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3章 非常治疗 求追书

      黄大师脸上的震惊稍显即逝,脸色一沉,“胡说八道,这世间哪有什么玄灵之气,是谁如此诊断,简直害人性命。”

      “若滢妹妹,还是听黄大师诊断,别听那些骗子的话。”肖泽文也附和出声。

      王道不爱听了,张嘴就说自己是骗子,这有点过分了。

      他冷笑一声,“你们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我只是好奇,黄大师既然诊断出那股气的存在,应该能看出玄灵之气是强行激发若滢体内的潜力凝聚而成的。虽然那股气在乱窜,可一旦被引导出体外,若滢的身体会一下子垮掉。轻则全身瘫痪,重则当场毙命。可你还要这么做,居心何在?”

      “小辈,你是哪家的孩子,胆敢质疑我?”黄大师一脸的恼怒。

      肖泽文自认为抓住了机会,一边鄙视的看着王道,“臭要饭的,这可是黄天黄大师,可是世间罕见的奇人异士,神龙见首不见尾,多少达官贵人想起他老人家治病都找不到,你这种江湖骗子还不滚蛋。”

      王道的眼睛一眯,目光凌厉的看着黄大师,“你是黄天?黄天厚土双绝之一?”

      黄大师抬手摸摸白胡子,面露得意之色,“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号,还不退下。”

      “哈!”

      王道笑了,“你可真胆大,知道冒充黄天的下场吗?”

      “胡扯,黄大师可是本少从黄山亲自请来为若滢妹妹治病的。你算什么东西,敢说他老人家是假冒的,识相的赶紧滚。”

      王道没理肖泽文的叫嚣,眼睛直直的盯着黄大师,看得他脑门冒汗。

      “你……你是谁?”黄大师脸色巨变,语调有点颤抖的询问。

      此时的王道一脸的冷酷,“王道,国王的王,道法自然的道。若滢体内的种是你下的?”

      黄大师腾的一下站起身,“血口喷人,那么恶毒的事情本大师再不会做。小子我警告你,有些话不能乱说,有些事不能瞎管,有些人你得罪不起,赶紧滚。”

      王道笑了,“敢跟我这么说话,看来你不是路上人。你这次来就是为了玄灵之气吧,幸亏我在,要不然真会被你得逞。”

      “你……你是路上人?”黄大师的脸色再次一边,脸上又露出阴狠之色,“就算是路上人又如何,我奉劝你还是少管闲事,老夫背后那位你可惹不起。”

      话说到这份上,李若滢就算是再傻也听出来了,眼前的黄大师是假冒的,而且不怀好意,脸色立刻阴沉,娇喝出声。

      “阿虎,送客!”

      来时充当司机的彪形大汉立刻迈步走入,黄大师却毫不畏惧,摸摸胡子一笑。

      “原本想悄无声息的取走玄灵之气,看来还要费一番手脚。”

      被称为阿虎的保镖不管那套,伸手去抓黄大师的衣领,想要把他拖出去。

      黄大师突然探出胳膊,出手如爪抓住阿虎的大手,阿虎立刻露出痛苦之色,抬腿又踹。

      “嘭!”

      黄大师猛然起身,躲过踹来的腿,用肩膀猛的一撞阿虎胸膛,阿虎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要爬起身时,那老家伙纵步如飞到了近前,一脚踢在他头上,阿虎重重摔倒在地没了动静。

      打晕阿虎,他扭身向着李若滢阴森一笑,“呵呵,非逼老夫动手。你是乖乖配合呢,还是让老夫动粗?”

      “若滢妹妹,真不关我事,不知道他是假的。”

      肖泽文一脸尴尬的解释,站起身要溜,黄大师纵步窜到他身前,出掌如刀砍在他脖子上,这家伙一下吐了舌头,重重摔倒。

      “小子,该你了。坏了老夫好事,先打断你的四肢。”

      老头威风凛凛的迈步走向王道,王道还在慢条斯理的喝咖啡,眼看就要到近前,这才将咖啡杯子放下,笑了。

      “呵呵,不知死的鬼。”

      他猛的起身挥拳砸击,黄大师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同样挥拳。

      “嘭!”

      双拳相碰,发出闷响,黄大师脸皮抽动,连续后退几步,挥拳的右胳膊一下耷拉下来。不但手掌骨头被砸的错位,手肘关节也被砸的断裂。

      “你到底……”

      不等这老家伙说完,王道窜到了近前,黄大师只好挥舞左胳膊抵挡。

      “咔嚓!”

      王道侧身一脚踹中了他的膝盖,骨头立刻被踹断,老头身子一歪,王道抓住了他的左臂猛的一拧。

      “咯嘣!”

      让人牙疼的声音响起,左臂骨头也被扭断,这还没完,转到他背后的王道又猛的踹了一脚,另外一条腿应声被踹断,老头四肢扭曲,重重摔倒在地。

      倒也硬气,虽然满头汗,脸色蜡黄,却紧咬牙关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恶狠狠的瞪着王道。

      “怎么处理?”王道看向一脸震惊的李若滢。

      李若滢站了起来,抬腿踩在了黄大师的手上,喝问出声,“你倒地是谁?为什么要害我?”

      “你们惹麻烦了,天大的麻烦,以后将永无宁日。”

      说完那老家伙竟然用头猛的一撞地面,随着闷响,人撞晕了过去,不想在受痛苦。

      “混蛋!”

      李若滢猛的踹了他一脚,扭头在看王道,只见他按动了阿虎身上几个部位,阿虎悠悠醒来,又走到肖泽文近前同样救醒。

      “若滢妹妹,我真……”

      “滚!带着这老头滚……”

      刚醒来的肖泽文刚开口解释就遭来李若滢的怒喝,他恶狠狠的看了眼王道,怒气冲冲转身就走,根本不理会被打断四肢的老头,还是阿虎把老头拖了出去仍进了肖泽文的车里。

      “混蛋,都是混蛋!”

      李若滢大声呵骂,王道在那撇嘴,要是有人害自己,有上百种办法能拷问出幕后黑手。这李若滢毕竟还是普通人,顾忌多,没那么狠的心。

      “给我治疗!”

      听到她冲自己喊,王道看过去,“在这?”

      “难道还需要特殊仪式?”李若滢的眉头一皱。

      王道嘴角上挑露出坏笑,“特殊仪式不用,不过你身上的衣服有点碍事!”

      “胡扯,哪有看病不穿衣服的。”李若滢一脸的不信。

      “信不信随你,那老头有一点说对了,你的寿命超不过三个月。你见过被踩爆的西瓜没?”

      “什么意思?”

      “玄灵之气已经开始侵袭你的脑部,一旦在脑子里聚成团,你的脑袋就会跟被踩爆的西瓜一样,嘭……”

      王道还用手做出一个东西爆开的手势,弄得李若滢得了脸色立刻很难看。

      “少穿点呢?”她询问出声。

      “我要跟你全身推拿疏导玄灵之气,引入你的丹田让你慢慢吸收,这对你好处很大。是全身每一处哦,不能错过一个地方,你好好考虑吧。”

      说完王道往沙发上一仰,眼睛却肆无忌惮的看着她的身躯,几个地方重点看了几眼。

      李若滢只感觉自己现在就赤果果的站在他面前,认为他是趁火打劫故意的,咬着嘴唇恨不得掐死他。

      “不穿就不穿,跟我上楼!”

      李若滢最终还是妥协了,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她不想死。心里还在宽慰自己,就当是去美容会所全身按摩,只不过女技师变成了男的,忍忍就过去了。

      可气的是,进入卧室后王道还让她先去洗白白,怕影响手感,气的她有点抓狂。

      在浴室洗了个泡泡浴,裹着浴巾心情忐忑的迈步走了出来,更是气愤的看到王道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摆成大字型发呆。

      听到浴室房门响起,王道猛的坐起身,眼睛立刻一亮。

      李若滢本身就漂亮,身材好,如今裹着浴巾更是诱人,尤其是露在浴巾外的一双大长腿,让他垂涎欲滴。

      拿起手机,咔嚓一声就拍了一张照。

      “你个混蛋,不许拍照!”

      李若滢要疯了,在也忍耐不住冲了过去抢夺手机,甚至还扑到了王道身上,跟他翻滚在一起。

      当她好不容易抢到手机才意识到不对头,不知何时浴巾已经滑落,姿势不雅的跟他挨在一起。

      此时的王道眼睛发直,李若滢大脑一片空白,想都没想一扔手机,抬手就要抽他耳光。

      “啪!”

      当然没抽中,手腕被王道抓住,身子还被翻下来。

      李若滢挣扎了一下,根本无法挣脱,她咬了咬牙,任命的一闭眼睛。

      “来吧,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你要是治不好我,跟你同归于尽。”

      下一刻王道抬起了身,他的话语传到李若滢耳中。

      “你想多了,你这只凤凰纹身谁给你纹的?”

      李若滢睁开眼睛,发现王道双眼里并没有占有欲,到把她弄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