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可怜的四品宫

      唐邪和师父来到四品宫属城。

      没想到的是,少了赵绝玄的统治,街道上变得十分热闹。

      马伯温感慨道:“也不知药王谷这些年做了什么孽。”

      唐邪笑着说:“那边酒馆好多人,茶楼上张灯结彩好像都在庆祝呢。”

      路过一家服饰店,唐邪带师父一同进去。

      圣域里面的布料要比地球上好的多,因为这里的灵气充裕,棉花和蚕丝的质量根本不是地球上能比的。

      服装店老板见二人穿着像是乞丐,有些厌恶,可他眼角余光看到唐邪手上的乾坤戒。

      这可是修行的高手才具备的,而且这种乾坤借储物量比较大,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全程整张笑脸相迎。

      最后唐邪甩手用晶石付账都没用老板找零。

      “爷,您慢走,下次有需要再来。”服装店老板恭送两人离开,觉得这件事够他吹嘘很长时间。

      两人衣着焕然一新,虽不如万符殿中的衣服高贵,却也显得很有身份。

      街道上已经完全看不出打斗的痕迹。

      药王谷从丐帮勒索的大地之精用在了修复破损楼宇上,所取得的效果让让不少野修咋舌。

      两人来到四品宫外,唐邪往里面看了眼。宫内空荡荡的,他截住一名路人问道:“这位兄台,四品宫内怎么回事?”

      “哈哈,活该!”

      那路人兴奋的说:“他们四品宫也有今天,平日里仗势欺压人们。现在城主和长老死的死,散的散。驻城军没了,就连巡城队也只剩下了一两支。”

      “这么惨?”唐邪有些意外。

      “还不是最惨的。”那男子也不知道几天没找人聊过,从腰间取了酒壶,边喝边说:“这支巡城队以前在属城的时候可是威风八面,现在就躲在四品宫里不敢出来。哈哈,就晚上和白天的时候围着城里转一圈。”

      “真的假的?”唐邪再问。

      “当然是真的,我还听说了别的事。”又一名过路的凑过来,说:“昨天,有几个野修到四品宫里偷东西。毕竟药王谷的是仙方还是很值钱的。”

      马伯温点点头,道:“药王谷的仙方圣域闻名,价格不菲。”

      “对啊!”路人一拍大腿,说:“可谁知道,那群丐帮人把四品宫搜刮了个底朝天。不少玉瓷玩具都装走了,毛都没给留下。”

      唐邪笑道:“这也算是为民除害。”

      “除害也分我们一杯羹啊。”

      “会不会有遗漏的地方,要不要再去抢。”

      “咱们去找人商量商量。”

      几个路人聊着,勾肩搭背朝旁边酒馆走去,听他们的语气又再酝酿抢劫计划。

      唐邪由衷感慨,黎明城这块地方民风彪悍啊。

      得知了四品宫内的情况,两人安心不少。

      马伯温说:“咱们快把人救出来,过去帮食老先生。”

      “走!”

      进入内宫,唐邪按照从铁啸那得到的信息找到习武堂,这里是门中弟子修行的地方,继续再往后走, 一道十多米高精钢墙壁挡在前面。

      偌大黝黑的精钢宽过十余米,整体呈巨大的长方体形状。

      “没错,这便是地牢的入口了。”

      马伯温说道:“我听说过百年前属城建立,药王谷设立地牢找过万符殿的人帮忙。墙壁上有很多符文都是万符殿的前辈们刻上去的。有了这些符文的加持,这座地牢才能固若金汤。”

      仔细看黑色的精钢上,一个个符文交错排列,犹如绚烂的花纹。

      有光芒照在上面,符文竟像是活过来一样。若仔细看,可以看到精钢前一层若隐若现的屏障。

      浑然如一,这是唐邪对精钢地牢入口的感觉,他想了想,说道:“师父,你肯定知道破解这些符文的方法了?”

      “呃……”

      马伯温老脸微红,有些感伤的说:“你现在不知道啊,圣域的人才一年比一年凋零。他就像是一棵很繁茂的树,过了壮年之后慢慢凋零,很多东西都已经慢慢失去传承了。”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要是给我时间慢慢研究一下,说不定我是能找到对付这些符文加持方法的。毕竟是前辈们心血结晶,对付起来没那么容易。”

      唐邪不由得想起中药,在地球上中药也再慢慢凋零。

      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愿意花功夫研究中医的人就少了。

      圣域里炼器师绝技,可能因为前辈们留下的玄兵、灵兵实在太多也有关系。

      先人留下丰富的物质遗产,后人当然不用再花功夫炼制。

      马伯温说道:“我们先把看门的守卫收拾掉,从他们手里拿到进去的符牌。”

      “不用。”

      唐邪将准备好的圣域令悬挂在腰上,又给了师父一个。

      “刑狱史,这你都能制作的出来。”马伯温看向徒弟时,深深叹了口气,说:“有时候我觉得你小子应该是我师父。”

      “师父太高看我了。”

      “不过你注意,这件事千万不能泄漏出去。圣域令用完了之后马上销毁。”马伯温态度很严肃的说:“如果让万符殿里的人发现你这个秘密,殿主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

      确实,制作圣域令这件事直接威胁到万符殿对圣域的控制。

      就像地球上一样,如果有的人能随便制作身份证,而且在任何地方都有用。他不被各国通缉才怪。

      “徒儿明白。”

      唐邪觉得自己应该尽可能的低调,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没有给食为天和铁啸制作圣域令。秘密太多人知道,就不是秘密了。

      “站住!”

      后面巷中传来暴喝声。

      内院巡逻队的队长带人赶来,手持一把灵兵长刀,对唐邪二人说道:“赶紧离开这儿,我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啊?”

      唐邪呆了两秒钟,问道:“你不应该抓起来询问,检查我们身份么?”

      那队长受到唐邪话语挑衅,咬咬牙居然忍住了,说:“四品宫真没什么可以搜刮的了,你们这些野修别得了便宜不卖乖!”

      后面的队员们站成两排,垮着肩膀,神色也比较怂,有的人鼻青脸肿,被揍过。

      难道,堂堂四品宫连活血化瘀的药都没了么?

      “混蛋!”马伯温一瞪眼,没理会队长的恳请,上去甩手给了他一巴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