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摊牌了,不止一腔热血
  阿虎见到自己的老板被打了,也是发怒了,朝着保国打去。
  保国冷笑一声,“不知道在哪儿找的一个二流子,没一点真本事!”
  保国一个翻滚向前,突进,猛攻。
  “砰,砰!”阿虎就被打倒在地。
  苏叶笑了笑,“还真是外强中干,长得倒是挺吓人的。”
  文强捂住脸蹲在地上,“你们……你们怎么敢?”
  “还有我不敢的?保国,把他们的车给砸了!”
  车并不是好车,不过是五菱宏光,苏叶的底气可是满满。
  开着五菱宏光就敢来闹事,不打你,打谁?
  “轰!轰!”片刻后,车也是被砸的十分难看。
  周文强看着自己的爱车被砸,这可是自己攒了两年的钱,“小子,我绕不了你!”
  “哎呦,保国给我接着打!”
  周文强知道是自己擅闯学校,理亏,再留在这还得挨打,便是撂下了一句狠话,“给我等着,一个月后还不了钱,我让你们好看!”
  说罢周文强两人迅速的钻进了车里,逃跑而去。
  保国正打的过瘾,还想追去。
  “保国,别追了,追出去咱们不占理。”苏叶伸手拦住了保国。
  天华学院,一公里外。
  周文强看着自己的爱车惨样,一脸的肉痛,“玛德!”
  阿虎脸上有些尴尬,自己竟然没有打过人家,老板还被人家痛扁一顿。
  “校长,怎么办?要不要我从社会上找点兄弟?”
  周文强听了则是气的发抖,“放屁!你当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学校,这种手段也能用?学校是什么地方?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你还找人,呸,丢人!”
  阿虎却是很是恭敬,“是校长说的对,我阿虎没上过学,想的浅了,我阿虎最敬佩的就是读书人。”
  周文强听着阿虎叫自己校长,心里的爽快缓解了一丝肉体的疼痛,“等着吧,一个月后合并他们,然后五年内变成二流垫底的学校。”
  周文强眼中露出了精光,显然是一个极为抱负的人……不过目标忒低了些。
  阿虎听到文强校长的“宏图大志”心中就忍不住生出敬佩,可是刚刚他们学校好像没学生……算了,还是不说了。
  这下所有人对这个校长都发生了改观,“看着挺年轻,但是做事却是干净利落。”
  王小鱼却是叹了一口气,“这下跟地华的人,可是没有一点周旋的余地了。”
  当两人败逃时,苏叶的脑海中又想起了系统的声音。
  “叮咚,反击方式简单粗暴,另类式的教育,奖励桃李值20点。”
  “怎么才这么点?商店的东西都兑换不了啊?”苏叶有些无语。
  “叮咚,目前一个桃李值可以兑换10000rmb”
  苏叶的眼睛渐渐的亮了,“玛德,还有什么比钱来的更实惠,说到底了自己目前最难的问题就是缺钱。”
  “兑换!全部兑换!”
  “银行存款,或者现金,请选择。”
  “自己现在用现金的地方比较多,还是来现金吧。”苏叶默默在心中说道。
  “叮咚,二十万,现金已经到账,在宿主的行李包中,请查收。”
  “走,小鱼。”苏叶则是有些等不及了,急着想要确认一番。
  小鱼脸色则是有些不好看,虽然是打跑了文强,一个月后……学院真得倒闭了。
  众人跟着苏叶来到了办公室。
  小鱼考虑了再三还是得找校长商量这件事,“校长,一个月后咱们学校就要……”
  “撕拉!”苏叶拉开了行李包,顿时二十万rmb呈现在众人面前。
  小鱼的声音戛然而止,众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这……这是……”
  苏叶按住心中激动,表面镇定的问道:“小鱼,你刚才想说什么?”
  小鱼有些发呆,“没……没什么。”
  苏叶看着众人,嘴角露出了笑意,“我宣布,现在每人发三个……噢不,两个月的工资。”
  “真的……?”四人显得很激动。
  苏叶露出了帅气的微笑,“假不了!”
  四人自然是知道现在学校面临的困难,三人眼中都是带着犹豫看向了小鱼院长,小鱼则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三人的意思。
  王小鱼走上前,认真的说道:“校长,要不工资还是先别发了,留着以防……”
  苏叶知道他们一定也是一定很久没发工资了,大家都是人,不发工资都还能在这个学校坚守,看样是真的爱这个学校,但是人还是需要保障的。
  “那可不行,工资是一定要发的!”苏叶立刻的拒绝了小鱼的说法。
  保国还有其余两名的员工非常清楚的学校的难处,“校长,还是先别发工资了,先留着……”
  苏叶笑了笑,钱,今天一定得发下去。
  “好吧,我摊牌了,我不装了,我带来不止只有一腔热血,其实我还是个公子哥,来体验体验生活,只要是钱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三人听了眼中放出精光,“嗷嗷,校长果然是个公子哥,真的不缺钱,随身装那么多的钱,一定是的。”
  工资还是发了下去。
  三人退去,小鱼则是留在了办公室,副院长与校长商量大事。
  “校长,工资我先不领了,咱们还是商量下一步的战略。”
  苏叶自然知道自己是骗不过小鱼这个家伙的。
  苏叶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别担心,我有办法,一个月后,地华绝对跑不了,我给你承诺,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能合并地华!”
  小鱼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校长,自己从他身上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自信,舍我其谁的气魄,“这真的是一个年轻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