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彭泽,湖口失守

      8月4日开始,日·本海军陆战队组织了一支爆破敢死队,企图打通马当的阻塞线。

      因为没有沿途的阻碍,爆破队进展十分顺利。

      中、日在马当要塞上空战多日,虽然中国共空军也有不少经典的击落战例,但是敌强我弱,加上飞机的落后以及补充困难。

      空中的对抗渐渐失去还手之力。

      局势空前的紧张起来。

      陆地上,罗卓青亲临前线指挥对香山、长山阵地的反攻作战,也曾一度收复部分失地,但都因为日军增兵又打回来了。

      这个时候,中、日两国的军备质素的差距才真正的体现出来了,日军取的胜利后,不断的追着中国J队屁股后面打。

      三天后,一个令人不忍心相信的消息传来,日军成功炸开的马当要塞阻塞线,随后彭泽陷落了。

      沿着彭泽往西,便是长江上另一处重要江防要塞,湖口。

      湖口是鄱阳湖通向长江的入口处,为九江至门户。

      一旦日军占领湖口,其舰船便可驶入鄱阳湖,直接威胁南浔路(南昌之九江)公路的中国守军的侧翼,同时,从鄱阳湖向西可以威胁武汉侧背,向东还能威胁江浙地区的第三战区后方。

      为了确保湖口,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辞修任命第43军军长郭汝栋为湖口守备区死临官,归第34军团王东原指挥,对已经被日军占领的娘娘庙、彭泽实施反击。

      同时,中国海军在湖口附近的江面上布置了大量的水雷,以阻止日军舰艇突破马当阻塞线继续西进。

      8月7日,历史第34军团的第77是先头部队第460团,在堂山附近与波田支队一部迎头相撞,激战后,第460团退守杨家山,波田支队猛烈追究,配属日军野战赌气第13中队对杨家山阵地释放了赌气,460团上百名官兵中毒,残部被迫撤出!

      8日,日军波田支队得到第106师团增援,双方陷入苦战。

      9日,日军波田支队主力在海军第11陆战队以及海军第15航空队的配合下,对我防守湖口的第26是发动了水陆空联合攻击,湖口外围阵地龙潭山失守……

      10日,第11师奉命从日军侧翼发起进攻,日军释放毒气,26师伤亡惨重。

      晚,湖口被日军攻占。

      这个时候,有关冷锋的消息自然比不上马当、湖口要塞大战让人惊心动魄。

      这一个星期,冷锋跟唐静可算是朝夕相处,虽然说感情没有往男女方向发展,但起码这么长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了解,彼此都对对方多了一些了解,关系有变得融洽许多。

      冷锋比唐静要大一些,称呼上,不再是过去生硬的,叫职务了,有时候,私下里,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也会叫上一声“小静”。

      这种细微的改变,两个当事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本来两家人就是世交,只不过之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现在不过是把关系变回来而已。

      但是,女人的感觉是很敏锐的,冷月察觉到唐静在对冷锋的态度上有了变化。

      但是她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关注着,她的确长大了,情商也高了,也明白,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的感情问题,别人掺和进去,那只能是越掺越乱。

      现在这样,静观其变就好了。

      这对唐静来说是一个机会,一个让她走进冷锋内心的机会。

      当然,冷锋对唐静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对她才华的欣赏,还有一种本能的抗拒。

      毕竟他不是真正的冷锋,他可以接受冷锋的父母和妹妹,这都没有问题,因为他不需要跟他们有亲密的关系。

      唐静就不同了,他是“冷锋”的未婚妻,他要是接受的话,势必要要跟她生活在一起,同睡一张床,心里藏着这么大的一个秘密,他会心不安的。

      而巫小云是个原本就不相干的,跟她在一起,反而没有这样的心里负担。

      老余的命给拉回了,但还是在床上躺了三天,才醒过来了。

      当看到巫小云等人,余佑霖激动的当场留下了眼泪,这一次他以为他挺不过去了。

      没想到,居然活着从那个魔窟出来了。

      这抓到特务机关的,有几个能囫囵出来的,就算不死,估计也见不到人了。

      他们是不会让自己干的这些丑事被外界知道的。

      余佑霖讲了一些他被审讯和用刑的经过,酷刑之下都没有招供,这并不是他意志和信仰的鉴定,而是他很清楚,一旦开口,那他这条命就不属于他了。

      日·本人不会让他活着离开的,他见到的太多了,开口,把所有的交代了,然后还是一个死。

      他只要不死,日·本人想要掏他脑子里的东西,就得让他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虽然,这希望有点儿渺茫。

      但是,他还是等来了希望。

      对于巫小云的邀请,余佑霖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从鬼门关里走过一遭,他也明白,自己做的这事儿没办法回头,只能找一个强有力的靠山或者组织。

      谁靠谱呢,还有比老领导更靠谱的吗?

      余佑霖比卫嘉有主见,尤其是大事的抉择上,卫嘉习惯的听余佑霖的,因为余佑霖在年龄上也见长。

      余佑霖同意跟巫小云干,这一下最大的问题解决了,就等他伤势好一些,就可以撤离上海了。

      老余的伤虽然看上去非常严重,但比起小海又轻了不少,老余的骨头没有受伤,伤都在皮肉上,当然脏腑器官也不好,毕竟在里面受尽折磨,可不是正常人能够坚持的。

      一个星期后,老余就能够正常下床走动了。

      按照大夫的估计,再有一个星期的话,应该可以正常的行动了,于是巫小云定下了归期,8月20前后启程离开上海,直接回豫北。

      鱼台这边,郭卫权接手119师的那个团差不多一个星期了。

      他没有完全套用新一军的训练模式,先做了一个体能和文化测试,将士兵分成甲乙丙三个等级。

      甲就是身体素质好的,有一定文化素质的。

      乙是身体素质一般,识字,但文化程度不算高。

      丙就是体能不达标的,基本上没有文化的,还有年龄偏大的。

      军官,体能不合格的直接退回去,文化不合格的可以暂时留下,这个可以提高,但一段时间如果还不达标,一样退回去。

      军人,还是男人,都是好面子的,这要是被退回去,那脸丢大了,而且日后晋升怕是也没什么希望了。

      郭卫权并没有搞歧视,但是,对于不同的部队,得用不同的手段才行,不然,想要快速提高战斗力,那是做不到的。

      三个等级的士兵分别编制成三个营,甲营、乙营和丙营,三个营的待遇和薪饷是一样的。

      训练方式,伙食标准都是一样的,差别在于激励措施。

      比如,甲营的训练成绩第一名的,可以获得高额津贴和晋级的机会,第二名可以获得高额的津贴,第三名奖励一支钢笔等等。

      然后三天考核一次,超过甲级标准的留下,低于标准的去乙级,而乙级的达到甲级的就可以晋升甲级,以此类推,晋级的人同样可以获得奖励。

      在这种奖惩晋级机制之下,119师这个团爆发出惊人的热情,训练情绪高涨。

      短短一个星期,整个团的气质和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等到田文琪过来观摩训练成绩的时候,他都不相信这个团是他119师的。

      精气神都变得陌生了,简直变成另外一支部队。

      第一个星期,甲营的人是最少的,三天后,增加了一些,也有人思想懈怠,被退下去了。

      第二个三天,甲营人数一下子增加了一杯,从原来的五十多人,一下子增加到一百人。

      乙营人数是最多的,一千五百人团,刨除军官,至少还有一千四百人,乙营就占了三分之二。

      一个星期后,乙营的人不降反增,丙营原来有四百多人的,也降到了四百人以下!

      这四百多人按照郭卫权制定的标准其实就是不合格的,如果按照新一军的征兵标准,这些人连加入警备旅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这毕竟不是自己的部队,只能用这种方法激励,不能直接淘汰。

      再有一个星期,又不一样了,甲营超过一百五十人,乙营足足有千人,然后就剩下两百多丙营。

      这个时候,郭卫权宣布调整编制。

      将甲营变为一支团属侦查连,装备是最好的,还配备了重机枪和迫击炮。

      乙营则改编为三个普通的步兵营,分别以一营,二营和三营冠名,丙连,一部分变成炊事班,剩下的成立一个运输保障连以及担架队。

      这样,119师这个团就算是初步的成型了。

      然后是军官也接受了为期两个星期的魔鬼训练,然后按照各人之前的军衔和能力重新分配军职。

      当然,这个只是暂时的,他们回到原部队之后,会做什么调整,这就是119师和68军自己的事情了。

      部队进行高低搭配,有效的配置资源和兵力,形成一个有效整合的,不但优化了资源,还提高了整体战斗力。

      虽然武器方面,还显得有些薄弱,但这个团的战斗力至少是当初过来的时候的两倍。

      同时方子珊带来的第9旅16团也进行了补充和整训,他们没有用郭卫权这种方法,但也派了军官参训了,部队的战斗力也得到了明显提高。

      日军攻占湖口后,武汉急忙命令第18军等部队对波田支队进行反击作战。

      18军是土木系的精锐,战斗力在国J当中也是相当出名的,暂时将波田支队压制在湖口附近的沿江地带。

      连续作战近一个月的波田支队的攻势稍微缓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