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十目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三尺火影,一团乾坤星空,一颗宛如龙目之珠,三者呈品字形飘掠而出,直指天邪神。www.00ksw.org

      它们的速度并不快,但只要当它们在凝聚而成时,便已是注定会落在敌人的身上,仿佛是宿命一般。

      它们所过之处,并没有引起任何的动荡,也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声势,可就是如此的平静的一幕,反而是令得天邪神的面色第一次出现了剧变,他的双目之中,浮现出了深深的忌惮。

      显然,他并没有料到,牧尘,炎帝,武祖三人的联手,竟然能够达到这一步。

      牧尘在施展出那一道攻势后,面色微显苍白,不过很快就渐渐的恢复过来,拥有着太灵圣体的他,能够源源不断的恢复灵力,几乎用之不竭,所以即便是施展出这种级别的攻势,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

      他望着被三道攻势锁定的天邪神,微微沉吟,忽然脚掌一跺,只见得这虚无空间中,忽有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浮现出来。

      空间裂缝之中,隐隐现出了一方世界,那显然是一座没有生灵出现的破败下位面。

      空间裂缝犹如巨嘴,将牧尘,炎帝,武祖以及那天邪神所在的区域,都是笼罩而进。

      因为牧尘知道接下来他们的攻势具备着何等的毁灭力,一旦扩散出来,不仅灵魔大陆,甚至周围十数座大陆都会灰飞烟灭。

      而面对着这座下位面的笼罩,那天邪神只是瞥了一眼,并没有理会,因为他域外邪族大军也是在此,能够避免他们被波及,进入下位面战斗是最好的事情。

      虚空之中,牧尘,炎帝,武祖以及天邪神都是落入了那一座下位面中,只不过所有的视线,都是能够透过那空间裂缝,望见其中的景象。

      所有的视线,都是死死的望着天邪神所在的方向,因为在那里,三道汇聚了牧尘三人全部力量的攻势,已是悄然而至。

      天邪神面色紧绷,他望着那飘然而来的三尺火影,乾坤星空以及古老之珠,双手在此时缓缓的合拢。

      他的身后,滚滚魔流流淌,最后汇聚在他的脚下,形成了一座黑色的魔莲。

      此时的天邪神,面无表情,周身魔光流动,竟是宛如一尊魔佛,隐隐间,有着一种诡异的梵唱之音,悄然的响起。

      天邪神身体上,那九只邪目在此时渐渐的闭拢,只见得九道黑光从皮肤表面蔓延,最后汇聚在了天邪神舌尖之上。

      他的舌头,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漆黑如墨,流淌着无边黑暗,诡异至极。

      三道攻势,已至前方。

      三尺火影以掌做刀,率先斩下,那一斩,仿佛一缕火焰劈斩开了整个世界,这座下位面温度暴涨,甚至连大地都是开始融化。

      天邪神眼瞳中倒映着那道三尺火影,旋即似是有着低沉诡邪的声音,从其嘴中传出:“九目,灭界咒。”

      他猛的抬头,嘴巴怒张:“哞!”

      仿佛是魔佛梵唱,有咒言成形,一个约莫丈许左右的魔言从天邪神的嘴中跳了出来,那个魔言,蕴含着无边的邪恶与破坏,犹如是狰狞恶魔,一旦释放出来,就会吞灭世间。

      咚!

      魔言升起,与那三尺火影碰撞在一起,那一瞬,没有巨声传来,因为一切的声波,都是在那种力量冲击下,化为虚无。

      所有人都只能够看见,那座下位面,在迅速的崩溃。

      一团乾坤星空砸来,玄奥无比,若是被砸中,即便是以天邪神之强,都得身受重创,于是,他再度张嘴,口吐魔咒。

      “哞!”

      魔言跳起,与乾坤星空相撞。

      两道魔言,便是将火影与乾坤星空当下,紧接着,天邪神看向那呼啸而来的原始之珠,却是率先出口:“哞!”

      魔言冲出,与那原始之珠撞击而去。

      嗡!

      察觉到魔言的袭来,那原始之珠微微一晃,竟是释放出一片光明,光明与魔言相撞,将其抵御,与此同时,原始之珠中又是一抹古老之光掠出,直指天邪神。

      这一颗太初丸中,蕴含着三座原始法身的力量,无尽光明体之力用来防御,难以摧毁,万古不朽身之力展开攻击,最后再以太灵圣体之力为后盾,源源不断,永不枯竭。

      所以,当那天邪神瞧得那一抹古老光束时,眼神也是微凛,不得不再度开口,口吐一道魔言,与那古老之光,再度相撞。

      嗡嗡!

      下位面之中,双方最强的力量交锋在一起,虽无巨声,但谁都能够感觉到那种毁灭的波动,因为这座辽阔无尽的下位面,在那余波中,不断的破碎。

      哞!哞!

      足足九个魔言,犹如极恶之魔,盘旋而出,不断的的与那三尺火影,一团乾坤星空,一颗原始古珠重重的轰击,碰撞。

      巨大的涟漪,则是不断的扩散,最后直接是碾碎空间,形成了空间风暴,将整个下位面都是笼罩而进。

      在那灵魔大陆以及大千世界中,所有的视线,都是紧紧的望着那下位面中,虽然他们的视线已被空间风暴干扰,无法看清情势,但依旧不敢转移开来。

      因为他们都明白,那里的丝毫胜负,都将会影响他们的命运。

      那下位面中的风暴,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是开始有所消退,最后渐渐的尽数散去,而那无数道目光,也是投射而来。

      风暴退散,下位面迅速的变得清晰。

      而当众人看清楚那下位面此时的情势后,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冷气,只见得那之前下位面中存在的诸多大陆,早已在此时化为了无尽尘埃。

      整个下位面中,空空荡荡,一片虚无。

      唯有在那虚空中,六道身影,遥遥对峙。

      显然,这座下位面,已经在先前双方的交手中,彻底的被毁灭了。

      众人震撼于双方间的破坏力,但紧接着立即投向天邪神所在的地方,只见得在那虚空中,天邪神凌空而立,脚踩魔莲,在其周身,九道魔咒缓缓的盘旋。

      而在天邪神的前方,三尺火影渐渐的黯淡,最后燃烧殆尽,一团乾坤星空,也是随之破碎,那一颗原始古珠,更是碎裂开来...

      大千世界无数生灵望着这一幕,一股寒意顿时涌上心头,难道连牧尊,炎帝,武祖三人的最强攻击,也都被天邪神给破了吗?

      若是如此的话,还有什么手段,能够对天邪神造成威胁。

      而反观域外邪族那边,诸多强者的脸庞上,则已是有着大喜之色涌现出来。

      咔嚓!

      不过,就在有人欢喜有人愁的时候,仿佛是有着一道细微的声音,从那下位面中的传出,再然后,无数道视线便是骇然的见到,盘旋在天邪神周身的九道魔言,竟是有着裂纹浮现,最后直接是砰然碎裂开来...

      天邪神的身躯,也是在此时猛的一颤,脚下的魔莲凭空燃烧,他的唇角处,甚至是有着一丝黑色的血迹,浮现出来。

      整个世界,仿佛都是在这一刻寂静无声。

      域外邪族那些强者脸庞上的大喜,在此时凝固,进而化为浓浓的骇然,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在他们心中近乎无敌犹如魔神一般的天邪神,竟然会在此时出现伤势...

      而大千世界这边,无数生灵同样一片寂静,他们面面相觑,也是有些无法相信,这天邪神竟然会受创。

      虚无的下位面中,天邪神面色阴沉,他伸出手掌缓缓的抹去嘴角的血迹,语气漠然,没有丝毫情感波动的道:“真的是没料到,我竟然会伤在你们的手中。”

      先前他也已是催动了最强的攻势,但终归还是低估了三人此次的攻势之猛烈,所以最后虽然抵挡了下来,但本体还是受到了一些波及。

      虽说这种伤势对他而言不值一提,可这无疑是表明着,牧尘,炎帝,武祖三人,是真的能够伤到他。

      无敌的姿态,在此时被打破。

      牧尘,炎帝,武祖三人对视一眼,不过神色中倒并没有太多的喜色,因为他们也都是骄傲之人,自然不会因为让得天邪神受了一点小伤就志得意满。

      “以有心算无心,我等三人联手,才让得阁下受了这点小伤...”炎帝淡笑一声,道:“天邪神,果然名不虚传。”

      武祖也是看向天邪神,虽然立场不同,但对于这种强大的对手,他依旧是给予了一分尊重,旋即开口平静的道:“不过如今看来,天邪神想要灭我大千世界,却是需要大费周章了。”

      先前的交锋,已是表明他们有了抗衡天邪神的力量,虽然无法取胜,但同样的,天邪神也是无法以强大的优势胜过他们。

      而域外邪族想要称霸大千世界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天邪神的存在,如今天邪神被他们牵制,光凭域外邪族其他的力量,断然是做不到摧枯拉朽的摧毁大千世界。

      所以双方只会进入如同以往那般持久作战,互相消耗。

      牧尘眼中灵光流转,他语气平淡的道:“只不过,这持久下去,你的优势,则会越来越弱。”

      的确,如果陷入了持久作战,大千世界固然也会付出惨烈的代价,但至少能够为他们赢来时间,只要再过个数十年,炎帝,武祖都有可能在那苍穹榜上,留下完整的真名。

      而到了那个时候,莫说是三人联手,就算是独自一人,恐怕都是能够胜过这天邪神...

      所以,眼下的局面,不知不觉间,竟是让得天邪神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强行出手,却是被牧尘,炎帝,武祖阻拦,可若是无法打破僵局,持久下去,正好给了炎帝,武祖他们可趁之机。

      天邪神面色无喜无悲,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但其眼神,似乎变得极为的幽深起来。

      “天邪神,退出大千世界吧,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这大千世界,不容你染指。”牧尘声音低沉的道。

      天邪神眼中幽光闪烁,片刻后,他似是古怪的笑了笑,抬头望向牧尘三人,道:“真的是没想到,在这一个小小大千世界中,我天邪神竟会被逼得如此之狼狈...”

      他摇了摇头,轻声道:“只是,你们就真的以为,我就没办法翻盘了吗?”

      牧尘,炎帝,武祖三人瞳孔微微一缩。

      天邪神盯着三人,缓缓的道:“先前我所说,依旧有效,只要你们肯投靠于我,我可保你们亲友平安,这是我最后一次招揽,希望你们能够把握住机会。”

      炎帝面色渐渐的凝重,眼神凌厉的道:“何必妄言,无非以命相赔罢了,还有何手段,尽管施来。”

      牧尘与武祖身躯也是紧绷起来,周身灵力升腾,戒备的望着天邪神,以后者的实力,既然会如此说,必然是还有留手。

      只是,他们实在不知,现在的天邪神已是巅峰的九目状态,他还能够有什么留手?

      天邪神揉了揉眼目,然后眼目微垂,道:“这般手段,代价太高,原本我不愿,但如今看来,已是不得不如此。”

      说着,他又是轻笑一声,道:“不过也罢了,只要能够占据这大千世界,再大的代价,都是能够取回。”

      他伸出手指,放入嘴中,猛的咬破。

      黑色的血液,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然后他伸出手指,抹在了双目,然后眉心三目,紧接着一路而下,形成血线,划过了掌心两目,心脏之目,最后落在了肚脐邪目之上。

      至此,九只邪目被黑色的血线连接,形成了一幅诡异的画面。

      做完这些,天邪神双手合拢,结成古怪的印法,他的嘴角,更是在此时,缓缓的掀起一抹疯狂而狰狞的笑容。

      “希望你们接下来,不会被吓到...”

      “魔祭,九目!”

      熊熊!

      就在这一刻,天邪神九只邪目上,竟是燃烧起熊熊的魔炎,魔炎炙烤着邪目,发出刺耳的声音,而凄厉而痛苦的尖啸声,也是在此时自天邪神的嘴中传出。

      “哈哈哈哈,给我献祭吧!”

      九只邪目迅速的燃烧,最后被焚烧成虚无,犹如未曾存在。

      此时此刻,天邪神失去了所有的眼目,甚至连脸庞上的双目所在,都是一片虚无,看上去诡异得令人心生惊悚寒意。

      不过就在九只邪目化为虚无时,只见得九道黑线,从天邪神的皮肤中穿梭而过,最后汇聚向天邪神的眉心处。

      那里的血肉,开始被撕裂开来。

      最后,牧尘,炎帝,武祖三人便是面色剧变的见到,在那天邪神眉心处,似乎是有着一颗邪恶到光是看上一眼,就能够将人化为魔的邪目,缓缓的冒出来。

      就在此时,天邪神那阴冷得让世界都颤抖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这就是我最后的手段...”

      “祭九目!”

      “化十目!”

      ...

      ..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