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沛县收复

      “都来了?”

      “报告总指挥同志,所有参展部队指挥长全部到齐。”

      “好,下面开作战会议,所有人用耳听,用心记,不允许有任何文字记录。”方子珊心情有些小激动,他还是第一次担任战役的指挥官。

      这都来自那位的信任和鼓励,不然,这个机会绝对不会落到他的头上。

      这就是知遇之恩。

      方子珊内心是非常感激的。

      “这次作战对象是陇海线上的日军,第一阶段,谋求收复沛县、丰县两座县城,扫平这两个县的日伪军,第二阶段,伺机向南出击,占领砀山,虞城,往南拿下萧县,恢复日军占领徐州之前的战局,将日军从陇海线徐州以西清理出去!”

      “大家有没有信心?”

      几乎没有人开口。

      “有还是没有?”

      “方总指挥,我们有信心完成这个战役计划!”郭卫权临时担任主力一团的团长,他站起来大声说道。

      “完全没有问题!”屠满也牛气哄哄站起来,刚才他没有开口,那是因为他是过来帮忙的,可不能把主人的风头给抢了。

      现在看到郭卫权站了起来,他就没有任何过滤了。

      其他各营主官也都纷纷表态,有信心能打赢这场战役。

      这一次战斗是以“营”一级为基本作战单位,也是一次部队小型化,精英化作战的尝试。

      “这一次我们一共投入两个主力团,一个精锐的侦察营,各种火炮超过四十门,还有坦克,除了没有飞机和军舰,该有的我们都有了,虽然只有五千人,我们有信心,在陇海线上掀起一股浪潮!”

      “下面请方参谋宣布作战命令!”

      方晓阳占了起来,大声宣布道:“这是一次多部队联合混编作战,也是我联合指挥部的一次尝试,大家心里都清楚,发起这一次战役的目的和意义,我希望诸位能够克尽艰难,完成临指下达的战斗任务。”

      众军官皆神情凛然。

      “屠满!”

      “到!”

      “你带领侦察营担任主攻,四门山炮和四门野炮,全部配给你,与城内的黄鼠狼小队里应外合,夺取沛县的北门。”

      “屠满明白。”

      “一团担任其他三门佯攻任务,每个营至少配备两门山炮或者野炮,以及四门迫击炮,配合进攻!具体任务是……”

      “是!”

      “二团负责打援,重点是徐州和丰县过来的援军……”

      “坦克小队配属给屠满营,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占领沛县,然后,迅速的向丰县(凤城转进),占领之后,这两座县城将交给后面的第119师接防。”

      “命令宣布完毕,大家都记住没有?”

      “记住了!”

      “好,现在对表,为了避开日军的飞机支援,我们发起攻击的时间定在夜里两点三十分。”

      “两点钟之前必须进入攻击位置!”

      “是。”

      “散了吧,都回去准备吧。”

      王斌他们已经在沛县县城活动半个月了,对县城的情况掌握的不能再熟了,何况这样不是他们第一次执行这种里里应外合的任务了。

      8月18夜,沛县的日军还在睡梦中,被一阵枪炮声惊醒,等到他们列队冲出营房的时候。

      北门已经被攻破,数百名中国J人冲进了县城,对县城内的日伪机关、军营以及各种军事设施发起了进攻。

      驻扎沛县的警备中队,中队长田岛大尉被勤务兵从梦中叫醒,一听外面的枪炮声,吓坏了。

      这半个月来,他每天神经都是紧绷着,随时准备应对中国J的报复,可中国军报复了,但针对的不是沛县县城,而是县城附近的周边的区域。

      将日军周边的据点基本上都拔除了,田岛也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中国人会攻打沛县的。

      但是他对守住沛县还是有把握的,这半个月内,他囤积了大量的粮食和弹药,还向徐州方面要求增派了一个半个中队的守备兵力。

      就算是中国J倾巢来攻,凭借自己修筑和加固的城防工事,坚守三天以上是绝没有问题的。

      但是,残酷的事实了他致命的一击。

      自以为坚固的城防,居然如同纸糊一般被破开了,从枪声判断,对手已经攻进了城内,很快就要到达他所在的位置了。

      杀!

      就在田岛手忙脚乱的组织兵力抵抗之际,屠满率领的侦察营尖兵已经杀到了日军在沛县的军营。

      南门,一团在郭卫权的指挥下,用炮弹直接轰开了一条路,也杀上了城头。

      战斗一度进入了白热化。

      高桥浩的特勤中队本来早就应该返回徐州的,但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肯返回徐州,留在了沛县。

      不过,上面已经给他巨大压力了,他必须去南京接受嘉奖,虽然未能将“冷阎王”给除掉,但是能够重伤冷阎王,这样的功劳也是很大的。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在违抗军令,让他去南京受奖的可是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畑俊六亲自下的命令。

      就在他准备离开沛县的时候,战斗爆发了。

      高桥浩和他麾下的特勤中队跟新38师最精锐的野战突击侦察营对上了,还有王斌率领的黄鼠狼小队。

      一交战,兵力占据绝大多数优势的侦察营一下子将高桥浩的特勤中队压制在营房之中。

      交手几分钟后,屠满察觉到这伙鬼子的战斗力和武器都跟平时遭遇的鬼子不太一样。

      这个时候王斌从营地的后面杀进来。

      这处营地他们在城内已经观察许久了,虽然营地里的鬼子很少外出,但是这里戒备森严,比其他的军营内的鬼子有所不同。

      而且营地外站岗的鬼子跟里面训练的鬼子军装都不一样,因此王斌怀疑这里驻扎的就是那支偷袭视察车队的装束不一样的鬼子。

      所以,等接应屠满从北门进城,首先攻击的目标就是这个营地,要将这支偷袭营地的日军彻底的消灭。

      高桥浩和剩下的七十多名特勤中队的日军士兵虽然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但是他们还是慢了一部,部分冲出营地的士兵更是给猛烈突击的屠满营给堵了回去。

      一番激战是免不了了。

      日军这一支特勤支队的战斗力确实不容小觑,普通部队要是对上的话,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是他们遇到的是屠满的侦察营,这支跟日军厮杀出来的精锐尖刀营,论训练水平,这支部队或许不如特勤中队,可他们的战斗力和战斗经验绝对不输给他们。

      尤其是夜战经验,屠满营更是远远超过了这支所谓的特勤中队。

      短短十多分钟,屠满就带着人攻破了营房的正门,高桥浩大惊失色,指挥手下不断还击。

      他的战斗力还是非常强的,又是狙击手,射杀射伤了屠满手下七八个士兵,但是也引来了屠满营中两名特等射手的注意。

      二对一!

      董学仁和苏显汉两位都是原来宪兵团出来的特级射手,经过专业的狙击手训练之后,能力更是上了一个台阶。

      在新38师,这两人就更当初的丛虎和豹子一样,被誉为新38师的“黑白双煞”。

      高桥浩是高手,董学仁和苏显汉虽然差一点儿,但两个人对付一个,至少不落下风,而且也逼的高桥浩无法援助自己的手下。

      眼看自己手下越来越少,高桥浩急了,如果他想不出办法的话,自己很可能就要死在这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了致命的枪声。

      王斌从后面杀出,一眼就从背影认出拉高桥浩,一次又一次让这个日·本鬼子跑掉,这一会绝对不能让他再有就会跑了!

      抓住他,死活不论!

      王斌毫不犹豫的抬手就是一枪!

      高桥浩真全神贯注的面对两大狙击手的夹攻,冷不防背后突然一声枪响。

      心道一声:危险。

      可这时候已经迟了,他听到枪声再反应,子弹已经到了他的后背,钻透了他的右肩胛骨。

      打中了!

      其实两个人距离也就一二十米,这么近的距离,击中对手是很轻松的一件事。

      王斌迅速的扑了过去。

      紧随其后的是董阳,两人左右夹击,这一次一定要将高桥浩给生擒活捉了。

      “高桥浩,又见面了!”

      高桥浩左肩伤的不轻,鲜血不不断的往外涌,半片身子都红了,一只手拿不住狙击步枪,被冲上来的董阳一个空手夺了过来。

      “还逃吗?”

      “大日·本帝国万岁!”高桥浩突然吼叫一声,抓起一颗香瓜手雷,猛的在地上一磕,然后露出狰狞的可怖的疯狂的大笑的冲向了王斌!

      “狗日的,临死还要拉一个垫背的……”王斌大惊,一抬手枪,一口子打光了所有子弹,然后往后猛的扑倒!

      轰!

      被打的如筛子的高桥浩在一声剧烈的爆炸中,化作数百血块,只剩下一只腿和一条手臂,从天上落了下来。

      高桥浩,这一次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便宜你小子了。”王斌距离最近,震的脑袋发懵,耳朵也出血了,爬起来,晃晃悠悠的,骂道。

      高桥浩一死,他的手下就不足为虑了,这些日·本兵都经过武士道精神的荼毒,自然是不会投降,最后都被消灭了。

      田岛大尉眼看大势已去,准备率部突围,但是四面八方都已经将他包围。

      再发回“玉碎”的电文后,田岛自杀了。

      至此,沛县被收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