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一十二章 酒友→舞友→???
  ****************************************************************************************
  虽然只看到只言片语并非一段完整的话,寻常人脑海里或许会自我安慰,啊,对方一定不是想表达这个意思,未能看到的片段里一定饱含着善意。
  但我不会,因为对方可是那个人小鬼大,一而再欺骗我的感情的萝莉公主,那些未能视及的文字里,只会充斥着更多措辞优雅童言无忌的吐槽和恶意!
  瞧瞧她都说了些什么?竟然说我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定是单身太久精神错乱了!
  我对着空气说话有错吗?啊,有错吗?试问,又有谁没有一个会对着空气说话的奇怪朋友?假设每个人身边都有这样一个奇怪朋友,那就等于是说,这个世界上有百分之五十的人都会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百分之五十!
  换言之,这句话完全可以转换成——这个人竟然是个男(女)的,真的好奇怪哦。
  所以错的不是我,是说出这种奇怪话的人,也就是萝莉公主!
  再看看后面的话,就更不像是人会说的话了,竟然说我单身太久精神错乱?
  我它喵的联盟第一后宫男一枪捅死你!
  是男人都有虚荣心,我也是,不例外,我得承认,别人一口一个羡慕嫉妒恨的万恶后宫男这样骂我时,表面上我得装出很恼火,很委屈,仿佛人格遭受了巨大侮辱的样子。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差远了!
  但是心里,要说没有一丝美滋滋的得意,那绝对是假的。
  现在,这一丝丝得意就被萝莉公主用无情的小手给撕成了手撕鸡,明晃晃的睁眼说瞎话,指着巨龙的鼻子骂乞丐。
  我好怒啊,或许这次真的可以尝试愤怒一整天了。
  不过光发火也没用,我得向萝莉公主证明,她的话大错特错,完全就是有眼无珠,我吴非凡,并不是一个没人爱的北鼻!
  哪怕此时的萝莉公主,已经和本子娜开始融合。
  首先,我一把拉过旁边不明觉厉的蒂亚,抱在怀里,冲着本子娜指了指:“看到没,我老婆!”
  然后,我一把拉过满脸通红的恶龙蕾娜,抱在怀里,冲着本子娜指了指:“看到没,我孩子它妈。”
  最后,我一把拉过笑容明媚的白龙小姐姐,抱……咳咳,牵着手,冲本子娜指了指。
  “看到没有,我……”
  我了半天,总算憋出一个字。
  “我酒友!”
  “是的,因为都不能喝酒,所以是最合拍的酒友哦。”艾卡莱伊顺势握上了我另外一只手,掌心贴着掌心,胸口挨着胸口,体位暧昧,表情俏皮。
  “不仅如此,我们还有另外一层更深的亲密关系。”
  “什……什么?亲密关系?!”刚才满脸通红的恶龙蕾娜,现在成了黑包子。
  “我们可不仅是酒友,还是舞友哦。”
  随着艾卡莱伊公布答案,还恶趣味的手牵着手翩翩起舞,跳了一段,跳的我那是心惊胆战呀,生怕被白龙小姐姐一松手,把我给甩到哈洛加斯去。
  大家这才纷纷露出恍然之色,这份恍然之中,又带着微不可查的一丝同情,恶劣如小母龙,都情不自禁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朱唇无声颤了颤。
  坚强些,死不了人,努力活下去。
  “不是不是,话题扯哪去了,我是想告诉这家伙,我才不是什么单身太久精神错乱的可疑猴子!”
  确实,这家伙已经笨的没办法精神错乱了。
  我似乎听到恶龙蕾娜附耳蒂亚,这么吐槽了一句,没等我出声反驳,一抹白光刺来,我连忙侧身闪开。
  回过头,本子娜凶神恶煞的瞪着我。
  “怎么,你还有理了?”
  不愧是你,污蔑了别人,竟然还敢率先动手,恶人先告状的功夫炉火纯青,是我认识的那个本子娜没错了!
  “偷看别人日记的猴子竟然还敢振振有词,先给我死一个!”暴雨般的细剑白光,再次袭来。
  “你日记里写我坏话,还不许我看?!”
  “就算我日记里写你坏话,你也不能看!”
  “你敢写,你别怕别人看!”
  “反过来说,你要是在你的日记里写我坏话,我也能看你的日记了?”
  我一愣。
  不是因为本子娜话中的道理,而是这本子娜,竟然开始和我讲道理了?!!!
  再仔细斟酌这番话,好像也有点道理。
  假如说我写了日记,那我必然会写本子娜的坏话,按照这么说,岂不是她也有理由看我的日记了?
  这样可不行,绝对不能给她看,让她看到了,我藏私房钱的所有地点岂不是都要暴露了?!
  不过……好像不小心已经在什么时候暴露了?不至于吧,我那么谨慎的人,不可能的,不存在的,我的私房钱超稳。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我有写日记。
  那么我写了么,没有。
  所以我理直气壮。
  “想看就看,没!问!题!”
  “那你把日记拿出来。”本子娜冷笑一声。
  “很可惜,我根本没写日记的习惯。”我回以冷笑,想不到吧,我既然是这样的猴子,只要我不出招,你的移花接木就对我无效!
  “我不信,除非你将物品栏里所有的纸质物品全翻出来。”
  “说没有就是没有,翻出来给你看又……”
  “……”
  “……”
  我陷入了沉思。
  诸如禽兽公爵系列全套,女孩们的家书等等,到还没什么,问题是!
  阿琉斯全套!
  若是在这种时候翻出来让大家检阅,那可就是救世主兼魔王的社会性死亡大事件了。
  “对不起,我错了,是不应该偷看你的日记。”
  “啊,老老实实道歉了。”
  “难得一见的思考时间少于三秒的重大决定!”
  “物品栏里到底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越来越好奇了。”
  恶龙蕾娜和蒂亚一脸震惊,随即更加肆无忌惮的交头接耳起来。
  我说,那边那两位,过分了啊,劳烦咬耳朵的时候小声点!
  察觉到我的警告目光,小丫头若无其事的转移目光,小母龙则是回以挑衅眼神,但两人的行动却是一致,向本子娜靠拢,一左一右将她护着。
  “凡凡,偷看别人的日记的确不怎么好,还是女孩子的日记,就更不好了。”
  咻,咻咻,咻咻咻。
  “对对对,像你这种傻蛋,怎么可能理解得了少女心,活该被娜娜揍。”
  咻,咻咻,咻咻咻。
  这么摆着一张大义凛然嘴脸的两人,帮着好闺蜜出气的同时,眼神却根本不在我这边,而是频频向本子娜手中的日记瞄去,就好像是高明的击剑手,不断的出剑,收缩回防,前后腾挪,然后冷不防的迈出一大步,再次将手中的刺剑飞快探去。
  非要我用三个字形容眼中所见,那便是——塑料闺蜜情。
  这样的小动作没能瞒得过本子娜,她飞快将日记藏好,左右开弓,一人赏了一记手刀。
  “诶嘿嘿。”
  被看破的小丫头,企图萌混过关,小母龙的反应耿直一些,难为情的脸红了红,挠挠头,又有些不死心,嘴唇微颤,似乎想开门见山的直接提出分享日记的请求,但在关键时刻刹住车,硬生生忍住了。
  分享分享,自然是看完你的,就轮到自己了,很显然,这小母龙没打算跟本子娜彻底穿一条裤子,毫不保留,分享所有,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塑料的甜美气息。
  我得让她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革命友谊,虽然我们吵架,我们背刺,我们互撕,但我知道我们是好朋友。
  “我,我,我!”我高举着手,兴奋莫名:“她不行的,我们可以,我们来互通有无,分享秘密。”
  不就是社会性死亡的阿琉斯全套么,走你,日记给我,来啊,互相伤害,看看到底是你更鬼畜,还是我更变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