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567章你能付出什么代价

      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个五星级酒店,包了一整层,不许外人进入。

      总统套房里只有王道和姐妹俩,门口有保镖和警察站岗,姐妹俩进入浴室洗澡,王道拿着手机玩游戏。听到里面的嬉笑声,是真想跑进去看看双胞胎是如何共浴的,可也只能是想想。

      一个多小时后姐妹俩才一起走出来,穿着一样的白色浴袍,披散着依旧潮湿的长发。

      “猜猜我俩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其中一个笑着询问。

      王道抬头撇嘴,“猜中有奖励吗?”

      “有啊,猜中晚饭请你吃大餐,猜不中就吃盒饭。”另外一个说道。

      王道露出坏笑立刻起身,向着并排站立的姐妹俩走去,从容貌上看,真分不出来,他直接抬起双臂,直袭姐俩胸前伟岸。

      “流氓!”

      其中一个大叫后退,另外一个却站在原地一点不怕,却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用猜了,大叫后退的是李若初,站那没动的是李若滢。

      习惯是种很可怕的事情,男女之间一旦发生某种超友谊的亲密事情,就不会在意第二次。

      就跟搞对象时男女第一次接吻或许羞涩,相处很久才发生,可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很自然了,慢慢的会越来越频繁,还不满足只是那么点接触,会有更深一步的发展。

      李若滢也是如此,全身上下都被王道碰触过,当他的怪手袭来,都没想到要躲,结果暴露了身份。

      “走吧,早点给你治好,我也早点解脱。”

      王道还一拉她的手往卧室走去,想到妹妹在场,李若滢这才脸一红。

      “今天就别了吧,明天在……”

      王道直接打断她的话语,“为了你俩我已经被特殊部门盯上了,还是赶紧给你治好,我好远走高飞。”

      不由分说拉着李若滢进入卧室,伸手替她解开浴袍脱下,露出完美的曼妙身材。

      “臭流氓,你要干嘛!”

      惊呼传来,李若初竟然跟了进来,李若滢慌乱的捡起浴袍穿上。

      “你想看就看。”

      对这李若初说完,又看向脸色发红的李若滢,“赶紧躺好。”

      “你那根针没在。”李若滢轻咬嘴唇后发出话语。

      “没事,第一次是怕你乱动,这次我手法轻点。”

      李若滢也想早点治好,看向妹妹,“妹你先出去等会儿,他是给我治病。”

      李若初却固执的一仰脖子,“我不,我走了他会欺负你。”

      李若滢没辙了,只好当着妹妹的面脱了浴袍,乖乖的躺好。

      随着王道的手掌碰触,熟练的推拿按摩,开始还尽量忍住不叫,没多久忍不住了,先是小声轻哼,就像是打开了闸门泄洪,一发不可收拾,忘记了妹妹在场,叫声越来越大。

      李若初好奇的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看到姐姐竟然允许王道碰触身体,还露出舒服的表情,吃惊的张大了嘴。

      “姐,真很舒服吗?”

      她甚至走到李若滢身边低声询问,正叫唤的李若滢惊醒,赶紧咬住牙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李若初没住嘴,又是好奇的问道,“姐,你被他摸了,以后就没办法嫁人了,难道真嫁给这个混蛋?我可不想让他当我姐夫。”

      李若滢赶紧说道,“别闹,都什么年代了,病不避医,姐这是在治病,我俩又没发生什么,等治好了就赶走他。乖,去外面等。”

      “切,不用你赶走,到时我收了诊金立刻就走。”

      王道鄙视的话语传来,李若滢的脸刷的红到脖颈,她想起了诊金是什么,是自己陪王道三天。

      哼!只是陪他三天,又没说干什么。

      看到王道坏笑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心里有了主意,嘴角上挑露出笑意,随着王道故意手法加重,很快又忍不住发出诱人叫声。

      最终是香汗淋漓的瘫在床上,被王道抱起送进浴室再次洗浴,不过王道却被李若初赶了出来,姐妹俩一边洗一边窃窃私语。

      敲门声响起,估计是送晚饭的来了,王道走到房门打开。

      确实是送来晚餐,一辆餐车,上面有三层有盖子的食物,可推车的人王道不想见到,是女警花白雪。

      她换了一身便装,上身碎花衬衣,下身牛仔裤,一双运动鞋。

      齐耳短发显得精神抖擞,鸭蛋脸,眉毛故意没修饰,略显粗,却一点不影响美感,反而填了一份英气。

      眼睛很大,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还透出精明的神采。鼻子很翘,粉色双唇不大,标准的樱桃小嘴,下巴不是很尖,略圆。

      五官搭配起来绝对是标准美女,而且不是流行的蛇精型,换了身便装也掩饰不住身上散发的气质。尤其是胸前的伟岸比那对双胞胎都大,衬衣其他地方都很宽松,唯独那里紧绷,仿佛扣子随时都要崩飞,里面的一对庞然大物似要脱困而出。

      王道却脸色一沉,“你忘了我的警告?”

      白雪毫不示弱,“你个混蛋,害得我差点在同事面前丢脸。我是奉命贴身保护姐妹俩,跟你无关。”

      “哼!”

      王道冷哼一声,懒得再跟她吵,让路让她把餐车推进来,随手关门。

      迈步走到餐车旁,打开一个圆形银色盖子,里面竟然是只热气腾腾的清蒸大龙虾,足有两三斤重。

      毫不犹豫的拎起来,伸手扭掉虾头仍会盘子里,拎着大龙虾身子坐到沙发上开始啃。

      “粗俗!”

      白雪鄙视一声坐下来,看了看传出话语的浴室,看向啃龙虾的王道。

      “这次死了不少人,上面也查不出是哪个家族或是势力动的手,我们科长请示了上级,给你特批了一下,如果再有敌人来犯,允许你开杀戒。”

      王道的身体顿了一下,咽下嘴里的龙虾肉看过去,不满的说道,“你们这是把我当成鹰犬了?”

      白雪冷笑,“你还没资格,只是互利互惠,你保护人,顺便清除敢犯禁的人而已。对了,冒充黄天的人已经死了,被人灭口死在了医院,中毒死的。”

      “特么的!”

      王道咒骂一声继续啃龙虾,心里明白,这次盯上李若滢想获得玄灵之气的人势力不小。

      要是以前,就算对方再漂亮他也不会管。这次不同,李若滢出生没多久师傅都亲自上门动用了彩凤汇灵封印阵,既然师傅都护的人,自己碰见了就不能袖手旁观。

      他深知师傅的为人,从不轻易出手,一旦动手就必有原因。心里还有种期待,这次事如果办好了,或许师傅会稍微原谅一下自己以前的鲁莽闯下大祸,为此不惜以身犯险。

      没多久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又只穿着白色浴袍出来了,俩人站一起绝对是诱人的风光,看到屋里多个人同时一愣。

      白雪立刻起身,笑着说道,“两位好,我是派来保护二位的警员,叫白雪。你们真漂亮!”

      伸手不打笑脸人,姐妹俩立刻对她表示了欢迎,在看王道齐齐无语。

      王道已经啃完了龙虾,如今又打开一盘菜,正在风卷残云。

      见他不等人自己先吃,李若初不满的说道,“你是猪吗?”

      “你要是母猪我可以当次公猪帮你下一窝猪仔。”

      王道的话让李若初有点抓狂,忘记了什么是矜持,冲过去跟他抢吃的,李若滢无奈的笑笑,邀请白雪一起把菜放到桌上吃,还开了瓶红酒。

      当着妹妹的面,李若滢风情万种的一挑眉毛,冲着王道发出笑语。

      “你要是能把我灌醉,晚上就认你为所欲为。”

      “额……我吃饱了!”

      王道头都大了,一次教训就够了,再也不敢跟李若滢拼酒,脑门抽筋的起身走到一张长沙发边躺了上去。

      “别怂啊,想当我姐夫就得有胆量,我支持你灌醉我姐。”李若初唯恐天下不乱的喊出声,她可知道姐姐的酒量。

      王道直接送给她一个大白眼,“我又没说当你姐夫,有本事咱俩拼酒,你喝多也任我为所欲为。”

      滴酒不沾的李若初向他伸出了中指,“切,就会欺负我。”

      倒也其乐融融,几人有说有笑的吃完晚饭,白雪亲自把只剩残羹的餐车推了出去。

      李若滢又跟父亲通了电话,确定他明早才能返回,带着妹妹进卧室睡觉,王道却跟了进去。

      “臭流氓,我们要睡觉了。”李若初向他娇喝出声。

      王道没理她,搬起床上的被子放到窗户边打了个地铺躺上去,李若初还要喊,却被姐姐阻止了。

      夜半时分,一个身影走进卧室,王道突然睁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