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青城”计划(未完,待续……)

      “这臭小子过生日,还大摆筵席,我们怎么不知道?”

      汉口冷公馆,冷老爷子每天都有看报的习惯,这一天佣人刚买回来报纸,他拿起来一瞅,惊讶的道。

      “有这事儿?”冷母从屋里出来。

      “你看看,这报纸上都登了,那还有假?”

      “我记得咱们儿子好像是生日快到了,就在这几天吧。”

      “老婆子,你没记错吧?”

      “我怎么会记错呢,你以为我跟你一个记性?”冷母狠狠的白了丈夫一眼。

      “这前方打仗,物资紧缺,他倒好,还大摆宴席请客,这真不像话。”冷老爷子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但是对冷锋大摆寿宴请客吃饭这件事是十分的不满。

      “你想怎么样?”

      “我得给他打电话,得让他把这个酒宴给停了!”

      “别,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张,他现在身份不同,即便是大摆宴席,请客吃饭,也有他自己的考量,再说,儿子的伤刚好,这也许是他有意为之。”

      “有意为之,我看他是变了,变得跟那些贪污腐化的当官的一样了,我的儿子,决不允许他变质……”

      “是冷国光长官的家吗?”

      “请问,你找谁?”

      “我是……”

      冷锋的父母住在汉口,外界没有多少人知道,一来是保护二老不被人骚扰,二来也有为了安全的需要。

      当然,到了一定级别,这就不是秘密了,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去打扰,冷老爷子只是一个参议员,而且还是浙江的参议员,平时根本没事儿,也就领着一份薪水,不干活。

      老爷子不要,但是上面非要给,老爷子就把自己的薪水直接捐了出去,他们家现在不缺这点儿钱。

      来人是陈辞修手下的一个副官,带了不少礼物。

      这不过年不过节的,咋送礼来了,一问,才明白,这是给儿子冷锋的,但是买的都是孝敬老人的补品和生活用品。

      这是借这个名义给冷锋家里送东西呢。

      还有进口的奶粉和营养品,老爷子也是识货的,一看值不少钱呢,不肯收,可人家不过是奉命行事,哪敢拿回去?

      硬是给留下了。

      陈辞修是第一个,后面估计有人知道消息了,不管有没有关系,先混个脸熟,连戴雨农也派人给送上了一份寿礼,古巴的雪茄和南美的咖啡。

      这两样东西可以说国内十分罕见,戴雨农神通广大,给弄了不少,专门用来送礼的,这国J将领中,很多人都喜欢抽雪茄,喝咖啡,这两样东西就成了戴雨农结交将领的敲门砖。

      冯副委员长,孔部长,张副院长……

      送礼的人不少,但都没有一个是本人来的,都是送了礼物就走的。

      转眼间,冷公馆的库房内堆满了礼物,并且还有增加的趋势。

      送礼的人都是放下礼物就走,老爷子想还给人家都不行,只能将送礼的人和礼物一一登记下来。

      冷锋也没想到他在新乡弄了一个生日寿宴,会给在汉口的老两口造成这样大的麻烦。

      接到汉口警备司令部转过来的电报。

      他也头疼了,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收都收了,再退回去,那是很伤人的,当然,如果太贵重的话,这个还是要退回去的。

      冷锋想了想,给老爷子回个一个电报,什么营养品,吃的,喝的都留下,用的看价值,不太贵重的,留下,贵重的物品,比如什么古玩字画之类的,这种东西,必须退回去。

      冷锋这个态度,让老爷子感到欣慰。

      这件事也给冷锋一个提醒,以后做事情还得考虑的再周全一些,这样能避免很多麻烦。

      万家岭战况激烈,日军也无暇顾及冷锋在豫北大摆宴席,虽然这个情报早早的放在了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畑俊六的桌案上。

      参谋部的分析,这就是冷锋笼络下属,联络感情,并且试探一下某些人的反应,也许就是一次政治作秀。

      豫北-鲁西的局面平稳,好不容易有一个平静的休整和发展的时机,冷锋是不会轻易自己挑起战端的。

      之前已经是报复过了,日军失去了陇海线徐州西段的控制,这使得日军西进中原的战略几乎搁置了。

      就连进攻武汉的战略也是被迫一改再改,大本营很郁闷,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先服从一下大的战略布局。

      上海,日军陆军总医院。

      “老师,您今天气色不错。”

      时令已经是深秋,日·本国内似乎忘记了有土肥原贤二这个人的存在,他在医院一住就是三个月。

      平时也没有什么人来看他,也就是川岛芳子和田中来一下,川岛芳子来的次数多一些,田中三个月内暴瘦三十斤。

      刺客的案子还挂着呢,特务机关爆炸案,放跑了数十个重犯,虽然抓回来一些,可更多的从此消失了。

      东京对他十分不满,要不是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替代人选,他这个代理机关长的位置早就撸掉了。

      而且这两件案子影响太大了,且不说那些被他们暗中拘押的思想犯,有些还是很有名望的,不少人逃离上海之后,将他们在特务机关遭遇的酷刑公布出来,令世界舆论哗然。

      事发之后,特务机关从嘉道理大厦搬了出来,再待在那儿,名声早就臭大街了。

      土肥原贤二伤了声带,能发出声音,但是话说不利索了,只能用手语对外交流,

      川岛芳子是最了解土肥原贤二的,每次来,都会给他读一些报纸上感兴趣的新闻,当然,还有一些不太保密的战报。

      土肥原贤二最关注的的自然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对手冷锋了。

      “老师,冷阎王复出了,借生日,在新乡大摆酒席,看来,您的担心怕是成为现实了。”

      土肥原贤二眼睛眨了一下,这一次受伤,令他身体健康遭到了严重的创伤,本来挺好的身体,现在都快瘦成皮包骨了。

      命是捡回来了,但接下来,可能只能在轮椅上渡过了,因为他随时需要吸氧,那一颗子弹几乎洞穿他的左边肺叶,切除了差不多左边肺叶的二分之一。

      稍微动作大一点儿,就气喘,缺氧,容易昏迷,再想从军那是基本上没有可能了。

      “要小心,这是个可怕的对手,芳子,找机会见一下今井大佐,提醒他一下,冷阎王一旦复出,极有可能会有大动作。”土肥原贤二手指不停的比划道。

      “老师,您说冷阎王会有大动作?”

      土肥原贤二点了点头,作为对手,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他又解释不了原因,只能这么表示。

      “可是您的话现在估计没有人听,冈村将军的第11军主力106师团在万家岭地区遭遇了来自中国J的重兵集团,对手是绰号老虎仔的薛伯陵……”

      土肥原贤二能不知道薛柏陵,他的14师团在兰封、归德遭遇的可不就是这个薛伯陵吗?

      薛柏陵很厉害,交过手的土肥原贤二自然知道这个绰号“老虎仔”的粤系的中国将军不好惹。

      在归德的时候,薛伯陵表现的算是可圈可点,但是土肥原贤二并不犯怵,因为薛柏陵指挥的并不是自己嫡系的部队,各部队实力不匹配,难免让他找到空子。

      但是加上一个暗中支持他的冷锋就不同了,他事后也总结了归德战役失败的原因,有三个没想到。

      第一个没想到薛柏陵受兰封,令他久攻不下,耽误了时间和战机,等到他回过头来执行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命令的时候,战局已经逆转了。

      第二个没想到的是,冷锋的手底下有一支如此精锐的装甲重炮集团,并且训练如此精良,一上来就给了他最狠的一次重击,令他的重火力和机械化装备损失过半以上,如果重火力在的话,在归德,他完全可以强力突围,就算包围的中国J兵力再多,也挡不住。

      第三个没想到的是,还是冷锋会直接派兵参与攻城,并且还早就在归德城内潜入了一支精锐的小分队,几乎掌握了城内日军所有的情况。

      三个没想到,令他在归德在最后的三天内,被中国J压着打,还有那两个晚上的心理战术,简直就是让人崩溃的。

      中国人的智慧太深了,居然能想出那样的办法,摧毁了自己手下士兵的士气和斗志,最终导致战局滑向了失败的深渊。

      你不知道你的对手下一步想要干什么,这才是最可怕的。

      他可以说是日军将领中研究冷锋最多的人,可他也很难判断,这个给帝国陆军巨大损失的年轻的中国J将领到底在想写什么。

      因为他不像很多的中国J将领一样,会一丝不苟的服从上级的命令,他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总有一些奇思妙想,最重要的是,他不会被外人知道。

      土肥原贤二的直觉是对的,他虽然猜到了冷锋可能要搞什么大动作,但是,他却不知道,冷锋下一步要干什么。

      土肥原贤二很想通过川岛芳子把自己的猜测和想法传递给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畑俊六,他现在是差不多侵华日军最高的指挥官了。

      但是,谁还听他的呢?

      他能够还留在上海的日·本陆军医院,已经算是格外的开恩了,要不是那场刺杀,他恐怕现在在东京某个地方闭门思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