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药王谷牢狱

      队长被一巴掌打的嘴角出血,叫道:“你当真以为我们好欺负的,我弄死……啊……大,大人。”他

      他看到了马伯温拿出的圣域令,后脊背一凉,冷气从脚底往上冒。

      刑狱史的人掌管着刑法,有诸多处置人的手段。

      若是碰上执药史,这位队长会很尊敬,却并不会太畏惧。因为执药史地位虽然高,却并没有命令他们的权利。

      但是刑狱史就不同了,他们可是地牢的主人,药王谷低层的人敢得罪他们,随便找个罪名就能关到牢里。

      而且药王谷的地牢十分黑暗,进去十个人有五个能活着走出来就不错。

      因为炼制仙方时,有的材料获取十分困难,是直接建立在武者的生命之上,这种人被折磨的想死都不能。

      队长吓得就快跪下了,背后那些人怂的也像孙子一样,个个耷拉着脑袋大气不敢喘。

      马伯温本身就是阵符殿一殿之主,自身气场强大,他轻哼了哼,道:“我有正事要做,没功夫搭理你们。在这给我守好了,就算是赵绝玄回来,也别让他地牢打扰。”

      “是是是!”

      队长们唯唯诺诺。

      唐邪在后面饶有兴致的看戏,他发现师父的演技还是挺不错的,见师父转身走向地牢,紧忙跟上。

      马伯温对地牢守卫出示圣域令后,两名守卫半跪在地行礼。

      “把门打开。”

      随着马伯温吩咐,守卫拿出符牌按在门上。

      自符牌下的符文闪烁出乳白色的光滑,渐渐流转到整个门身。

      咔咔……

      厚重的门缓缓打开,连地面都隐隐颤动。

      两个守卫皱着眉向一旁躲了躲,唐邪马上知道他们躲避什么了。

      地牢黑暗中飘出股怪味,熏的眼睛发酸,又臭又腥,味道难以描述。

      守卫见凑在最前面的马伯温脸上变了颜色,说:“同一下风就好了,这百炼精钢地牢门虽然坚固,但就是气体流通缓慢。”

      “我知道,不过上面着急要见几位犯人。”马伯温挥挥袖,向后倒退一步,道:“地牢里的花名符册在哪?”

      花名符册和地球古代的花名册作用一样,就是登记每个人的姓名和身份信息。

      “在狱长手中。”

      守卫朝地牢里面看了一眼,道:“他在下面。”

      马伯温屏住呼吸,抬步就往里面走。

      “大人,我这里有无味丹,二品仙方。”右边拿命守卫见机会讨好马伯温,说:“靠着这枚无味丹在四盏茶的时间都闻不到味道,我们每次下去搬运死尸的时候都会服用,所以就备了很多。”

      马伯温摆摆手,板着脸走了进去。

      桎梏境高手对自身能力控十分强悍,可以很长时间不呼吸,这些气味不会影响他。

      况且,遇到任何突发情况,他还能靠嗅觉帮忙分辨一下周围环境。无味丹对他来说没什么作用。

      唐邪拿过一粒,并没有服下,而是观察无味丹的配方构成。

      捏碎丹药检查一下,心里有些失望,二品仙方几乎没有什么值得让他学习的。

      唐邪随口就能说出数种改进这无味丹的方法,能让它轻松晋级成为三品仙方,碍于成分和功能限制,想要成为四品仙方是不可能的。

      唐邪朝里面走了两步,问道:“这地牢里经常死人么?”

      “是啊。”

      守卫笑着说:“哈哈,那都是得罪咱们药王谷的可怜虫……”笑声戛然而止,他发现唐邪面色森寒,赶紧闭嘴。

      唐邪心里当然恼火,倘若神丐都被地牢中的人给玩死,自己这一趟不就白来了么?

      进入到地牢中,两侧符光闪烁,光芒温和。

      这种光就像是自然光,比地球上的电灯泡要好很多,一直盯着看也不刺眼。

      顺着台阶继续往里面走,下面有狱卒接到消息早在等候,两名狱卒脸色惨白,而且脸上皮肤僵硬,眼神甚至有些麻木,不知是不是在牢狱中呆久了,被气味熏坏了。

      一名狱卒打开第一道锁门,说道:“狱长大人很快就到了,”

      唐邪再等候的时间冲牢狱里看了看,里面环境很糟糕,右侧的牢狱房间比较大,十多名犯人被穿体而过的链条锁住,身上鼓起一个个包。

      马伯温拧着眉头,问:“那是什么?”

      “血宝,炼制一些仙方用的。”牢房拐角后传出个声音。

      唐邪知道血宝,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血瘤,它是毒虫进入身体死亡,毒性变异而成的。

      这种瘤体可以不断吸食宿主的血液和精气。最次的血宝能炼三品仙方。稀有的血宝甚至可以用来帮忙炼制七品仙方,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一个体态肥大的胖子快步走来,背后跟着五六个人。

      胖子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弓着身子很卑微的来到两人身前,道:“见过两位大人。再下牢狱的狱长昌化。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马伯温招招手,要来花名符册。

      符册上面的武者足有四百多人,这个数量让马伯温大吃一惊。

      要知道阵符殿的狱中关押的武者并不多,大部分牢房一直处于空着的状态。联想到这几年来药王谷一直对宗门进行灭门行动,这些犯人很可能就是昔日小宗门里的门徒。

      有不少名字已经成为灰色,那是死掉的武者。

      “来来……”昌化手放在背后对手下人招了招,要过来几颗一品灵晶,转手送给马伯温。

      马伯温冷哼了哼,没有接过,看到熊八厚的名字上依然闪烁着白色光芒,总算松了口气。

      熊八厚是五神丐之一,当年在圣域也是赫赫有名。

      “带我去找熊八厚。”马伯温淡淡的说:“四品宫现在不安全,要给他转移牢房。”

      “遵命。”

      昌化在前面带路,边走边说:“上个月,我听宫主说如果这熊八厚再不交出功法,就把他的皮剥了做成铠甲。”

      马伯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熊八厚皮肉强悍是靠的功法,没了功法的支撑,你以为只靠皮肤能挡住秘宝么?”

      “属下无知。”

      昌化从前面引路,两人深入地牢中。

      唐邪见到牢房内各种酷刑,那些受尽折磨的武者有已经精神失常。待遇稍好是做一些苦力,但穿过琵琶骨的锁链让他们受到束缚,无法自由行动。

      行走在狭长的石道中,昌化似想到了什么,说道:“两位大人,这神丐很危险,而且纪长老重点关照的,你们可有调动的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