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4章 凤凰纹身

      李若滢微微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在她身上竟然纹着一直展翅欲飞的五彩凤凰,凤凰的头在心口上方,一直延伸到小腹,沾满了整个身体正面。

      有了这个纹身,使得她显得更加高贵诱人,只不过奇怪的是这么大的纹身应该是纹在背部才对,极少人会纹在前面。

      李若滢也忘记了羞怯,也顾不上此时两人姿势不雅,清冷的说道,“刚出生满月时一个道士给我纹的,说我命格太高贵,身子镇不住,需要这只凤凰镇压。当时爷爷奶奶还健在,他俩迷信就同意了。没想到随着我长大,这只凤凰越来越漂亮。”

      “那老道是不是穿着黑色道袍,驼背山羊胡,拄着一根白骨拐杖?”

      李若滢眨眨眼睛,一脸震惊,“小时候爷爷跟我描述过,那道士就是那个模样,你怎么知道?”

      特么能不知道吗!

      那是我师傅黑玄真人!

      这些话当然不能跟李若滢说,王道从小被师傅带大,感情极深,可惜因为一些事情使得师傅震怒,被逐出师门。

      既然是师傅在她满月时纹的,李若滢看来不简单,王道仔细的打量起来。

      看到王道又色眯眯的看着自己身躯,李若滢脸一红,伸手一拽旁边薄被要遮挡。

      王道却又抓住她的手腕,“别误会,我是在欣赏这只凤凰,没看你。不管你信不信,我要用推经拔脉术为你治疗。看到这只凤凰,我算是知道为何有人给你下种了。”

      “什么是下种?”李若滢不解询问。

      “你知道也没用。”

      说完王道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陈旧帆布包,取出来一个古朴精致的小木盒。

      一尺多长,两寸宽,紫檀木制成,上面有龙形浮雕,包浆很厚,一看就有年头了。

      打开后里面有一根很长的金针,足有九寸,针很细,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顶部一寸多的地方略粗,可也就是略粗一点点,上面竟然还有龙形浮雕,巧夺天工。

      他把木盒放到床头柜上,右手拇指和中指拿起针,扭头对着李若滢一笑。

      “把你那件东西脱了。”

      李若滢身上就然还有一件衣服,不过只是一件丁字裤,她脸色变幻,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脱了下来,整个身躯展现在王道面前一览无遗。

      原本想闭眼,反正也这样了,任凭摆布,自己认了。

      可当看到王道拿着针要刺自己,还是忍不住惊呼,“那么长,你想干嘛?”

      “这叫九寸降龙针,先帮你护住心脉,免得刺激过度,心脏爆了。没事长这么大干嘛,碍事!”

      王道说完伸手按住她的心口,一手的饱满润滑,硬是按平了一些,长针猛的刺了下去。

      “你个混蛋……”

      李若滢吓的尖叫出声,眼睁睁的看着针刺进自己体内,下一刻感觉全身无力,除处了嘴能动,其他部位全都动不了啦。

      “你想干嘛,我不治了!”

      当王道的手又开始触摸她身体其他部分,再次惊呼,却听到他戏谑话语。

      “不封住你的嘴,是因为一会你会叫的很好听。嘿嘿嘿,认命吧……”

      接下里的半小时,房间里算是热闹了,李若滢的咒骂和喘息夹杂在一起,不时还发出高亢叫声,门外一个女佣经过立刻脸红的误会。

      王道真没对她干什么女佣想象的事情,一脸认真的推拿按摩,为李若滢疏导体内玄灵之气。不过嫌她老骂人,给了她点小小的教训,多按了几个穴道,让她尝尝持续不断的刺激。

      再怎么着李若滢也只是个姑娘,哪受得了那个刺激,感觉要疯了。

      当正面全部按完,见她还有力气骂自己,王道拔出九寸降龙针,又顺手点了一下她小腹一个穴位。

      下一刻李若滢发出尖叫,腰部以下的床单用很快的速度湿了,竟然当着王道的面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没脸见人了。

      当看到王道坏笑的脸,她带着哭腔低喊,“你个混蛋,我跟你没完……”

      “这么大人了也不害羞,去洗洗吧,下午按背面。”

      说完王道哼着歌起身下床,向着卧室门口走去。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上茅房,茅房门打不开,着急尿了一裤裆……错了,是一大床!”

      一向坚强的李若滢真的哭了,发现自己虽然浑身无力可是能动了,赶紧起身跑向浴室。

      打开门的王道坏笑出声,“美女,用我帮你搓背不?”

      “滚……”

      一个小时后,李家大宅餐厅,王道对着美食大快朵颐,早就吃饱的李若滢恶狠狠的看着他。

      要不是感觉身体真的轻松很多,不在隐隐作痛,绝对跟这家伙翻脸。

      “你是猪吗,我去房间等你,快点吃。”她说完起身往外走。

      “上午刚弄完,下午又要,现在的年轻人啊……”

      王道发出老气横秋的话语,李若滢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餐厅里可不止是他俩在,几个保镖也在吃饭,此时一个个全都是震惊不已。

      当王道上楼没多久,李若滢高亢的叫声开始在别墅里回荡,比上午声音更大。让人们不得不信俩人已经有了最实质性的进展,而且认为王道男人方面绝对很厉害。

      整个身体背面按摩完毕,随着九寸降龙针从后心拔出,李若滢已经彻底瘫在那,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好在王道这次手下留情了,没让她再出现上午那种不堪的一幕。

      她费力的扭过头,看看把九寸降龙针放进木盒的王道,询问道,“我现在被治好了吧?”

      王道一撇嘴,“天真!玄灵之气在你体内最起码存在了十年,我只不过刚把你被下的种去除掉,让你体内不在产生新的,病情不再恶化而已,想要彻底吸收最少每天按摩持续一个月。”

      “一个月?我一次都不想了,有没有比较快的办法。”

      “啪!”

      王道竟然伸手在她满是细密汗珠的挺翘部位拍了一下,臀波荡漾,露出坏笑。

      “你确定不想?还有个办法,就是跟我发生那种事,让我一下把你体内玄灵真气吸光,在反补你一部分,也就是道家所说的双修。”

      “你做梦!赶紧滚,下次推拿之前我不想看到你。”

      李若滢咬牙切齿,被拍了一巴掌到也不羞怯,两次推拿按摩,最隐私的部位王道也碰触过,这根本不算什么。

      使用推经拔脉术也是很费心力的事情,不能有一点闪失,王道也累了,回到安排好的客房洗澡后休息。

      没躺多久走出门,跑到别墅外围着墙角周边转圈,不时蹲下身摆弄花草和石子,转了一圈后这才返回别墅。

      上楼时跟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佣交错而过,有点莫名其妙的看到女佣见到自己就脸红。

      到了三楼,看到走廊两侧一间间房门有点蒙,忘了自己的房间是哪个,实在是这栋别墅太大,房间也太多。

      迈步前走,看到一个房门虚掩,里面有动静,打算进去问问。

      一推门,看到李若滢竟然换了打扮,头发梳成了双马尾,一身青色长裙,俏丽的趴在床上看书。

      虽然只能看到侧脸,可这番打扮太清纯了,就像是个学生妹,跟之前截然不同,让王道有了不同感受。

      房间里的摆设一看就不是给她治疗时的房间,装修风格有点幼稚,也没多想,迈步走过去坐到床边,很随意的伸手一拍。

      “啪!”

      手拍在圆润挺俏的部位,已经顺手了,看书的李若滢丢下书用手一捂,扭头满眼惊恐的看着他。

      “有流氓,救命啊……”

      一边喊一边快速下床,赤着脚丫快速跑出门,通道里还在回荡着她的求救声。

      靠!

      这是闹哪样?王道有点蒙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