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百四十七章:废墟惊魂

      王文虎一挥手,一道雷光呼啸而出,从五彩獂兽身体下方飞过去,直接轰击在它后面的那只独脚上面。

      霎时间,五彩獂兽惨叫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五彩獂兽本就是牛身三足,前面两只脚,后面一只脚,此刻后面的独脚被雷光轰中,马上就失去了平衡,落在地上站不起来。

      “王文虎,你太阴险了!”我忍不住骂道。

      王文虎手一招,那道雷光飞入他的手中,化作一柄被电光环绕的小锤子。他爱不释手的说道:“这柄雷光锤真不错啊,要不是我在云梦泽里被这小子害得损失了所有的替身木人。老头子也不会把这宝贝传给我护身,说起来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呵呵。”

      王文虎面对我的指责,大笑道:“哈哈,难道你没听过兵不厌诈吗?我完全可以用这种方式干掉这头蠢牛,又何必和它硬拼呢。那岂不是傻子才做的事情了。”

      我被王文虎这话说的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这话说的倒是实在,五彩獂兽的弱点就在它独立的那只脚上,只要攻击那里就能让它身体失去平衡,丧失行动的能力,亏我之前还和五彩獂兽硬打硬的拼了一场,想想还真是有些傻了。

      “好了,一切都将结束。我不管荆州鼎是不是在你的手上,反正你今天已经跑不掉了!”

      王文虎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他看到五彩獂兽还想要起身,上前一锤子就砸在五彩獂兽的脖子上,把这可怜的异兽再次砸翻在地,发出一声凄惨的哀鸣。

      我被这一幕气的浑身发颤,双手紧紧捏在一起。

      “小子,别用这种眼神看了。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王文虎身后的两个修炼者上前,准备将我擒下带回去了。

      真的跑不掉了吗?

      我心里有些绝望,但马上就化作一股执着,我就算跑不掉了,那也要拼上一把,不可能轻易的束手就擒。这王文虎生性阴险毒辣,如果真落在他的手上,那种下场恐怕是生不如死啊。

      与其受辱,哪怕是死在这里,我也要拼了。

      我手中紧紧捏住荆州鼎,向着对面冲去。

      我现在的能量无法催动荆州鼎变大,但哪怕是缩小的形态,依旧是无坚不摧,只要砸在人的身上,绝对能把这个修炼者给砸趴下了。

      “呵,不自量力。”

      一个修炼者一脸不屑的说道,伸出一只手指向我点来,瞬间能量涌动,化作一道白光从他指尖射出,轰在我的大腿上。

      一刹那,血水飞溅,失去了龙气护体的我,面对这种能量攻击根本抵挡不住,大腿上被轰出一个血洞,我的身体摔倒在地上,金红色的血液不停的从伤口中流出,渗入身下这片早已荒废的土地。

      随着我血水的渗入,整片废墟像是产生了什么变化,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波动。

      “咦,二少爷,这小子的血居然是金色的!”将我击伤的修炼者大声叫道。

      这时候,王文虎已经用雷光锤将五彩獂兽砸的是血肉模糊,也不知道死没死。他听到这声叫喊,向我走来。

      “还真是金色的血液,难道这小子不是人吗?”

      王文虎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紧跟着就自以为是的说道:“哦,我知道了,这小子身上修炼的好像是龙气,而且他之前在云梦泽就是和两头妖龙联手。说不定他身体里有龙的血脉,或者说,他自己就是一头龙!”

      王文虎眼中闪烁中一抹贪婪,龙族啊,不仅是强大的代名词,更是宝物的象征,不管是龙血还是龙筋、龙肉全都是世间难寻的宝物。

      “混蛋!”

      我一声怒吼,握着荆州鼎的手猛地挥出,荆州鼎化作一道光芒向着王文虎冲去。

      这不是什么神通,就是单纯的扔过去砸人。

      “荆州鼎!”

      王文虎惊叫一声,他一眼看清此刻向他飞过来的是一个四足小鼎,自然马上就认出了荆州鼎的身份。不过下一秒,他脸色大变,因为随着荆州鼎划破空间向他袭来,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让他心中生出一抹生死危机。

      而且这荆州鼎似乎已经将他锁定,无法避开。

      “挡不住!”

      他低吼一声,眼中闪过一抹狠戾,竟然一伸手,将自己旁边的一个手下扯了过来,向着荆州鼎推过去。

      “少爷,你……”

      噗呲!

      那个修炼者话还没说完,直接被荆州鼎砸中身体,这一下如同被一颗陨石砸中,他整个人瞬间坍塌成了一块肉球。

      “不愧是人皇圣器,传说中的华夏至尊神器之一,果然厉害!”王文虎躲过一劫,心里丝毫没有为手下的死而感到悲伤,反而一脸贪婪的向着尸体走去,想要将夺取荆州鼎。

      旁边的另一个修炼者则是满脸苍白的看着这一幕,眼见王文虎靠过来,他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王文虎怒斥一声。

      那修炼者脸色一变,连忙应道:“是,少爷。我马上收拾他。”

      王文虎说话那句话后,注意力就全都放在了荆州鼎之上,伸手想要将染血的小鼎从地上捡起来,但下一秒,他脸色就变了。

      “怎么会这么重!”

      王文虎满脸涨的通红,身上气流涌动,双臂青筋鼓起,但地上的荆州鼎依旧纹丝未动。

      “不可能,为什么这小子能轻易拿起来,我却拿不动!”王文虎怒吼一声,不信邪的还想要收取荆州鼎。

      我看着这一幕,冷笑一声,这荆州鼎乃是大禹所铸的至尊神器,本体起码有好几万斤之重,除了得到传承的人之外,谁又能拿得动这种重量的东西,这家伙完全是在白费功夫。

      “可惜了,没想到我楚河今天居然会死在这里。”

      我叹息一声,看到那个修炼者狰狞着脸向我走来,心中升起一丝无力感。如今的我能量耗尽,法宝尽失,真的是再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小子,我警告你,别给大爷耍什么花样。要不然别怪我先给你捅上几下。”这个修炼者长得尖嘴猴腮,此刻有些忌惮的看着我。有了我之前扔出荆州鼎砸死一人的事情,他现在也对我有些忌惮。

      我无奈的笑笑,感觉身体里的力量随着伤口处的血液流逝也在不停的减弱着。

      “要死了吗?”

      我喃喃自语。

      然而,下一刻,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向我靠近,想要将我抓住的修炼者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声音中似乎充满了惊恐的味道。

      “我的天,这……这是什么东西!”

      修炼者的声音恐惧而害怕,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我同样被他的声音惊到,连忙向他所指的方向望去。

      这一下,我同样被吓得亡魂四散。哪怕是这几个月来我已经经历了各种大场面,但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幕,还是全身发寒,毛骨悚然。

      王文虎也被那个修炼者恐惧的叫声惊醒,他此刻正在想方设法的收取荆州鼎,顿时就不满的抬起头,想要训斥手下。

      然而当他看到远处的情景时,也同样吓得满脸发青,双眼大睁。

      王文虎咽了口唾沫,尖叫道:“鬼……这些都是鬼啊!”

      就在这座早已废弃的城市废墟中,一个个身影突兀的出现,他们身着古老的服装,有男有女,数量之多,可以说是密密麻麻,起码有几万,几十万之众。

      最可怕的是这些人的模样十分可怖,有的人头颅悬吊在脖子上,只剩一层肉皮相连;有的人被开膛破肚,肠子内脏流了一地;更多的则是满身血污,身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伤痕,模样可怕至极,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随着这漫山遍野的鬼魂出现,突兀的,一声尖利的凤鸣声出现在废墟的上空。

      我惊愕的抬头,看到不知何时,天空竟然变成一片火红之色,一头赤红色的神鸟蓦然出现,它的模样华丽至极,如同神话中的凤凰。

      只不过,这只凤凰的身体同样是虚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