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569章 帝王级享受

      清晨时分,李若滢猛然醒来,怀里已经空了,王道已经没了踪迹,她猛的跳下床往外跑寻找。

      听到卫生间有动静,立刻冲过去开门,却失望的看到是白雪在刷牙,赶紧询问,“王道呢?”

      白雪眨眨大眼睛,从嘴里拿出牙刷,“那混蛋在阳台呢。”

      李若滢立刻松了一口气,她怕王道突然不告而别,急匆匆跑到阳台,看到他正在盘腿打坐,呼吸的节奏很是特别。口鼻竟然有淡淡的雾气冒出又被吸进去,意识到他在修炼没打扰。

      敲门声突然响起,李若滢扭头看向房门,白雪已经跑去开门,门外是个警察。疑惑的递给她一张帖子。

      房门关闭,白雪看了看帖子脸色极差,迈步向着阳台走来,对着李若滢说道。

      “你先回屋,我跟他有点公事要说。”

      李若滢却没听话,“我是他女朋友,有事不用避讳我。”

      “喂,我啥时候答应你是我女朋友了?”

      王道此时结束了修炼,睁眼发出话语,说完起身。

      李若滢迈步走过去,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有胆你再说一遍。”

      “别……”

      王道刚发出一个字,李若滢已经用自己的唇堵住了他的唇,她已经想明白了,自己离不开他,已经为他敞开了心扉。醒来时看不到王道,心都快碎了。

      王道愕然,白雪更是摇头苦笑扭身进屋,可不想在那当灯泡。

      许久后两人分开,李若滢捶了王道一拳,一脸羞红的跑进卫生间洗漱。

      没想到白雪进来了,低声说道,“李大小姐,善意的提醒一句,他是个危险人物,你们注定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爱上他只会让你痛苦终生,还是放弃的好。”

      李若滢的脸一沉,双眼发出冰冷的眼神。“用不着你提醒,难道你想跟我抢男人?”

      “哈!你当他是宝,在我白雪眼里,他连草都不是,就是垃圾。算了,好话劝不了该死的鬼,算我多事。”

      白雪说完回到客厅,见到王道挠头进来,忍不住走过去警告。

      “你想干什么?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就别害了人家姑娘。”

      王道咧嘴一笑,“我知道自己是好人,五好青年,用不着你提醒,啥公事?”

      “你可以再无耻点。”白雪将帖子拍在他身上。

      王道向她露出一嘴白牙,“我牙很好,你是不是昨天爽歪歪了,想再来一次?”

      “你还是看看那是什么吧。”白雪清冷说完扭身走到沙发边坐下,开会吃早饭。

      王道疑惑的拿起帖子一看,封面写这样一个黑色的大字,战!

      “谁特么有病给我下战帖!”

      他咒骂出声打开观瞧,果然是给自己的,约在正午时分就在这个酒店的楼顶打,落款是个叫不冷的人。

      “谁是不冷?”他眨着眼睛看向白雪。

      “樱花社头号杀手,传说是个极美的小姑娘,才十六了。”

      白雪说完扔来一个小笼包,王道直接用嘴接住,咬了几下咽进肚子,手里的战帖一扔。

      “小孩还是女人,我才不打,要打让他们换人。”

      白雪又扔来一个小笼包。见王道叼住后才说道,“不打也得打,倭国组织上门挑战,如果你怯战,就会被对方到处宣扬有损国威。恐怕被你师门知道也会脸上无光,所以特别事务局替你答应了。”

      “别特么逗了,也别扣这么大的帽子,打赢一个小姑娘我才丢人!”

      “打输了才更丢人,那丫头别看小,善用刀,而且冷酷无情,死在她手里的人最起码上百,其中就有不少华夏人,上面的意思是……”

      白雪比划了一个下切的手势。意思很明了,干掉不冷,以绝后患。

      王道直接向她伸出中指,“本少不是鹰犬,少给我来这套。而且我是弃徒,干什么都与师门无关。”

      “我们怀疑给李若滢下种的人就是樱花社头目,你如果不打败不冷,他们会发起连续不断的偷袭,华夏可潜伏着不少樱花社的人,到时候更麻烦。”

      王道刚要说什么看到李若初揉眼从卧室走出来。把话咽了下去,又看看卫生间方向,咬牙点点头。

      “特么的!”

      咒骂着坐下,拿起包子往嘴里塞,自从遇见李若滢。自己就没消停过,感觉那女人就是命中克星,琢磨着是不是找个道性高的相师给自己算一卦。

      “让开!”

      威严的冷喝声突然从门外响起,房门被人猛的推开,几个彪形大汉首先走入,一个面容冷酷的中年人迈步走入,看门的男警竟然被人按倒在地拼命挣扎。

      白雪脸色一沉,娇喝出声,“李庭锋,你就这么对待保护你女儿的人嘛?”

      原本一脸冷酷的中年人见到她脸色立刻稍缓。“原来是白雪姑娘,是我思女心切,冒犯了。”一摆手,外面的人立刻松开男警。

      李若初乳燕投林般跑了过去,搂住李庭锋的胳膊。卫生间里的李若滢也跑了出来,冲着李庭锋哭出声。

      俩女儿一哭,可把李庭锋心疼坏了,安抚几句对着白雪和还在吃东西的王道说道,“麻烦两位出去下。我和小女有话说。”

      白雪一拉王道,示意先出去免得碍眼,王道却不吃那套。

      “等会,我还没吃饱呢。”

      “什么东西,没听到李董的话吗?滚出去。”

      一声爆喝响起。是李庭锋身边一个三十多岁的消瘦男子,鹰钩鼻子,三角眼,一脸的阴鸷。

      李若滢脸一沉,“你又是什么东西。该滚的是你。”

      李庭锋立刻训斥,“若滢,这位是我重金聘请来保护你们的莫干大师,要有礼貌。”

      “爸,我们有人保护了。用不着他。”

      李庭锋脸一沉,“别闹,事关重大,这事由不得你!”

      他发出话语的同时,被称为莫干的男子迈步走向背对自己坐沙发上依旧吃东西的王道。

      “小子,是你自己滚还是我……”

      当他来到正面看到看到王道的样子说不出话了,重重的咽口吐沫,在人们震惊的眼神中双腿一软跪下,重重的磕头,很用力。

      “道爷饶命,我不知道是您。”

      吃包子的王道看了他一眼没吭声,莫干一咬牙,用手一掰左手小拇指。

      “咔嚓!”

      骨裂声传来,他一脑门汗,竟然掰断了小拇指。见到王道还没吭声,哭丧着脸又磕了一个头,伸手去掰作数无名指。

      “滚吧……”

      淡淡的话语从王道嘴里发出,莫干如蒙大赦,竟然露出欣喜之色。还真就在地上滚了出去,一出门都没跟李庭锋打招呼,撒腿就跑。

      李庭锋愕然的张大了嘴,他的保镖们表情更夸张,他们是知道莫干的厉害,那家伙单挑了他们一群人不落下风,可怎么一见面就变成了孙子,宁可自残也要求饶。

      “女儿,他……他谁啊?”

      李若滢骄傲的说道,“王道,我男朋友。”

      说完又低声在父亲耳边补了句,“路上的,能治我的病!”

      她在赌父亲知道的比自己多,果然赌对了,只见父亲双眼发亮,表情狂喜,赞许的看了眼李若滢,迈步走向王道。

      “爱婿,吃慢点别噎着。”

      “咳咳咳……”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是爱婿,把正在吃包子的王道真给噎着了,李庭锋赶紧拿过桌上的一杯牛奶递过去。

      王道抢到手里一饮而尽,这次把卡在嗓子眼的一大口包子顺下去。

      “伯父,我和若滢只是萍水相逢,有些渊源这才出手相助……”

      话都没说完李若滢已经窜到近前,伸手一拧他的耳朵,“有胆你再说一遍?”

      “我靠!松手啊,再不松手我翻脸了。”

      “你翻脸试试,看老娘不废了你。”

      “你妹啊,这么凶谁敢要你。”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李若滢用胳膊一勒王道脖子,将他往卧室拖。一屋子人满脑门汗,王道可是能把莫干吓得叫爷自残的人物,却被这李大小姐完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