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4章 嚣张

      寒月一个人吃的早饭,吃饱喝足了。

      放下碗筷,寒月背着书包上学去。

      根本不管何卫芬在背后叫骂的声音。

      走去四十五中,这个中学离着家里很近,穿过对面的马路就是。

      这里上学的都是附近工厂社区的子弟,不过但凡家里有个办法的也不会选在这里上学,学习好的自然是考去别的学校,学习不好,可是家里有些门路,肯花钱的也能走出去,剩下的这些都是些家里都是普通工人,没有办法的家庭的孩子,大多数都是混日子的。

      说白了在这里上学的也就是等着混个高中文凭罢了。

      没有人会以为这里能出什么好苗子。

      考大学更不用说。

      这样的学校,师资力量早就不完善了,优秀教师早就被挖的不剩下什么。

      剩下的老师也不过是在混日子。

      反正这里不需要升学率,有没有人对这里有奢望。

      所以老师和学生一起混日子。

      大概就是这里的特色之一。

      只要学生不会太过分,应该是随心所欲的学校生活。

      寒月走进校门。

      三三两两打打闹闹的学生从她身边而过,没人会多注意她一眼,因为在四十五中里,寒月性子孤僻,少言寡语,长得也不是多好看,面黄肌瘦的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属于非常不讨人喜欢的类型。

      寒月寻着记忆中路线走到教室,她今年高一,在高一205班。

      走进教室,已经来了不少人,看见寒月进来,都没人看一眼。

      即使有人看到也是扭头去干自己的事情。

      寒月想了想,自己的课桌似乎在最边上的后排。

      这位置就能看出寒月在老师心目中的地位。

      走到座位上,摘下书包放到桌子上。

      这才发现课桌里竟然放着一堆的书本,还有杂物,零食什么的,根本书包没地方放。

      貌似好像原先这位寒月同学就是个受气包,前面的这位女同学的零碎东西都放在寒月的课桌里。

      而寒月还是敢怒不敢言的一位主儿,于是这课桌就被长期霸占了。

      摇摇头,简明月把书包搁在桌子上。

      拍了拍前面的崔艳的肩膀。

      崔艳正唾沫星子乱飞的和另外四五的女生大讲昨晚的电视剧剧情呢,那个是哪个的小三,哪个是哪个的情人,那个说的欢畅。

      应该是个追星的迷。

      被寒月拍了肩膀,有着被打断兴致的不悦和气恼,尤其是一回头看到打断自己夸夸其谈的的人竟然是寒月,崔艳更是不给好脸色了。

      跳下桌子,刚才这位就坐在课桌上,踩着凳子在演讲呢。

      “你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许你拿你的脏手碰我,你是不长记性是吧,上一次被我揍得少了是不是?我看你是欠收拾了。滚开,再来惹我,小心我打花了你的脸。”

      一边说话!一边还握着拳头在寒月面前比划。

      寒月不由得退了一步,主要是崔艳的唾沫星子都要喷到寒月脸上了。

      崔艳还以为寒月是害怕了,气焰更加嚣张。

      一伸手就对着寒月的头发就是一巴掌,嘴巴里还不干不净。

      “你好好的惹我干什么,赶紧给我赔礼道歉,还有把今天的作业给我写好,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寒月皱眉,闪电般的一把攥住了崔艳打过来的手掌,用力捏住一扭。

      崔艳惨叫。

      所有人都不由得扭过头看向这边,立时寒月和崔艳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有不怀好意,唯恐天下不乱的同学就开始吹口哨,还有喊加油的。

      都是想要看热闹的。

      “你,你,寒月你干什么?崔艳可是崔四海的妹妹,你打了她,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啊!”

      有女生赶紧劝说。

      其实不是劝说!这种话应该叫威胁。

      哦,这个还有后台。

      “哟,小绵羊大发雌威啊!”

      “这就叫做沉默的羔羊,看看一向被崔艳欺压惯了,这是被压迫到了极点,才会这么反抗吧!”

      几个流里流气大男生在旁边一边观战,一边解说。

      “你懂个屁,这叫做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看看连寒月这样的小绵羊都要反抗,这个世界无奇不有啊。”

      “寒月,我看好你!”

      “你别害她了,崔四海那是好惹的,今晚上不带人堵在学校门口,我跟你姓!”

      “哪里是我害她,是她自己做的啊。又没人逼她!”

      崔艳疼的眼泪在眼眶里含着,将落未落。

      “齐寒月,你放开我,你要是在不放开我,我要我哥揍死你,让你一个月都不能上学。”

      这位还在撂狠话,一点都不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一看就是被大哥宠坏了的破小孩。

      好吧,她就负责教教人道理。

      寒月手上用力,崔艳哎呦一声,眼泪终于淹没了视线。

      “哎呦,你放开我!”

      寒月压下手腕,崔艳一弯腰,整个人坐到了凳子上。

      目光怨恨的瞪着寒月。

      寒月一只手捏着崔艳的手,一只手轻轻拍拍崔艳的脸颊,“把我课桌里的东西都拿走,在让我发现你在我课桌里放东西,我就没有这么客气,全都给你扔出去。还有需要哭哭啼啼的吗?我又没怎么你。至于啊!”

      那样子颇有些邪魅的嚣张。

      男生的口哨声音立刻四处乱飞。

      响彻云霄。

      寒月回头,目光如刀,扫视过众人脸上。

      男生不由得住口。

      讪讪。

      崔艳气急,这个寒月要死了。

      寒月放开崔艳指了指自己的课桌。

      那意思很明显。

      崔艳咬了咬嘴唇。

      不甘心。

      她这辈子还没有这么被人欺负过。

      寒月手指敲敲课桌。

      眼神犀利。

      四周围口哨声音乱飞,看热闹的男生唯恐天下不乱,各个都瞪着眼睛看好戏。

      尤其是知道崔四海是何许人的男生们,都在看小绵羊想要造反到什么时候。

      应该是什么时候迷途知返。

      可以对着崔艳这么任意驱使的没几个人,小绵羊胆子顶破天。

      崔艳看看四周,那些讥讽的笑容,还有各种的不怀好意。

      脸上感觉被撕破了面皮,这就是彻底的不给面子。

      崔艳哭着把课桌里的东西拿走扔到自己的课桌上,然后转身哭着跑出去。

      哄得一声人群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