月如此伤心的样子,一时紧张得不知所措起来。只是紧紧将胡月抱在怀里,并不断安慰道:“月儿,没什么事我们对付不了的。别难过,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你让我去解决。”

      胡月摇摇头,只是强自让自己恢复了情绪道:“我没事,只是想起了原来的生活,我心里难受。”

      万弃拍拍胡月的头道:“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了。我们现在,将来都会在一起。再也不会过苦日子了。”

      胡月点点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心中想到即将到来的日子便情绪难控。

      一连几日,胡月将两套大红嫁妆做好。并找来一个楠木箱子,将衣服封装好。

      做完这些,胡月并没放松下来。剩余几日更为细心的呵护照顾小静凡起来,每到空时就静静看着小静凡的一举一动,似永远也看不够一般。

      有些时间在等待中过得非常慢,也有些时间等待中过得非常的快。尤其是那些不敢想,不愿面对的事即将发生之时,都恨不得时间能够在一刻永远静止下来。可时间总是无情,它永远那么流逝,根本不会在乎你的心情。

      半个月的时间在胡月眼中似一眨眼就过完了。到这天早上,胡月像往常一般做好了早点,并看着万弃吃完。随后,胡月将小静凡抱来,再最后喂饱了奶水。小静凡贪睡,喝饱以后就陷入了甜甜的梦乡。

      胡月将小静凡放在床上,将正要外出去地里忙活的万弃叫住。

      这时的胡月脸上恢复了她当杀手时的冷酷无情,对着万弃说道:“先别出去干活,有重要的事情我要告诉你。”

      感受到胡月的异样,万弃自然地紧张起来。立即应声道:“是什么事情,月儿,你今天怎么这么严肃?”

      胡月的声音传来,越来越冰冷:“将你的霸神刀给我!”

      见到胡月的声音坚决而不容违抗,万弃虽感觉异样,仍然将背上霸神刀取下,递给胡月并问道:“你要我的刀干吗?这霸神刀已经认主,你是操控不了的。”

      胡月将万弃递来的霸神刀抓在手中,刀柄之上顿时便闪出狂暴之气。胡月运出体内劲气,勉强将狂暴之气压制住,将霸神刀抓在了手中。只是这刀时刻发出反抗之力,让胡月倍感压力。

      胡月将霸神刀控制住,便再次上万弃道:“炽血门已经找到这了,他们并没打算这样简单放过我。其实我体内一直中有驻心丸之毒,就算他们不找来,我也还只有半月可活。今天我要离开这里,回到炽血门。用这霸神刀换回我的性命,这样,我将来就还能看静凡长大后的样子。”

      万弃听闻这些话,心中大急,眼中更是要喷出火来一般:“不行,月儿,我们一起去那炽血门。去抢了解药,然后我们离开这里,去到更远。继续我们的生活。”

      胡月摇头:“炽血门的解药,如果那么容易便能被人抢到,它也就不是江湖上最为神秘的组织了。这一次,也只有用这霸神刀去换我的性命了。”

      万弃担心的道:“我担心你这样过去会有危险,就算要去,也应该我们一起去。”

      胡月声音变厉道:“你只需在这专心带我们的孩子,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就行。炽血门的事,我自己去对付。”

      说完话胡月提着霸神刀便向外走去。万弃见状,大急,追着问道:“给我一个期限,你什么时候回来。”

      胡月脚步一顿,对此次前行,她对自己存活下来的希望也感觉渺茫。但她不能不给万弃希望,于是答道:“多则二十年,少则五年。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静凡她需要母亲,不能让她等那么久。”万弃大声喊道。

      胡月心中巨颤,背对着万弃,泪水已经止不住外流,其声音却依旧坚决果断:“炽血门杀手要想完全脱离组织,就必须要这么长的时间。在这安心带好静凡,等我回来团聚。记住你不能再来要霸神刀,也不要来找我。这都会让我立即丢了性命。记住,在这等我回来。”

      胡月说完话,身形飞快,向远处而去。其眼中泪水狂涌,其心间更似有刀割之痛。

      万弃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对这突然发生的变故,突然丢失的幸福,心间亦是痛苦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