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3章辰熙,力敌天云)

      听到悔婚两个字,不但是辰熙,就连辰道明都不淡定了,大殿内的武者们又发出了一阵哗然。1357924?6810ggggggggggd

      在明月国风俗中,结亲的两家,无论是哪一方悔婚,都会受到明月国规则的惩罚,因为这不但是对诚信的欺骗,还是对明月国的蔑视,所以闫家使者一说悔婚,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闫润使者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讲!”辰道明脸色不好道。

      “辰家主,辰公子说拒绝这门婚事不是悔婚是什么!”闫润使者冷笑着道。

      闫润说的辰道明是哑口无言,辰熙的话意思确实是要悔婚。

      “当初的话不过是一句玩笑,两位当事人都不记得了,十五年来,两家都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近日却在我名头正盛的时候上我辰家来旧事重谈,你觉得这样好吗?”辰熙冷冷道,虽然他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语气略显稚嫩,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妥协。

      被辰熙如此反驳,闫润也是没说出一句话,脸上的肥肉略微颤动,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辰道明心中也是一阵解气,辰家这么些年来受闫家的欺压,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现在辰熙气的闫润这样,辰道明心中一阵畅快。

      “辰家主,辰家就这么教导弟子的吗,跟长辈说话语气这么蛮横?”闫润无法反驳只能又看向了辰道明。

      辰道明微微一笑,“闫润使者说笑了,熙儿是就事说事,指腹为婚这件事确实是当时的一句玩笑话,现在谈这个,确实不太好。”

      “辰家主,你真的不认这门亲事吗?”闫润似乎也已经没了耐性,直接开门见山道。

      辰道明还没说话,辰熙却是站了出来,毕竟这是他的事情。

      “那好,想要成亲也行,距离明月四快竞技的日子也不短了,这个月十四号便是四人切磋的日子,要是你们家小姐能够赢得过其中一人的话,我便答应这门亲事,否则的话,免谈!”辰熙放出了最后的底线。

      “明月四快,先别说我们家小姐,你以为你比得上明月四快吗,那你何不自己去挑战四人?”闫润冷笑道。

      “我辰熙好歹是明月国家喻户晓的人物,而你们那闫家小姐闫红莲在明月国又有多少人知晓,没有些名声,还好意思来提亲?”辰熙目光直逼闫润。

      但是闫润身体一震,竟是避开了辰熙的目光,有些不敢跟他对视。

      这情况让闫润心中大骇,他乃是大云境武者,竟是不敢跟一个毛头小子对视,这让他自己都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

      周围的武者纷纷不可思议,辰熙顶多是个混元境,但是闫润这大云境竟是不敢与之对视,这是神马情况?

      在场的人都不明所以,而这种情况只有辰熙自己知道,不着痕迹的看了看他身后的那团光影,辰熙点了点头。

      “辰熙,你以为你顶着一个天才的光环你就可以这么嚣张吗,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闫润忍无可忍,就算是他都不敢轻易去接明月四快中任何一人的攻击,更何况他们家小姐。

      “拍死我?你试试!”辰熙对闫润的话丝

      毫不惧,他是闫家的一个外使,地位在闫家比起辰熙在辰家要低得多,即便他境界较高,他也不敢动辰熙。

      辰熙对闫润仅存的尊敬也消失不见了,还有闫家上下,原本就是敌对势力,只是辰熙还太年轻而已。

      闫润对辰熙的话愤怒不已,但是却又不能发作,一旦他动手,就算是闫家都保不了他,明月皇室会惩戒他。

      严润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最终愤怒战胜了理智,手上真元忽然涌动,抬手就是一掌向着辰熙便拍了过去,“小子找死!”

      事出突然,而且两人距离又近,辰熙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连混元境界的辰道明都没有反应过来。

      仓皇之下,辰熙胡乱地拍出一掌,他身后的那个人影身上光芒一闪,一种奇妙的能量出现在了辰熙身上。

      只听轰的一声,严润的手跟辰熙的掌撞在了一起,真元四射,大殿内突然刮起了狂风。

      “混蛋严润,你干什么?”辰道明大吼一声,抬手就向着严润拍了出去。

      嗖的一声,严润身形就想破麻袋一样被丢了出去,在空中了留下了大口的鲜血,而辰熙则是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只是体内一阵气血翻涌,差点没喷出一口鲜血来。

      而辰道明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脸上带着不可思议,因为他并没有打到严润,但是他却倒飞了出去。

      辰熙也是当场愣在原地,刚刚交手的那一瞬,他明显的感觉自己的气势忽然提升了上来,而且竟是比不家主辰道明弱。

      天云之上?

      怎么可能?

      辰熙脸上也带着不可思议,“难道是小艾?”

      辰熙不由得瞥向了身后的那团光影,光影在微微的拨动着,辰熙身上那种其妙的能量,就是从身后的光影中传来的。

      扑通一声,严润落在了地上,不断的咳嗽着,脸上一片惊骇。

      大殿中的观众,也都张大了嘴巴,不明所以的看看辰熙,又看看躺在地面上的严润,然后再看看立在原地不动的辰道明。

      “辰熙,辰道明,你们会后悔的!”闫润狼狈的爬了起来,嘴角还带着鲜血,冷冷的说道,对陈道明的敬称也变成了直呼姓名。

      “严润,你对我家弟子出手,你还要不要点脸?”辰道明的脸色已经彻底冷了下来,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善。

      “辰道明,你等着,闫家的怒火的可不是你一个三线家族可以承受的!”

      “送客!”辰道明淡淡道,脸上带着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威胁我,你还嫩点。

      辰道明说完,辰枫便从大殿门外走了进来,对着辰道明一躬身,然后对着严润道,“严润使者,请吧!”

      “哼!”严润冷哼一声,狼狈而去,辰枫也跟着他出了辰家大殿,然后站在了门外。

      大殿内变得安静无比,本来是被闫家叫来的看两家联姻的,但是没想到看了个笑话。

      看着大殿内的武者,辰道明也是一阵无奈,看向辰熙的时候,不由得多了份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