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2章 改变

      继母?

      怎么会有继母一说。

      站起身,望着镜子里的那个面色发黄,面黄肌瘦的女孩子,为什么自己会感觉这么陌生,这不就是自己啊!

      有人会对自己感到陌生,应该是算是独一份吧!

      不过脑海里的那些电影画面是什么。

      她有些不明白。

      好像是画面中就是自己,全都是悲惨的经历,然后过完了大半生,被人杀死。

      那么现在她又是怎么回事。

      做梦?

      重生?

      穿越?

      寒月摇摇头,脑子有些疼。

      “死丫头,还不起床,你以为你是大小姐啊!快点,红筲要起床了,赶紧给她烧水洗脸,把饭做好,要不然仔细你的皮!”

      咚咚的敲门声伴随着一道恶狠狠的声音传来。

      寒月的身体一震,一震哆嗦,她弄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其实心里她没有那么害怕。

      可是身体上还是在颤抖。

      忽然一幕浮现眼前。

      自己辛辛苦苦烧了水,用脸盆盛了给红筲端去,结果红筲伸手试了一下水温!就把一盆水都倒在她的身体,还大喊大叫,说她要烫死她。

      结果继母跑来拿着棍子一顿打。

      她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去做饭,结果还被勒令不许吃饭。

      饿着肚子去上学。

      寒月甩甩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情景甩去。

      怎么会脑子里有这些的。

      开门,走出去,左手边就是厨房。

      里面是蜂窝煤炉子。

      有些嫌弃。

      轻车熟路,寒月捅开煤球炉子,把水壶里的水倒出来,这个水已经坐了一个晚上,温度很好,足够洗脸了。

      倒进盆里,掺些凉水,洗脸刷牙。

      收拾干净,才在盆里倒了剩下的水,掺上冷水,端去给红筲。

      红筲在自己房间旁边的房间住。

      寒月把水盆放下。

      “洗吧!明天开始自己起来烧水,水壶就在炉子上,一晚上,水早热了,起来就能洗脸。我没义务伺候你!”寒月准备出门。

      “你站住!”

      一道身影风一样扑过来,寒月清楚的看到,红筲端起脸盆就朝自己兜头倒过来。

      寒月飞起一脚,脸盆翻了。

      红筲一身的水,像一只落汤鸡。

      “妈!你快来,寒月她欺负我!”

      一声尖叫。

      寒月揉揉耳朵,这声音的分贝真的是高。

      房门砰的被打开一道肥胖的身子扑进来,手里还拎着一根棍子。

      这情景和自己刚才脑子里的镜头一模一样。

      寒月绝对相信,这一幕自己亲身经历过。

      那么现在是怎么回事?

      重生了!

      继母何卫芬手里拎着棍子一棍子就抽向寒月,嘴里骂到:“贱货,你又皮子痒痒是不是?一天不打你就想上房揭瓦,不好好收拾你,你就不知道你是谁!”

      红筲得意洋洋的看着何卫芬的棍子,等着看到寒月被打的抱头鼠窜的狼狈模样。

      只要自己继父不在,就会天天上演这一幕。

      这已经是红筲最喜欢看的娱乐节目。

      谁让这个寒月生的唇红齿白,看着就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就算何卫芬怎么饿她,这个寒月还是能长得一副弱不禁风林黛玉的美貌,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注意到她。

      她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总是陪衬。

      明明自己才应该是天之骄子,自己有亲妈护着,看看你寒月有什么,你亲爹都不愿意搭理你,你亲妈更是早就扔下你跑了,你还有什么呢。

      你不过就是个爹不亲娘不疼的小贱人。

      预想到的棍子落下来,惨叫声并没有出现,反而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寒月一只手擒住了何卫芬握着棍子的手腕,五根手指像是钳子,紧紧的攥着何卫芬的手腕,疼的何卫芬手臂越来越低,棍子掉到地上,嘴里哎呦哎呦的喊着。

      红筲睁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寒月。

      这还是那个胆子小的像是老鼠一样的寒月吗?

      这,这也太…………

      红筲形容不出来,她才十六岁能形容出来什么啊!

      寒月一扔开何卫芬的手,“别来招惹我,我爸虽然不在,可是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从今以后,家务活儿轮流做,红筲不做,我也不会做,她有的,我也一样不能少,否则我完全不介意和你这个当继母的好好讨论一下,也不介意和我爸好好谈谈。”

      她的记忆里,自己的父亲应该是个军人,还是个不小的官儿,他们这里是军区大院。

      虽然对寒月不是多疼爱,但是寒月相信这个叫做齐国军的父亲还不至于看着女儿被虐待不闻不问,主要是很多画面都显示了一件事,以前的寒月性格胆小懦弱,遇事只要吓唬一下,就不敢吭气,不要说告状,根本见到齐国军就和见到猫的老鼠一样,连话都说不出来,不要说告状啦。

      寒月不说,齐国军不知道,何卫芬再两面颠倒是非,基本上就是她在这个家里一手遮天。

      时不时的告上些寒月的这不对,那不对的,齐国军本身对寒月因为寒月的母亲的抛夫弃女看不上眼,一点一滴自然日新月异之下,就根深蒂固的认为寒月顽劣不服管教,为了免得寒月走上她母亲的老路子,齐国军对寒月几乎是非常严厉。

      于是就成了恶性循环,齐国军越严厉,寒月就越畏畏缩缩,躲躲闪闪,寒月越是这样,齐国军就越是觉得寒月是做错了事情不敢见自己,就越是讨厌寒月。

      呵呵,于是何卫芬就得意了。

      爹不疼,娘跑了,剩下个唯唯诺诺的受气包,那还不是任由她捏圆揉扁,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在这个家里齐国军因为部队的工作原因,白天都不在家,时不时还要去训练和培训比赛,不在家的时间远比在家的时间多,剩下家里这三个人,寒月就成了整个家里的保姆。

      什么活儿都是寒月干,什么事情都是寒月做。

      尤其是对待红霄身上,没事就拿寒月当老妈子使,还动不动就欺负寒月,不是打就是骂。

      寒月要是敢反抗,就会招来继母何卫芬的更加残暴的虐打,动不动就是一顿棍子,何卫芬很会做事,打人也选的是衣服遮着看不到的地方下手,齐国军根本就不知道寒月在家里过的是什么日子。

      寒月走去做饭,她相信,她要不做,今天自己可怕恐怕是没饭吃的。

      别人她管不着,可是饿着自己犯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