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铁锅炼药

      无论从哪方面想,唐邪都在做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

      “唐兄弟,我知道你也想帮忙。”铁啸苦着脸说:“但是用锅来炼药,是不是有点扯了,更何况是五品。”

      周围人面面相觑,明显对唐邪都不怎么信任。

      这是常识问题。

      马伯温满怀疑虑的走过来,拍了拍唐邪的肩膀,问道:“徒儿,你有十足的把握么?”

      唐邪摇头,很诚恳的说:“没有。”

      马伯温有些着急,低声道:“那你还胡闹?”

      唐邪笑了笑,拿出先前收购的一些材料依次放在锅前,说:“但是么,是九成半的把握还是有的。”

      “呃。”马伯温眨了眨眼睛,徒儿这么说也没什么毛病。九成半已经是很高的概率了。

      另一边,赵绝玄已经从山上滚下,摔了个鼻青脸肿,两名丐帮弟子将金纹罩滚过来。

      这位四品宫宫主虽说狼狈不堪,可他听到唐邪话时,还是发出阵阵冷笑。

      就算自己用药鼎炼制五品仙方的成功率也只有五六成,这小子年纪轻轻敢如此大放厥词,不羞辱一番都对不起自己的身份,撩了撩额前秀发,冷笑道:“哈哈,他这些话你们也相信。用铁锅练五品仙方,就算我我们谷主也绝对做不到。就像不能用锤子剪开布料一样,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不懂么?”

      “弱智。”

      唐邪淡淡的说:“我说要练五品仙方了没?”

      众人面面相觑,好像唐邪真的没说过这句话。

      赵绝玄老脸发红,幸好被脸上污垢遮住不是很明显,支支吾吾的说:“那……那不用五品仙方,你能治的好?又是浪费时间,等会你要知道,这几个人都是你害死的。”

      “弱智。”

      唐邪白了他一眼,开始生火。

      赵绝玄不服气,问:“难道不是么?”

      大树前蹲着的齐山槐同样也不服气,张了张嘴,最终没敢说话。

      唐邪没好气的说:“你们连病的原因都没看好,有点毒就用五品仙方,真不怕把人毒死。”品阶越高的仙方所蕴含的药力就越强,对于厉害的武者来说,这些药力可以吸收掉,但是对于普通的武者来说,不能吸收的药力很可能损伤脏器。

      赵绝玄又被噎的无话可说,整张脸比吃了屎还难看。

      铁啸听完赵绝玄的那一番话,对于唐邪更有些不放心。他并没有认为唐邪有害他们的心思,实在是关系人命。

      “不要着急。”

      食为天在一旁叮嘱道:“你也见过这小子的能耐了。他说不定真有些与众不同的方法,我们就多等一会。”

      “是,师父。”

      铁啸应了声,心里还是七上八下,走到唐邪身前,问:“唐兄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你烧火,我去找莫铠师兄借一下材料。”

      唐邪交代了烧火的要点,快步走入山洞,他并不是要去找唐邪,而是找一处没人的地方将药材提纯。

      《炼药篇》里面的手法有些惊人,暴露在大家面前可能并不是好事。

      过了十多分钟,唐邪便完成了十余种药材的提纯。出来的时候在山洞口遇到莫铠,他慌慌张张的说:“小师弟,你找我?”

      “我找其他师弟要了几种药材,现在凑齐了。”

      唐邪随口搪塞过,走到小溪旁开始炼制药物,他让铁啸驱散无关紧要的弟子。

      随后,开始到锅里投放药材。

      他要炼制的是三品败火丹,这种普通的仙方以前都没心情炼,凭现在可以炼制五品丹药的本领用铁锅炼制三品仙方,问题应该不大。

      放入几味药后,真气催动,火力猛增。

      整口铁锅都像是要融化一样。

      寻常铁器果真难以承受武火的威力。

      不过唐邪的真气能更加精准的改变火力,他控制着铁锅温度达到临界点,熟练的掌握每个细微变化。

      最后,唐邪快速打出手印凝丹。

      铁锅炸开!

      “哈哈……炸锅了。”赵绝玄笑了没两秒钟,猛抽鼻子,隔着金纹罩嗅到了淡淡的药香。

      药气弥漫开来,周围人吸上一口,都觉得心底清凉。

      “总共只有二十三颗,救人足够了。”唐邪收了丹,递给铁啸,神色寡淡,像是有些不满意。

      先前趾高气昂的赵绝玄说不出话了,他觉得有机会逃出去的话,一定要把这件事禀报给谷主。

      铁啸赶忙将药中毒的弟子服下,看他们眉宇舒展,神色渐渐好转,总算松了口气。

      ……

      纪常带着一队人朝山林内走去。

      身旁跟着两名随从,分别是从五品宫和六品宫内抽调来的高手,跟在他身边唯唯诺诺。

      除此之外,还有他的十多名亲信。这样一队人放在圣域中,几乎可以横行。

      纪常走了几步就停下来观察符盘,依照符盘显示,在这苍茫大山中有能量波动。

      希望能有些收获。

      这三日来巡查队死了四五十人,抓住的却只有十多个乞丐,还是修为十分低级的那种。

      这种收获小到可以不提。

      被丐帮人踏平的四品宫已经利用大地之精重建。

      谷主对这件事十分震怒,下令让纪常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丐帮的人都挖出来。

      纪常下达了搜寻命令,但是搜寻的主要目标却是齐山槐。他要快速的解决掉这个潜在威胁,再反过头来对付丐帮。

      毕竟,他的秘密见不得光!如果这件事传播出去,谷主会不会保自己还说不准。

      “纪长老,这边有情况。”一名弟子从林中喊到。

      纪常闪身过去一看,是几颗断裂的树,还有水桶粗的藤木被人斩断,切口十分光滑。

      “下面有脚印,是三四个人的。”

      “这个脚印好深……”

      弟子们又有了新的发现,一队人蹲在地上小心搜索着。

      “长老您快看,这有一块布料,上面还带着血迹。”

      很快,弟子们又有了新的发现。

      那块布料是被树上的木刺划下来的,面料十分柔滑,和内院弟子门穿着的衣服一样。

      纪常拿着布料看了看,用力捏成碎末,说道:“好,这衣服布料是那叛徒的,他果真有帮手。马上发送信符调集人手,其余人跟我沿着这些线索继续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