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一十一章 日记
  ****************************************************************************************
  “那可怎么办?”小丫头关心则乱,一听有毒立刻又慌了。
  “别人可没办法,只能靠她自己慢慢消化了,瞧这反应,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应该是一段十分深刻,难以忘怀,并且不怎么美好的回忆片段。”
  奥莉薇雅这番话就让我十分介意了:“怎么可能会不美好呢,我看她可开心了。”
  这是来自全片唯一指定工具人的我,万分笃定的判断。
  “如果只是单纯梦境里那段记忆的话,但是凡凡,你别忘了娜娜还有其他的记忆。”
  “不仅仅是梦境里的记忆片段么?我一愣,这到是个盲点。
  “如果对方想要封存娜娜在梦境里的记忆,那之后某些涉及到梦境的现实片段,势必也要一起封印才不会显得突兀,不是么?”
  “这就涉及到一个封印的时间点问题了,你的意思是说,这家伙并不是梦醒了以后立刻被封印住梦里的记忆,而是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可能是等原本的身体生命消逝,灵魂转移到人偶之躯的时候才进行封印的?”
  “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对吧。”小丫头诶嘿嘿笑道。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早点封印,一了百了呢?”
  “或许是想让娜娜留下一点什么讯息?又或者是当时没办法封印,只能等娜娜灵魂转移后才能实施?毕竟那时候娜娜的身体,可以说是魔法元素汇聚和扭曲的源头,打个喷嚏都可能会丧命,所以无法承受记忆封印。”
  “你这说的,好像亲眼目睹了一样。”
  “诶嘿嘿,毕竟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两点,对方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性格恶劣,故意生事的人。”
  这个嘛,得看和谁比较了,和现在的红白公主比起来那的确是。
  “听你们说话的语气,好像对幕后黑手很了解的样子?”
  光顾着探讨真相,一时忘了奥莉薇雅在旁,暴露了不少讯息,还好,她不是非得追根究底的人……的龙,或者应该说求生欲比较强,在我们再三表示无可奉告的情况下,选择了略过。
  但是,接下来本子娜的表现就让我们有些愕然了。
  “你们在说的……是谁?你们知道是谁封印了我的记忆?”
  我和蒂亚面面相觑,怎么回事,她不是回忆起了梦境的事么,那也应该知道疑似节操公主的祖先现身,幕后的黑手很可能就是她这回事吧。
  在我和蒂亚的提醒下,本子娜断断续续的回忆起了那一段,但是一到那位叫尤库什么什么的巫女小姐出现,直到消失,这一段完全跳过去了,仿佛根本没有在她身上发生过。
  莫非,这一段还在封印中?
  或者,看本子娜毫无迷茫的表情,甚至有可能直接被物理抹掉了?
  在封印记忆的同时,将里面精准到以秒计的其中一段记忆,手术刀式的精确抹消掉,然后将去掉首尾的两截记忆无缝衔接回来,这是对消除记忆的操控有多娴熟呀?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抹掉了本子娜的记忆,那我和蒂亚和埃里雅的呢?为什么不抹去?要么一起抹,要么就一个也别抹,否则有什么意义?断定我们不会将这段回忆告知本子娜么?
  巫女小姐,谜一样的操作,这点到是和现在的节操公主很相似,果然不愧是代代传承,性格作风都很谜。
  想乘着这股势头,让本子娜回忆多一点点,说不定很快就能将整段记忆融合,结果回过神,她又如同失足少女一样抱着头在那痛苦悲鸣了。
  “按道理来说,消化这样一段记忆不应该那么困难和痛苦才对,是下意识的排斥,还是说更严重一点,产生了人格冲突呢?”
  没等我们追问,奥莉薇雅就自顾自的解释起来:“别慌,应该不至于人格分裂,只不过是三万年前的人格和现在的人格——按道理来说应该还是同一个人格,但因为各自的记忆和性格不同,在融合过程中产生了分歧,大致可以这么理解吧。”
  “我们该怎么办,有办法能减轻娜娜的痛苦,加快记忆融合吗?”瞧着好闺蜜受苦,小丫头将好奇心完全收敛,直接追求结果。
  “这个嘛,如果三万年前的她能留下一些有关于记忆的线索,或是对她而言异常珍贵的宝物之类的东西,找到的话,说不定会有效。”
  “记忆线索,珍贵宝物?”我歪了歪头,记忆线索我是没什么头绪,但说到重要的宝物……人偶之躯的配套神器算不算?
  “日记,对,没错,就是日记,娜娜的日记!”没等我这个吴凡小五郎公布错误答案,名侦探蒂亚已经抢先一步。
  “那是自传吧,不可能留下的吧,那是在梦里写的。”我好心提醒蒂亚一句。
  “正好可以证明一件事。”蒂亚轻轻打响食指,自信满满。
  “什么事?”
  “如果这本日记真的存在,不就可以证明苏醒过来后的娜娜,并没有立刻被封印那段记忆了吗?”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我还是想纠正你一点,是自传,不是日记。”
  “诶嘿嘿,细节不必在意。”
  面对我的再三质疑,小丫头买了个萌,我很在意,我真的很在意啊!应该是自传才对吧,这是那萝莉公主自己亲口说的!
  不是,等等,那货看着天真单纯,害羞胆怯,一副不会撒谎的样子,实际上好像也骗我不止一次两次了?比如说名字问题。
  也就是说,我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萝莉演了?!
  我含辛茹苦,呕心沥血,满腔热忱的想将自己的……啊不,说错了,是自己的朋友的朋友的写作技巧传授与她,结果竟然是在对牛弹琴,自作多情?!
  我好怒啊!!!
  “凡凡,你在做什么?”小丫头好奇的看着紧握双拳,一副便秘了三天三夜仍在蹲坑的我。
  “我在尝试,看能不能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愤怒一整天。”
  “还要继续尝试吗?”
  “算了,怒一下下,意思意思就好。”
  没事了,回到刚才的话题。
  “日记?”本子娜似乎想起了什么,足不失了,头不疼了,两眼放光,从床上一跃而下。
  “蒂亚,我想起来了,我想去一个地方。”
  “嗯,我陪你去。”我握紧拳头,郑重有力的点了点头。
  “滚啊,我是在问蒂亚,你凑什么热闹!”本子娜记忆絮乱,凶性却是一点不减,一言不合就拔剑刺过来。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热闹好凑么?不好凑吧,我凭实力凑一下有什么关系?”
  “我当初就该把你这只臭猴子给剧情杀了!”
  “可惜你做不到,做不到,略略略。”我一边躲着本子娜的细剑,一边回过头冲她做鬼脸,活像一只杂技等级MAX的马戏团猴子。
  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拜托别再提醒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凑了这个热闹,在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的引领下离开龙之乐园,跟随着本子娜一路直奔回第一世界的赫拉迪克城。
  “哦喔,是乖孙女回来了,是来探望爷爷我的吗?”路上预见了大长老萨克隆,他一张老脸高兴的皱出了菊花,高举右手摇摆不断。
  “爷爷好,爷爷再见,以后再聊。”风风火火的蒂亚丫头一溜烟的从他身边飞掠而过,丝毫未做停留。
  “大长老,坚强些。”路过化作石雕的萨克隆时,我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有停下脚步。
  “哪来的老头拦着路,一边去。”跟在后面的恶龙蕾娜尽显巨龙本色,挥挥手,萨克隆就像是一片被扫到角落里头的飘零落叶,瑟瑟发抖,孤苦无依。
  跟随着本子娜的脚步,我们一路来到了赫拉迪克族的中央塔。
  纵使赫拉迪克城已经大变样,规模人口以及繁华程度甚至有超越鲁高因之势,但是,这座中央塔依然高高耸立在整个城市的中心,有着其他建筑无法匹敌的高度,似乎在告诉着人们,无论赫拉迪克城变成什么模样,它都是整个城市的中心,赫拉迪克族的瑰宝,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中央塔也的确有这个资格,因为这里收藏着赫拉迪克人最珍贵,也是最引以为豪的知识,而这些知识就储存在中央塔最核心的位置——大图书馆!
  本子娜的目的,正是这里的大图书馆。
  大图书馆分好几个区域,说起这里,我可能比大多数赫拉迪克人还要熟悉,毕竟在梦境考验的千年时光里,我可是花了好一些时间泡在大图书馆,以生吞硬咽的方式啃下不少魔法知识,也算弥补了自己最大的一块短板,毕竟德鲁伊也算半个法师,更何况我还有着圣月贤狼变身。
  大图书馆的好几个区域里,唯一外人能自由进出的也就只有博学馆了,这里收藏着一些杂七乱八的,几乎可以称之为常识的东西,或是一些脍炙人口的历史传记,甚至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手札,笔记,草稿,完全就是抱着一种来者不拒的收藏心态,不管是真是假,有用没用,反正我地方大,书架多,往里一摆,先占了再说。
  虽说如此,博学馆其实也不差,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能放进去,甚至有一些看走眼的珍贵书籍,也被摆在了里面,就像是藏在垃圾堆里的古董,能不能找到,全凭运气和眼光,所以哪怕是许多高级法师,闲暇之余也会来这里淘淘宝,找点乐子。
  其他几个区域,想要进入可就不容易了,尤其是位于中央塔顶端的传承书库,唯有掌握了灵魂魔法的法师才能踏入,我到是进去过,但里面那些玩意对我来说太高端,量子力学赛博朋克啥的化作紧箍咒一股脑往脸上糊来,只能黯然败退。
  本子娜带我们来到大图书馆,可见她的小本本就藏在这里,只是不知道在哪个区域,依我看来应该是传承书库吧。
  结果她把我们带来了谁都可以进来的博学馆,可把我们搞懵了,你把日记藏在这垃圾堆里,就不怕被垃圾佬捡走?
  似乎看出了我们的疑惑,本子娜这新晋失足人偶少女还有点得意,瞬间就忘了失足忘了记忆忘了头疼,晃起她的小指头。
  “不懂了吧,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边说着,她带我们来到一处无人的书架角落,食指在空气中轻轻一点,有点类似指纹认证似的,空气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洁白的曦光亮起,逐渐形成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形状,打开光盒,一本厚重的笔记静静躺在里面。
  “中央塔,是我们一族的命根,而大图书馆,又是中央塔最重要的功能,把笔记藏在这里最安全不过,但是,万一我们赫拉迪克族真的沦陷了,连中央塔和大图书馆这么重要的地方都守护不了呢?首先受到冲击的肯定是最重要的传承书库,博学馆这种地方反倒是没什么人会在意,所以藏在这里等于是双保险。”
  深呼吸一口,并没有立刻伸手去取出笔记,而是像在缓解紧张情绪一样,给我们解释个明明白白,通通透透。
  “不止是我,我记得很多族人也会将秘密小仓库设在这里,可惜都已经不在了,这些被收藏起来的东西,只能变成历史的尘埃。”
  略有些伤感的低头喃喃了一句,很快她重新打起精神:“算了,会被藏在这里的,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应该是更隐私一点的,就连家人也想要隐瞒的东西,譬如说我这样的……私人日记。”
  “又比如说私房钱,或是很棒很棒的小黄本。”我在旁插了一句嘴,出奇的,没有遭到任何人反驳,大概,这就是人性吧。
  今晚,我们都是公爵粉。
  酝酿了片刻,做足了心理准备,终于,本子娜动手了,缓缓将笔记托于掌心上取出,光盒完成了历史使命,随之消失不见。
  又是酝酿了一会,在我们都等不及想催促的时候,她终于缓缓地翻开了笔记——这人偶公主翻看日记的方式很别致,竟然是从最后面看起的。
  我如同一潜伏多年的特务王八老龟,在她翻页的一瞬间,猛地将脖子拉伸到人类所能做到的极限,本子娜的反应更快,立刻死死捂住了上面的字迹,只留给我不足百分之一秒的浏览时间,以及一道只能看到有限片段的狭隘空隙。
  但是,短短的几十个字眼,所包含的信息量已经让我当场呆愣,陷入沉思。
  Emmm…………
  ???
  你这臭屁萝莉,有种给我出来,你啥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