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塔加罗迦
  ,最快更新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最新章节!
  刚刚从树林离开的雷欧又折返回来重新出现在树林中,此刻他的脸色有些阴沉,心情似乎非常糟糕,并且他也在第一时间使用精神网和超长感知双重能力,仔细的这片土地的每一寸地方,很快他就站在了刚才虚影幻化而成的中年人消失的地方。
  刚才那名中年人以为雷欧已经离开了,所以他逃走的时候也没有进行任何伪装,在他最后停留的地方有着和周围环境完全不同的能量波动,就像是白纸上的墨点一样醒目。
  “果然被耍了!”雷欧有所发现后,脸上的阴沉表情也很快消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自嘲的笑容,并且一边控制着精神网捕捉到残余在那块地方的能量波动,自言自语道。
  其实在离开之后,雷欧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种不对劲主要源自于那个存在从头到尾的表现太过顺从了,几乎是配合着他的行为来做出对应的动作和言行,当时雷欧是觉得对方是有恃无恐,但事后想想对方更像是知道雷欧强大,而自己弱小,所以才表现得顺从。
  一旦产生了怀疑,之前看上去很正常的事情就变得很不正常起来,比如雷欧从头到尾都那么笃定的认为对方就是宇宙中的精神生命体,没有怀疑过对方是其他能够影响精神的神秘存在,而让他如此笃定的原因却仅仅是因为他认为能够无声无息对他这位七级灵能者造成精神影响的力量只可能是来自于精神生命体这样一个从未确定过的宇宙生命形态。
  近乎盲目的相信自己如此武断的推测,而且这个推测怎么看都是漏洞百出,以至于雷欧在离开之后,稍微回想一下就感觉到了整个过程是那么的荒诞可笑,进而察觉到了不对劲。
  而现在他捕捉到的这一股特殊的能量波动,就像是明确无误的证据一般,证明他刚才被一个拥有强大精神影响能力,但自身却又极为弱小的神秘存在给耍弄了。
  之所以说那个神秘存在如此强大,是因为对方在的精神操控能力强大到能够轻松的引导雷欧的思维,让他不知不觉中相信自己所见所想的一切,甚至在影响期间哪怕再明显的漏洞出现在眼前,也不会产生任何怀疑,比如石头王座上多出来的那个无法描述的浮雕。
  雷欧在看到那个浮雕后,就立刻下意识的认为这就是那个神秘存在,认为那个神秘存在试图搜索他的记忆,被精神世界构筑起来的石头王座给吞噬了,但仔细想想,石头王座上的变化与其是吞噬这个未知的神秘存在,倒更像是和海神世界时的各种遭遇有关,特别是和海神化身面对面的时候,迫于海神所带来的压力,雷欧和石头王座有了更紧密的联系。
  然而,在那名神秘存在的精神引导下,雷欧看到石头王座上一点变化,就立刻和那名神秘存在的消失联系在了一起,丝毫不考虑其他原因,而事后想想只有同等的力量才有可能对石头王座造成影响,也就是说最低都是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显然那个神秘存在不可能是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甚至都不可能是高等生命体。
  因为如果那个神秘存在本身真的强大,哪怕只是和雷欧一样的高等生命体,也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和雷欧纠缠,甚至最后还不惜以假死的方式骗雷欧离开,所以这个神秘存在拥有极为强大的精神能力同时,自身却并不是特别强。
  这点也可以从对方袭击商队的方式可以看出来,如果对方真的极为强大,可以轻易的正面摧毁一个全副武装的商队的话,根本不需要使用那种制造幻觉、控制精神之类的方法来逐个击破商队的防御力量。
  被人如此戏耍,并且说出了一些隐秘事情,雷欧自然不甘心就这样放过那个神秘存在,所以在完全记录捕捉了那个神秘存在的能量波动后,雷欧就将精神网的感知范围调整到应对那种能量波动的状态,在周围的森林里面寻找那个神秘存在的位置,而不远处的卡塔部落宿营地自然也是他搜索的重点。
  然而,那个神秘存在显然非常小心,哪怕之前骗过了雷欧,让雷欧自己离开,但他也没有继续停留在这里,也没有回到商队,而是以最快速度逃走了,所以雷欧的精神网仅仅在远离这片森林的几个地方捕捉到了那种特殊的能量波动。
  虽然从能量波动出现的位置,雷欧能够推断出对方逃走的方位,如果他想要追的话,也能够追上对方,但在仔细思考后,雷欧却选择不去追杀对方,而是将对方身上独特的能量波动标记在精神网的感知序列中,以后一旦这个神秘存在出现在他的精神网扫描范围内,就会被第一时间发现,并且精神网会自发的在其身上留下灵能印记。
  不过,雷欧也没有完全相信那个神秘存在离开时残留的能量波动,因为以对方的狡猾行径来看,对方也可能是猜到雷欧会返回,故意留下一些痕迹,让雷欧相信他已经逃走了,实际上却还是隐藏在附近,比如卡塔部落的宿营地内。
  雷欧没有再像刚才那样选择直接离开,而是朝卡塔部落的宿营地走去,他选择依然跟着商队一起走,不仅仅是因为他还怀疑那个神秘存在依然留在了商队或者宿营地中以外,更多是希望能够从商队这一边找到有关那个神秘存在的线索。
  他感觉那个神秘存在出现在火舞者商队或许不是一个偶然,甚至从他袭击商队的人来看,他更像是在针对火舞者商队,所以火舞者商队肯定存在一个被袭击的原因,只要找到了这个原因或许就能够顺藤摸瓜,找出那个神秘存在的其他身份。
  雷欧回到商队的时候,商队和卡塔部落宿营地的误会还没有解除,双方首领还在卡塔部落的大门前交谈着,不过从双方战士没有手持武器,而是各干各的事情来看,显然误会已经解释得差不多了。
  刚才双方都吓得不轻,一方突然发现自己本应该关闭的大门敞开着,而门外多了一支全副武装的商队,而另一方则发现原本空无一人的宿营地,却凭空多出了很多人,而且每个人手中都有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依然没有动手,已经算是很幸运了。
  不过,没有动手也是因为双方的位置还隔着一段距离,并且还有一道宿营地的防护墙挡着,虽然宿营地的大门敞开着,但大门顶端有个备用门机关,可以随时放下来将大门堵上,所以宿营地的安全性并没有太大问题。
  要是商队此刻已经进入到了宿营地内部,双方突然出现在彼此面前,那么在惊慌之下肯定会有人本能的攻击突然出现在身边的陌生人,那么到时候火舞者商队就必然会和卡塔部落宿营地的人来一场毫无征兆、且毫无理由的殊死战斗,直到双方同时冷静下来,或者有一方彻底被杀死为之。
  回到商队的雷欧瞬间就想到了这个足以彻底摧毁火舞者商队的方法,他也不由得怀疑这或许就是那个神秘存在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他没有在商队的话,那么现在这个卡塔部落的宿营地内已经是尸横遍野了。
  商队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刚才逃过了一次灭亡的危机,也对雷欧的回来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甚至都没有意识到雷欧这个外人刚才离开过,他们现在所有的经历都放在进入宿营地修整这件事上。
  虽然这一路上没有遭遇过任何怪物的袭击,相对于其他的跑商路线来,可以说是无比顺利,但他们在路上并不知道自己不会遭遇到怪物袭击,所以失踪都在集中精神警惕周围的情况,再加上走山路的缘故,身体上疲惫也远远超出在正常道路上行走,所以商队上下此刻都可以说是疲惫不堪,只想着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吃一点热的食物,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很快随着商队主管布兰·火舞者的大声命令,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商队成员开始在卡塔部落宿营地的战士注释下,陆续进入到营地内,在营地管理者的引导下来到了安排给他们的扎营处,开始按照正常程序扎营修整。
  在安排好了各个事项的布兰询朝身边的助手问了一下雷欧是否已经回来了,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就将事务交给了手下人,他则急匆匆的来到了为雷欧安排的营帐内。
  “雷欧先生,刚才……”布兰看到正在营帐内思考事情的雷欧后,正想要询问什么,但这个问题还没有说出口就卡在了喉咙里面,因为他此刻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自己要问什么问题,只是有种想要询问的冲动,这种反常让他不由得说道:“我想要问什么来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看到布兰的样子,雷欧能够猜测出对方现在的表现恐怕是受到那个神秘存在精神影响后的副作用,显然有不少的记忆都已经随着那个神秘存在解除他们身上的精神影响一同被抹去了,但因为对方是仓促行事的缘故,所以抹去得还不干净,进而使得布兰出现了这种异常情况。
  雷欧示意还在使劲回忆自己想要询问什么问题的布兰坐下,然后有所删改的将那个能够影响其他人精神的神秘存在和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快速的说了一遍。
  “塔加罗迦!”在听了雷欧的叙述后,布兰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并且不由得用一种古老的部落语说了一个名称。
  莫桑大陆的部落成千上万,这还不算那些隐藏在荒原中的原始部落,他们的语言虽然有些地方有共通性,但绝大部分都是完全独立的,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懂得所有的部落语言,雷欧也不例外。
  但现在布兰所说的这个名称,雷欧却能够听懂,因为这个名称在莫桑大陆的绝大部分部落中都是一种固定的语音、语调,这即代表着这些部落对这个名称的重视,也是他们极为恐惧这个名称背后隐藏的含义。
  塔加罗迦在莫桑大陆所有部落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灵,根据传说塔加罗迦是荒原死亡的化身,祂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有死亡,而且死亡不是一个个的,是一群群的,甚至一整个部落在一夜之间全都死了。
  如果仅仅只是死亡,倒也不会让莫桑大陆所有的部落为之恐惧,这些部落恐惧的原因是所有因为塔加罗迦而死的人和部落都死得莫名其妙,比如原本相亲相爱的一对情侣忽然像是将对方当成了仇人一样杀死了对方,并且在杀死对方的同时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依然是那种深爱着对方的神情。
  死亡对于莫桑大陆的部落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恐惧的事情,在他们看来自己的死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他们的死亡只是回归到了荒原自然之母的怀抱中,以另外一种方式重生在自然之母身边。
  然而,在他们看来,所有被死亡灵以诡异的方法杀死的人死后的灵魂都会被死亡灵带走,不可能再按照正常程序重生,而是永久的死亡,这才是他们真正恐惧的地方。
  这种恐惧从小就根植在莫桑大陆所有的部落中,更因为各种有关塔加罗迦的传说被编成了每个部落小孩从小听到大的床边故事,深入人心,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个时代,部落出生的人依然会对塔加罗迦感到恐惧。
  有一段时间,英格王国上下都对这些部落故事非常痴迷,并且将这些故事编写成书籍,戏剧等等,其中塔加罗迦的故事更是被改编成了很多种戏剧,也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此刻,雷欧也在布兰这种提示性的惊呼声中,从资料库中找出了有关塔加罗迦的资料,并且明白为什么布兰会听到自己的叙述后,立刻有了反应,因为塔加罗迦资料中记录的一些传说故事中,有一些和他叙述的内容惊人的相似。
  只是不知道那个神秘存在就是传说中的塔加罗迦,还是说对方仅仅只是从塔加罗迦的传说中汲取灵感,创造出了属于他自己的能力使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