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5章 点名背诵

      寒月在闪烁的目光中把书包搁进课桌,翻出一本英语书。

      这是高一的下半学期。

      看着这些字母,寒月脑海里闪过各种的英语对话场景。

      流利的像是她的母语。

      母语?

      为什么这么说?

      寒月怔忡。

      思绪有些乱,其实今天就没有清楚过。

      总是一幕幕场景交错。

      让人分不清是南柯一梦,还是涅槃重生。

      不过按照现在的节奏,陌生的熟悉的,不管是怎么一回事。

      反正她知道她可以知道以后发展的脚步,她能够看到未来的结局,而现在她还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这已经足够了。

      如果是重生就重生吧。

      是做梦就是做梦吧!

      其实都已经无所谓,重要的是她还活着,还会好好的活着,再也不是那个懦弱无能,受人欺负也不敢吭气的寒月,这辈子她要恣意的,放肆的活一次,做一回她想要成为的人,过她想要的日子。

      叮铃铃!

      上课铃声。

      哒哒哒的高跟鞋的声音,清脆摇曳,让人不由得有了一丝幻想。

      本来喧嚣的教室似乎一下子就寂静无声。

      寒月抬眼扫视。

      大悟!

      这样妖娆的英语老师,怪不得学生如此敬爱。

      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波浪长发,肌肤如雪的美艳女人,实在和老师这个神圣职业扯不上关系。

      低头,继续在心里默念那些蝌蚪文。

      “同学们好!”

      “老师好!”整齐划一。

      威望很高啊!

      寒月无语。

      “现在我们开始复习昨天的作业,我要抽查昨天背诵的作业。”

      女老师上来就是杀气很重。

      全班同学立刻都蔫了。

      手里不断的翻书,看着昨天的课文,死命的记忆,希望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起码一会儿可以少打几个磕巴。

      寒月翻开课本,昨天的课文飞快的扫一边。

      就是一篇普通的又课文,好在记忆里还有印象,不过现在弥补着看一遍,竟然奇艺的记得清清楚楚,刚才脑子里还只是几个迷迷糊糊的单词句子,现在不过是浏览一遍,竟然可以记忆深刻。

      合上书,寒月在脑海里复述一遍。

      真的,一个词都没有错。

      就像是一本书摊在她面前一样的通畅。

      这种记忆力,当初寒月该是多么糟蹋这项天赋啊。

      简直就是过目不忘啊。

      摇摇头。

      “寒月,你来背一遍!”

      老师点名。

      这位妖艳的女英语老师名叫刘枫,名字倒是一点都不妖艳。

      和本人一点都不符。

      看起来温柔妖艳,可是对待学生的态度可一点都不温柔。

      所有人看向寒月。

      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替死鬼出来了就好。

      就寒月的水平,肯定是磕磕绊绊的几句了事,基本上这种结果就会招来刘老师的批评教育,按照以往的经验,估计没有个十分钟不能算了事,这样十分钟之后,就该上课了。

      所有人都算是解脱了。

      暗暗窃喜的不少,庆幸的更多,幸灾乐祸的还有几个,真正为寒月担心的也就只有寒月前面的这个女生,正着急的抓耳挠腮,恨不得把手里的英语书给举到她眼睛跟前。

      半歪着身子,把英语书露出来一部分。

      “李玉玲,你在干什么?左摇右摆的,要是做不稳当,那就站起来。”

      显然没能逃过刘老师的法眼。

      也间接的看出来这位刘老师对寒月是有多么不待见,连放水一下都不愿意。

      前面的这位身子一震,低头,乖乖的坐好了。

      有人悄悄地说活该。

      从这件事,寒月猛然才想起来,刘老师就是不喜欢她的老师之一,因为她的性格孤僻胆小,说起话来唯唯诺诺,很少有人会喜欢她。

      所有的老师不喜欢已经是注定的,再加上成绩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是所有老师心目中的差学生的代名词。

      可是差学生也分三六九等,比如同样是差学生,那种拍桌子瞪眼睛,敢和老师掐架的,老师们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毕竟这种学校!学生们就是混日子居多,考大学几乎是不需要考虑的事实,基本上很多人都是在等待高中毕业就会进入社会。

      具体是怎么生活,干什么工作,没人关心。

      老师们没必要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是又不可能不杀鸡儆猴。

      要不然这伙儿熊孩子还不翻了天啊。

      而寒月就是所有老师心目中最合适的用来警示的标牌。

      几乎每一课的老师都会拿寒月来立威。

      而这个小可怜也只会除了哭就是哭。

      连回去和家长告状都不会,所以老师没人稀罕她。

      寒月站起来,周围声音嗡嗡响。

      不大。

      因为刘老师可是校长家里的亲戚,手里有记过的生杀大权。

      学生们还是比较识时务。

      这也是为什么刘老师的课,纪律会这么好的缘故。

      刘老师不耐烦。

      翻开的课文啪的扔到讲台上。

      “齐寒月,你昨天到底做没有做作业!昨天就只有背诵课文一个作业,你难道也不知道好好完成吗?就你这样的学习态度,还不如回家去呢。这不就是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你这样的学生,就算是以后到了社会上能干什么啊?这就是社会的垃圾。”

      绝对恶毒的咒骂。

      流利的英语流畅的从寒月嘴里吐出来,站的笔直的寒月目不斜视的注视着黑板,声音清冷干脆,起伏的声音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整幅文章画卷。

      所有人瞠目结舌。

      刘老师开始还想看笑话,因为刚开始都会背的熟练流利,可是慢慢的越到后来,就会越磕巴,这是惯例。

      寒月的成绩就摆在那里,再好也不可能一飞冲天。

      也就是被她骂急了,所以才会抗议。

      她就等着齐寒月打磕巴呢,只要有点打吭,就是她重创她,讥讽她,嘲笑她的最佳时候。

      已经攒了一肚子的话等在那里,就等着她结巴呢。

      可是这篇课文并不长,很快就完结了。

      听到最后一个尾音漂亮的结束,刘老师不可置信的盯着寒月。

      还是那个瘦瘦小小,其貌不扬的齐寒月,连身上的校服都是她看的眼熟的那一件。

      可是她竟然背完了。

      一个停顿和结巴都没有。

      这是天神附体了吗?

      这句话其实是所以教室里的人心中所想。

      前排的小小身子挺直,背在后面的手掌比出一个胜利的两根手指。

      寒月抿住笑意,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