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一十三章 名侦探艾卡莱伊
  ****************************************************************************************
  “进去有好几个小时了吧。”
  门外,我们几个绕来绕去,都是闲不下的家伙,恨不得搓上几把麻将。
  看看蒂亚,再看看小母龙,最后是一脸恬静的白龙小姐姐,我思考了三秒,放弃了这个打算。
  毕竟起码有两个打不过,甚至可能一输三,我又不是钱多。
  想想真可气,明明麻将是我带来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了最菜的一个?如今大概也就只能找菲妮玩玩了,连水晶都赢不了,毕竟那货虽然菜,智商也低,架不住运气是真的好。
  都能投到巨龙的胎了,运气能不好么?
  话题扯开了,鉴于我们一个个贼心不死,本子娜果断决定一个人躲到房间里看笔记,并在房间里设下了各种隔绝魔法,这样防备着我们,就算眼睛往空气里长,恐怕也……
  或许可以试着用精神力窥探一下?不是我吹,以我现在的手段,恐怕本子娜还真发现不了。
  算了算了,偷窥少女的隐私终究不好,而且还有蒂亚她们在一旁,要是被发现了免不了一番被谴责。
  所以蒂亚你朝我做什么神秘手势?恶龙蕾娜你又是为什么在频频朝我眨眼?甚至连艾卡莱伊,都在露出鼓励的笑容!
  莫非这些人里面,竟然是身为魔王的我最正派?
  “啊啊,烦死了,你这笨蛋既然怕死,就少给我在这里像苍蝇一样绕来绕去。”恶龙蕾娜见我怂的一包,竟然不受怂恿,当下就不开心了。
  “你不怕死你上。”我超房门努了努嘴。
  “我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我和娜娜可是好朋友。”
  “你是她的好朋友,难道我就……”
  咦,我和本子娜好像的确不是朋友来着?充其量只不过是一点孽缘,也就是说……
  我目光缓缓落到房门上,酝酿着蠢蠢欲动。
  还是算了。
  这和是不是朋友没啥关系,关键是,这么做会死。
  我才不会上你这小母龙的当!
  “也不知道娜娜的日记里,会不会留有那段回忆。”同样焦急等待的蒂亚,自言自语了一句。
  “应该不会吧,被抹的那么干净,不可能会在这种浅显易见的地方留下手尾。”
  “难道我和凡凡就不是手尾吗?”
  “这个嘛……”
  的确,那位巫女小姐的想法着实让人想不透。
  “所以,凡凡不想知道吗?”
  “……”
  看着用蛊惑语气靠前上来,似乎想着智计不成就用美人计的小丫头,我无语了。
  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你们莫非真是塑料姐妹情?
  “我们这是在关心娜娜,关心娜娜而已。”小丫头振振有词,到底是从什么时候,从一个天真烂漫的元气公主,变成腹黑狡猾的元气公主。
  “等等,从刚才开始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只有你们知道也太狡猾了。”
  “啊,说起来……”
  我和蒂亚相视一眼,之前是因为奥莉薇雅在场,如果是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的话……或许可以说出来,甚至或许可以从艾卡莱伊这里得到一些作为旁观者的看法。
  简单来说,就是有疑似巫女一族的人在梦境里出现,很可能是这场梦境的幕后者,然后本子娜的相关记忆还被抹掉了,差不多就是这些,顺便,虽然已经有点晚了,我们也将整个梦境的经历简要提及了一遍。
  “有点后悔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早知道就不该让给你这笨蛋的。”这小母龙,听完以后一脸羡慕。
  “等等,我让你让我了吗?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要去,是你们满口道理硬让我去的,再说了,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美妙的经历,我巴不得让你上,让你见识一下那家伙的双重毒舌。”
  “那可不一定,只是针对你这笨蛋而已,要是我上的话,肯定能和三万年前的娜娜也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还无话不说呢,掏出你的日记交换一下先?
  “艾卡莱伊,你有什么想法吗?”不理会满口胡言的小母龙,目光落向沉思不语的白龙小姐姐身上,我问道。
  “想法是指?”
  “比如说那位疑似巫女一族的女士,到底为什么要封印本子娜的记忆,或者说,为什么只封印了本子娜的记忆?”
  “就算吴凡阁下你这么问我……”艾卡莱伊少见的露出少许困扰,一副“我也不是什么智慧通天的大贤能”的不安表情。
  不过想了想,她还是尝试着努力的回应我。
  “从目前仅有的线索来看,想要判断那位神秘女士的真正意图实在太难了,在这之前,有一个问题想要和吴凡阁下确认。”
  “什么问题?”
  “那位神秘女士出现后,会表现出特别的在意吴凡阁下吗?”
  “何止是特别在意,简直就是除了凡凡以外,眼睛里容不下其他人。”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蒂亚就夸大其词的说道。
  “等等。”我放下吐槽蒂亚,对白龙小姐姐露出惊讶眼神:“艾卡莱伊,你是怎么知道的?”
  艾卡莱伊这种精准而犀利的问法,甚至让我产生一种她也悄悄潜伏到梦里,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错觉,不然怎么可能连这种事情都猜出来。
  “毕竟吴凡阁下不是普通人,按照世面上的说法,那就是独一无二的救世主,命运之子,哪怕在梦境里面,如果对方真的如此神通广大,也应该能看出吴凡阁下的不凡之处。”
  “话是这么说……”这解释合情合理,但我始终不能完全释怀。
  事到如今,还要一个劲的强调自己就是凡人,身份地位命运和其他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别人叫自己一声救世主大魔王,还要生气纠正过来,那也太虚伪矫情了,但问题是,跟我一起去的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凡人呀,一个是赫拉迪克族的公主,另外一个身份更不得了,人鱼公主。
  蒂亚还好说,后者的话,哪怕是我升级成命运之子PLUS+RPO版,那身份地位也完全比不上呀,埃里雅可是堪比创世种族的继承者的存在,说白点就是龙王的女儿的跨界版,我拿头比?
  更何况,梦境的主人的身份也不得了,同样是赫拉迪克的公主,更兼有病弱天才这样的稀有属性,其天赋比蒂亚都强上不知多少倍,她要是能健健康康成长起来,强大起来,怕是亚瑟王的大陆第一强者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
  你说说看,那么多不凡的家伙在,那个巫女小姐怎么可能就唯独看上我了呢?是因为我和这一代红白公主关系比较……比较好?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好】这种字眼形容,反正是挺微妙的。
  姑且继续听白龙小姐姐分析下去吧。
  “如果是这样,或许能说得通,那位巫女小姐抹掉娜娜的记忆的理由,以及不顺手抹掉你们的记忆的理由。”
  “快说说看。”不仅是我,小母龙也好奇极了,身临其境到是挺快的,是因为头脑简单的缘故吗?
  “死!”
  我口吐白沫趴着继续听艾卡莱伊分析。
  “按照吴凡阁下的说法,既然她了解到了吴凡阁下和以后的巫女一族传承者有着密切关系,那么抹掉娜娜记忆的理由,可能是因为不想给自己的传承者,也就是现在的灵梦小姐增加麻烦。”
  “这话怎么说?”
  “笨死了,人偶图纸是通过巫女小姐的指引得到的,图纸又是间接导致赫拉迪克衰落的凶手,娜娜内疚的同时,难道对导致这一切的巫女小姐,就没有一丁点怨恨吗?这么一来,身为巫女一族继承者的灵梦,又将如何面对娜娜?”
  “好像有道理嚯。”我一拍手心,难得小母龙解释的如此浅显易懂,悟了悟了。
  “那我们呢?”
  “首先一个可能性,可能因为吴凡阁下受到天命眷顾的关系,她没办法抹掉你的记忆。”
  “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以她表现出来的能力。”
  “那就是第二种可能性了,她想将选择权交给吴凡阁下。”
  “选择权?”
  “抹掉娜娜的记忆,让她的继承者不至于为难,但吴凡阁下可以选择是否告诉娜娜。”
  “哈……这不是将难题踢到我脚下么?”
  “或许,她觉得吴凡阁下是灵梦小姐的好朋友,也是娜娜的好朋友,可以更灵活的处理,毕竟她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能预料到三万年后的具体情况,这么做虽然有推脱之嫌,但未尝不是一种明智之举,就是会让吴凡阁下头疼一些。”
  “何止是头疼一些,我都快哭了,艾卡莱伊你告诉我该怎么办,要不要把这段记忆告诉本子娜?”
  “不知道。”
  “你也要抛弃我吗?”
  “抱歉,但我认为这是只有您才能把握,才能处理的事情。”
  “以我的智商?”
  “以您的直觉,第六感。”
  “……“
  不是,等等,艾卡莱伊,你这么说难道是在否认我的智商以及第七感?
  “还有一点,吴凡阁下大可不必那么头疼。”
  “还有什么问题么?”
  “毕竟这个推论,是在线索少得可怜的情况下所得出,那位巫女小姐的真实意图和打算,未必就如我们猜的一样,所以最好还是……”
  “还是什么?”
  “最好还是和灵梦小姐商量一下,或许会得到更多的线索和答案。”
  我猛地一拍手心。
  瞧我这脑子,怎么偏偏就把正主给忘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