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3章 心机

      何卫芬坐在地上,揉着手腕子,疼啊。

      这个死丫头,怎么那么有劲儿。

      看来自己还是饿的她太少。

      以后不给她吃饭,看她还能熬多久。

      何卫芬恨恨的想。

      还敢给自己撂脸子。

      问题是现在她不敢动手,刚才那死丫头的那一下,可是真吓人,不要说力气,就是脸上的那副神情,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的凶神恶煞,刚才的确是吓坏了何卫芬。

      那一瞬间她有种寒月会真的杀了自己的错觉。

      虽然现在想起来也知道不可能,可是那种心悸的感觉她可不想再试一次。

      今天先绕过这个死丫头。

      今晚上等着齐国军回来,她好好告上一状,看看寒月死丫头还怎么厉害,她再厉害还能厉害过齐国军的臭脾气去。

      这丫头就是欠揍。

      何卫芬气哼哼起来了。

      红筲不甘心了。

      拉着何卫芬抱怨,“妈,你看那个死丫头现在是要翻天了,还把水倒在我的头上,我这样子怎么见人啊!妈,你怎么就被那个死丫头给吓住了,也不好好给我出气,都让她欺负我。妈,你怎么这样啊!”

      嫌弃何卫芬没有给她主持公道。

      何卫芬拿了毛巾给红筲擦头发,然后拿了一把梳子给红筲梳头发。

      女儿的头发又黑又亮,因为这两年吃的好,保养得好,红筲现在早就不是那个面黄肌瘦的小丫头,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也渐渐有了干部子女的那种气质和脾气。

      不光是头发!因为家里干活儿都是寒月在做,红筲当初满是椿裂的粗茧的小手也变得白白嫩嫩,反而是寒月的那双手像是一个老妇女的手,都是口子,还满是老茧。

      这也是何卫芬得意的。

      她要给女儿最好的,要把女儿红筲养成真正的干部家里的娇小姐。

      看着红筲的头发,何卫芬慈爱的慢慢给红筲梳头发,不想弄疼了红筲的头皮。

      “你别急!等着晚上你爸回来,我总要你爸狠狠收拾一顿那个死丫头不可,敢造反,我今天非要让你爸狠狠地凑一顿那个死丫头不可。让她知道这个家里谁说了算。

      你到时候可要会说话,哄着你爸一些,听到没有!”

      红筲笑嘻嘻的说:“妈,我知道啦。你放心,我爸最喜欢我了,到时候只要我说两句话!我爸非好好收拾那个死丫头的。我爸回来!上次他就答应我给我买礼物回来,这次他不会忘记吧!”

      何卫芬给她扎起辫子,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

      “你爸答应的你的什么时候忘过,就你这个小没良心才会这么问。除了你不是他亲生的以外,其他哪一样你不比那个死丫头强,吃的穿的用的,说你是亲生的,谁都信。你爸疼你呢!”

      这也是何卫芬对齐国军最为满意的地方,都怪齐国军的那个前妻,抛夫弃女,让齐国军伤透了心,对着寒月长得特别像他妈的那张脸,齐国军就怎么也待见不起来,也就对红筲越来越疼爱,再加上红筲嘴巴甜,会哄人,哪里像寒月那个木讷的样子,齐国军就更差别对待了。

      何卫芬觉得齐国军这一点就比什么都强,即使齐国军性子不好,脾气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只要对自己闺女好,她们母女两个在这个家里生活的自在舒服,何卫芬觉得挺好。

      再加上齐国军怎么也是个团长级别的,算是个大官,她在这个大院里也是很有面子的,谁见不是得打个招呼,还要巴结她,有个什么事情也能叫警卫员帮着搬搬抬抬,这可是特权,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到的。

      再说就是因为齐国军的关系,才给她调到了军区幼儿园做了园长,这出去也是都要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何园长”呢。

      面子里子都有了。

      这才是何卫芬最看重的。

      这不是其他人可以给她的,何卫芬就不明白寒月的那个妈是脑子坏掉了,这样的男人也能不要。

      正好便宜了她。

      要不然以她二婚带着个拖油瓶的身份,能找到齐国军这样的团长,那不是白日做梦啊。

      结果她可捡了大便宜。

      现在她何卫芬享受着官太太的生活,还能打着人家的孩子,花着孩子爸的钱!这日子过得也是不要太舒服了。

      红筲笑了,得意的,“妈,你给我十块钱,我今天出去吃早餐,我不想看见那个扫把星!”

      看着寒月的亲爹把自己当成亲闺女宠爱,却把寒月当成草,这种感觉简直是不能太舒爽了。

      何卫芬点点头,掏了十块钱递给红筲。

      “去吧,晚上早点回来。”

      “知道了,妈!”

      红筲背起书包拿了钱蹦蹦跳跳的出了门。

      红筲在市立一中上高一。

      寒月则是在就近的四十五中在上学。

      红筲的成绩非常好,那也是得益于红筲想要超越寒月的心思才办到的。

      而寒月因为成绩太差,勉强上了这个三流中学。

      这也是红筲最得意的。

      论资源,同样的资源,自己其实比寒月更应该得到,因为自己的能力,成绩,心机都不是寒月可以比的。

      寒月就是多了一个好爹,可惜这个爹对她也不待见。

      这就是差别。

      何卫芬早就想着要说服齐国军让寒月工作吧,起码安排了工作!以后就能给家里挣钱了。

      少一个吃闲饭的嘴巴,还多了一个挣钱的劳力。

      红筲再有三年就要上大学了!家里的负担也重了。

      何卫芬巴不得寒月早点工作呢。

      要不是齐国军就算对寒月再不关注,可是也不同意寒月不上学,总是说一个女孩子还是要上学的,有了学历将来工作才能安稳,没有学历到时候工作都不好找。

      何卫芬又不能做的太过分。

      毕竟她担着继母的名声呢。

      她在家里关着门可以怎么苛待寒月,可是只要出了门!她可是和颜悦色,对待寒月嘘寒问暖,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亲妈啊。

      外人眼里寒月是个顽劣的孩子,何卫芬可是个慈祥不好当的后妈。

      名声好着呢。

      所以这事情一直都没能实现。

      这次何卫芬想借着机会一定要把齐国军劝动了。

      不让寒月上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