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2章 病不简单

      惨叫的是二狗,门外寻仇的人等烦了,随着怒骂声响起开始狂砸防盗门。

      “开门,不开门我打死他。”

      “救命啊,王道你不能不讲义气……”

      听到二狗在哭嚎,王道挠挠头。虽然讨厌这猥琐又靠谱的家伙,可人家昨天好心给自己找工作,事情也是自己为了救眼前这个妞引起的,不救的话貌似不合适。

      李若滢一脸怒容冲他大喊,“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朋友外面挨打呢。”

      “他可不是我朋友,还是报警……”

      王道伸手掏手机,可李若滢趁他不防备突然打开了防盗门。

      这个疯女人!

      王道无语的翻白眼,一群大汉正在暴揍二狗,见到房门打开,突然停手全都迈步往里走。

      没有一拥而入,那是因为王道手里拎着菜刀,李若滢已经躲到他背后,嘴里还嚷嚷着。

      “你不是说很能打,以一敌百吗,干倒他们有奖。”

      “臭娘们,你在这更好,今天你俩一个也别想跑。”光头冲着李若滢喊完看向王道,脸上露出戾气。

      “小子,拿把菜刀吓唬谁,昨天敢打我,知道我谁吗?”

      “王道,你特么的连海哥都敢打,还不跪下道歉。”

      抱头躺地上的二狗嚎叫出声,让那光头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当看到王道扬起拎菜刀的胳膊,脸色一变往后躲了下。

      王道没拿菜刀砍人,而是随手丢进了厨房,菜刀翻滚着落到案板上,哆的一声砍在上面。

      “你怎么把刀扔了,一切有我,别怂啊!”

      李若滢大喊出声,绝对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王道扭头看了她一眼,咧嘴笑了。

      “别误会,我不是怂了,是怕下手太重。”

      “草泥马,装什么逼!”

      离他最近的黄毛大骂出声,手里的棒球棍带着风声向着王道的脖子砸来。

      “啪!”

      棒球棍并没能砸中王道,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被他伸左手抓住,黄毛用力往回拽却没拽动。

      王道咧嘴露出白牙,眼神突然变得凌厉,猛的一拽棒球棍从黄毛手里抢过来,随后往后一扔,下一刻人往前窜。

      “干了他!”

      光头大喊出声,可门口太窄,人们都挤在一起,不好下手。

      惨叫声先从黄毛嘴里发出,他被王道用手抓住了肩膀,下一刻胳膊跟面条一样垂下。又被王道抓住头发往后一扔,身子立刻横起往屋里飞,王道的手快速在他腿上抓了两下。

      黄毛重重摔倒在地,一条胳膊和一条腿没了知觉,关节处刺骨的疼痛让他惨叫连连。

      紧跟着惨叫声此起彼伏,一帮家伙一个个被扔进屋里,胳膊腿都被卸了关节,转眼只剩下光头大汉惊恐的连连后退,一脑门冷汗的踩在了二狗身上。

      王道一脸微笑的迈步走出,李若滢突然从他身边窜了出来。

      “敢打我,你去死吧。”

      只见她拎着棒球棍对着小海哥劈头盖脸一顿狂抡,打的小海哥抱头惨叫,很快摔倒在地蜷缩成一团。二狗一脸震惊的连滚带爬,首先逃了。

      这叫什么事啊!

      王道一拍脑门,自从被逐出师门转转来到这个城市,只想过安宁的生活,怎么遇到这么一个女人!

      “救命啊……”

      跑到楼下的二狗尖叫着又跑了回来躲到王道背后,楼梯传来杂乱了脚步声,又有几个大汉跑了上来。

      这次的几人统一着装,黑色T恤,黑色裤子,一个个身材彪悍,肌肉暴鼓,透着杀伐之气,绝对当过兵。

      王道眼睛一眯,正要将李若滢拉倒背后,却见他们齐齐的向着她打招呼。

      “大小姐!”

      李若滢停手,又踹了躺地上哼哼的小海哥一脚,很霸气的一挥手。

      “除了这俩站着的,都给我带走。”

      “是!”

      几个大汉齐声领命,把小海哥一帮人全都拖走,转眼楼道和房间里都安静下来。

      李若滢看向王道,“换衣服跟我走,敢耍花样,代价你无法承受。”

      王道直咧嘴,貌似这女人背景不小,原来之前接电话时已经叫了人。

      “我就……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二狗说完撒腿就跑,心里已经怕死了,只想远离王道这个灾星。

      十多分钟后,王道一脸郁闷的跟着李若滢下楼,就像是被押解的犯人。

      其实他满可以跑,反正是租的房子,远离这个城市谁也找不到他。可人无信不立,这是师傅从小对他的教导,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治病,就得完成诺言。

      来到楼下一愣,小海哥一帮人已经不知所踪,一辆宝石蓝色的宾利停在楼道口,一个彪形大汉站在车边等待。

      同样是黑衣黑裤,一脸的横肉,显得很凶恶,见到李若滢赶紧恭敬的叫大小姐。

      这是哪家的大家小姐哦,这么大派头!

      王道心里暗暗猜测,不过根本不在乎,在大派头的人他也见过,自己没被逐出师门之前,派头也不小。

      他和李若滢一起坐到了后座,身上还多个很旧的帆布挎包。

      车启动缓缓驶出小区,李若滢深深的看了眼一脸轻松的王道。

      心里暗叹自己是不是疯了,昨天醉酒后竟然相信他的鬼话能治好自己的病,还真跟他同床共枕一晚。幸亏把他灌多昏睡,要真是发生点什么,自己得后悔终生。

      倒也看出王道绝对不是普通人,刚才他卸掉一帮混混关节的手法纯熟,家里的保镖都做不到这一点,绝对是个高手。

      一路上两人都很沉默,车沿着街道直奔郊区,不远处是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山,山上绿树成荫,点缀着十多座别墅。

      那是保北市最奢华的住宅区,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则贵。山上不但有很多监控摄像头,山上山下二十四小时有人巡逻,安保措施做的极好,一般人想靠近都不可能。

      当车沿着林荫小道直奔山顶最大的别墅,王道知道李若滢身份了。

      她肯定是李庭锋的长女,保北市几乎家喻户晓这个名字,那是庭锋集团的董事长,而且传闻还是保北市地下势力之王。难怪李若滢冷艳高贵,还带着霸气。

      车开进别墅大门,一个西装革履留着偏分头的年轻人正在翘首以盼,身边还站着一个穿唐装的白胡子老头。

      李若滢眉头一皱,“肖泽文怎么来了!”

      车停稳,肖泽文一脸堆笑的走到近前主动开车门,当看到出来的竟然是王道,里面才是李若滢脸色一沉。

      可他还是很有风度的跟李若滢打招呼,“若滢妹妹,我带来了黄大师。黄大师隐居深山数年,好不容易才找到。”

      李若滢的眼睛一亮,赶紧下车,没理会肖泽文,而是恭敬的向身穿唐装的黄大师鞠躬施礼。

      “见过黄大师,家父寻了您数年都没找到,今天终于见到您的真容,晚辈荣幸之至。”

      见她如此恭敬,黄大师摸摸白胡子笑了笑,倒也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肖泽文的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若滢妹妹你放心,黄大师一来绝对能治好你的病。”

      李若滢扭头看向他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感谢你带来了黄大师,可麻烦你别叫的那么亲热,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她很自然的挽住了王道的胳膊,肖泽文的眼神立刻凶狠的看了过来。

      “你是谁?”

      王道郁闷透了,摆明了李若滢这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很讨厌肖泽文的眼神,伸手一搂李若滢的芊腰。

      “你丫谁啊?有什么资格问我名字?”

      话语嚣张霸气,肖泽文审视他一身不超三百块的衣服,露出讥讽之色。

      “鄙人肖泽文,肖氏财阀大公子。你这臭要饭的是若滢妹妹雇来当临时演员的吧?”

      王道笑了,“宝贝儿,他说我是臭要饭的。”

      手冲着李若滢圆滚挺俏的部位就拍了一下,他早就想这么干了,虽然隔着牛仔短裤,手感却不错。

      李若滢要疯了,万万没想到他如此大胆,自己从来没被这么轻薄过,强忍着怒气露出迷人笑容。

      “亲爱的别理他。”

      说完看向黄大师,恭敬说道,“家父去了美国谈生意,不能亲自招待您,真是怠慢了,请里面坐。”

      “若滢小姐客气了。”

      黄大师露着和蔼的笑容,在李若滢的招呼下走向奢华的别墅内部。

      肖文泽傻傻的站在那,他是了解李若滢的,别说被人拍了那里,就算握手这种寻常礼节,都没跟男人握过手。

      当三人进入别墅他才反应过来,眼睛阴毒的看着王道背影,迈步跟着走了进去。

      大厅里两个紧挨的单人沙发,李若滢和黄大师一人坐一个,她的手腕伸出,上面盖着一个白色手绢,仙风道骨的黄大师在给她诊脉。

      王道成了看客,多眼前的一幕不屑一顾,悠闲的喝着女佣拿来的咖啡。如果那个黄大师能治,他转身就走,也省了自己的麻烦。

      诊脉完毕,黄大师摸着白胡子皱眉沉思,许久后才低沉说道。

      “你体内有股莫名的气流,这股气流在你体内乱窜,侵蚀内脏,这才使得你每隔一阵子疼痛难忍。如果不将这股气流导出体外,疼痛的间隔会越来越短。最多一个月你就会全身瘫痪,三个月之内会器官衰竭而亡。”

      李若滢心里一惊,昨晚王道也说自己体内有股气流在作怪,不治疗活不了多久。不过治疗的方法却不是导出,而是吸收,说吸收了对身体有极大好处。

      她扭头看向王道,这家伙正在扣鼻屎,还向着对他怒目而视的肖泽文弹了过去。

      “若滢小姐有什么疑问吗?”黄大师见她心不在焉询问出声。

      李若滢立刻将头扭回来,对着黄大师抱歉的笑笑,想了下措辞说道。

      “之前有人给我诊断过,说我是被下了种,使得体内滋生了一种叫玄灵之气的气体。由于不懂控制之法,使得玄灵之气在体内乱窜,这才会经常犯病。只要将这股玄灵之气纳为己用就行了。”

      她这翻话语一出口,不但黄大师露出震惊之色,就算是王道也是如此。

      王道很肯定给她诊断的人就是自己,普通的中医不可能知道玄灵之气,更不知道什么是下种。

      如果李若滢真是被人下了种,事情可不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