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红瘴火毒

      山洞中已经乱作一团。

      “师父,我还没找到唐兄弟,您快想想办法,到底应该怎么救这些弟子。”

      铁啸站在山洞门口使劲抓挠着头皮,刚刚又有两名弟子出现呕吐的症状,并有人身体开始痉挛。

      “这种毒是传染的。”

      食为天愁眉不展,佝偻着身子朝外走去。

      几十米外的山林中有一处溪流。

      溪水潺潺,有七名丐帮弟子躺在溪水旁。

      这些人除了脸色乌青发黑外,还有肌肉僵硬等症状,用手摸一下他们的皮肤却烫的吓人。

      钱长老照顾着弟子,悲痛的呼喊道:“快救救他们……”

      唐邪在岩壁上听到的呼救声正是钱长老喊出来的。

      铁啸咬着牙,脸色森寒的说:“去,吧赵绝玄那蛋给我滚出来。对了,还有那齐,齐什么山的。”

      “是叫齐山槐。”

      “我管他叫什么,都给我叫过来。”铁啸悲痛的说:“他们是药王谷的,不是最擅长治病救人么?倘若救不活他们,就先让他两人陪葬。”

      食为天说道:“前几天在四品宫不是搜刮了一些仙方么。有没有试?”

      “试过了几个,不管用。”钱长老抬头看着食为天,道:“四品宫里面搜刮到的大多都是四品仙方,对他们来说作用并不大。”

      “他们跟随我丐帮多年,小黑经常给我去抓野狗,老木头他也去山里给我在摘果子,疙瘩头也给我抓过虱子。他们一家三兄弟看的上丐帮,都做了乞丐。神丐宫被毁的时候,已经死了两个哥哥。他也是疙瘩头家最后的香火了,不能就这么灭了。”食为天满脸忧虑,他心情很不好,使劲啃了口肉干,用力咀嚼。

      “这种毒是传染的么?”

      唐邪慢慢走到食为天等人身后,说道:“洞口处几个弟子我都治疗好了。”

      铁啸看到唐邪,顿时面露喜色,他可还记得黄帝仙露的神奇效用,紧忙让出位置,道:“唐兄弟,你快看,他们几个能治么?”

      “能,不过……”

      铁啸单膝着地,正抱拳跪拜,疑道:“不过怎么了?”

      唐邪又吓了一跳,忙扶起他:“铁长老,你又折我的寿。黄帝仙露的这里的数量不多了,只能先救两个人。而且,我的材料也不全,没办法现在炼制。”

      “啊?”

      铁啸接过不足半瓶的黄帝玉露,心情格外沉重,中毒的七名弟子里只能先救两人。

      “对不住了。”铁啸先将黄帝玉露给两人服下,看着他们肤色渐渐好转,气息恢复正常,对于另外五名生命垂危的弟子心里更是愧疚,说:“我发誓,一定要把你们都救过来。”

      “哈哈哈哈……你们丐帮也有求到我的时候。”

      山洞口传来猖獗的笑声,四名丐帮弟子抬着个金蛋走了出来。

      被困在金纹罩中的赵绝玄披头散发,眼眶发黑,双眼中便是猩红血丝,整个人狼狈不堪。

      没办法,他这几日都被关在金纹罩中,只能蹲着、坐着、跪着、蜷曲着,就连站也站不起来,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要知道唐邪能用手段把自己锁在这个蛋里,他就算丢了命也不往这里面躲。

      “赵绝玄,你有没有偷偷下毒!”铁啸狠狠跺脚,脚下厚厚的山石碎为齑粉。

      “我想。”

      赵绝玄五官扭曲的笑着,说:“但是我有机会么?你们把我关在这里边,我都要把屎尿拉进乾坤戒里了,快放我出去。”

      一旁的马伯温目光可怜的看着赵绝玄,说:“这是我们殿主炼制的最失败的秘宝,想不到居然落在你手中了。”

      “你们万符殿没几个好东西。”赵绝玄咆哮着,用脑袋使劲撞金纹金纹罩,接连几次没任何效果,神色颓靡的说:“放我出去,给我准备好丹鼎和材料,我可以救他们。”

      “现存的丹药不行么?”食为天用手在地上一挥,上面出现不少药瓶。那都是从四品宫掠夺的仙方。

      “不行。”赵绝玄冷笑着说:“我看他们几个被瘴气侵蚀,中了红瘴火毒。那些仙方没有一个对症的。这种毒对于我来说很容易解,劝你们现在就把我放了,着手准备材料。还有丹鼎。我的丹鼎落在属城内了。你们要帮我去取。”开口完全是命令的语气,现在这些乞丐用到他了,如果不实施敲诈,谈一谈条件,实在是太对不住自己了。

      “他说的都对么?”食为天转头看向赵绝玄身后。

      赵绝玄这才发现身后站着那人有些眼熟,好像也是药王谷的。对了……是内院的齐山槐,他怎么也在这里?

      齐山槐见唐邪在不远处,不敢打什么算盘,看了看仙方和几名乞丐中毒情况,道:“是真的。仙方里面没有解这种玄火毒的。我记得五品仙方里有清火散,应该可以使用。”

      赵绝玄露出了属于炼药师特有的骄傲,笑着说:“我会炼制,不过五品仙方炼制很不容易。有一定失败几率。而且,我不是白白炼制,可是有附加条件的。”

      食为天几人脸色变得很难看,现如今为了保住弟子的性命,也只好答应他了。

      “你的条件可以咽回肚子里。”

      唐邪拿了一口铁锅走到溪水旁,一脸鄙夷的说:“要不要脸,治疗一个小小的火毒都要使用五品仙方。真替你们脸红。”

      “你闭嘴!”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赵绝玄指着唐邪说:“让他跪下给我磕头道歉,要不然你们等着收尸吧。”

      “你还真敢想啊。”唐邪走过去,道:“走你!”一脚踢出。

      金纹罩高高飞起,带着赵绝玄的惨叫被踢到半空中,砸在山壁上,向上弹跳几次后,又咕噜噜滚了下来。

      齐山槐谄媚的笑着,说:“我没有那么多条件,把我的修为解开。我能多炼制几位四品仙方。应该也有些作用。”

      “你闭嘴。”唐邪指了指一棵古树,道:“去那蹲着,我不叫你,不许动,不许跑。”

      “哦。”

      齐山槐最害怕唐邪,不敢反抗,只能老老实实过去蹲着。

      铁啸见唐邪行事鲁莽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着急的挠头,道:“唐兄弟,现在怎么办?”

      唐邪指了指铁锅,道:“用它来炼药。这点小事就交给我了。”

      几人一脸懵逼,就连齐山槐也差点笑出声来。没有搞错吧,用铁锅来炼药,这个外行也真敢说。为什么炼药师一直用药鼎而没有人用锅,总是有原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