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一十四章 节操之交淡如水
  ****************************************************************************************
  找到了一条解决问题的崭新道路,瞧着艾卡莱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还想说点什么。
  “艾卡莱伊,你怎么了,还有什么我疏漏的地方吗?”
  “不……到是没什么,只不过……”
  “艾卡莱伊姐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这笨蛋脑筋笨死了,你指望他能领会过来,怕是期待笨肥龙哪天能做出好吃的更容易些。”
  这个吐槽就很妙了,如果被骂的人不是自己,我都想给恶龙蕾娜竖双份的大拇指。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希望吴凡阁下不要觉得僭越才好,其实我觉得,比起弄清楚那位巫女小姐抹掉记忆的意图,还有两个更加重要的问题。”
  “首先,为什么那位巫女小姐要给这份图纸,她这么做的目的是……好吧,其实目的应该不会太难猜,想必她应该不会看不出来,这份图纸会让赫拉迪克陷入何等的困境,这至少应该是她的目的之一,所以,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想让赫拉迪克族衰落……这样的目的吗?”我看了蒂亚一眼,她迅速领会了我这一眼饱含的诸多意思和感情,笑着冲我摇了摇头,回以让我心安的眼神。
  就算是那位巫女小姐导致了赫拉迪克族衰落,也不会怪罪现在的灵梦的。
  渡过了艰难的三万年岁月,又经历了困守的一千年,不断回想着过去辉煌的赫拉迪克人,其实比所有的旁观者都已经更加清楚赫拉迪克衰落的理由。
  假使那个时候的赫拉迪克不曾衰落,继续强盛下去,那赫拉迪克族这驾越发失控的马车,到底会将暗黑大陆拉至何处,谁也不敢断言,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将是远远比【赫拉迪克族衰落】更加可怕的事情。
  种族的衰落,是上帝给予的合理惩罚,这种理由已经深入每一个赫拉迪克人的内心,犯了错就要挨打,身为智慧的法师种族,没理由看不破这一点。
  如果说那位巫女小姐是导致赫拉迪克族衰落的真凶,那她也不过是受到了上帝的指引而已,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所以,蒂亚不会怨恨灵梦,也不会埋怨娜娜,甚至是对那位巫女小姐,也只是淡淡的……不能完全释怀而已,毕竟她不是圣人,不可能完全摒弃私心。
  所以,那位巫女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是在替天行道么?貌似遗世而独立的巫女一族,到底是以什么立场,什么身份看待暗黑大陆?
  这个问题,似乎已经直指巫女一族乃至幻想乡的本源,意识到这一点后,大家都沉默了。
  “第二个问题。”
  有强行转移话题之嫌的白龙小姐姐,深吸了一口气。
  “在第一点的基础上,以后该如何与灵梦小姐打交道。”
  “是指本子娜吗?”我有些精神恍惚。
  “不,我是指吴凡阁下。”
  “我?”
  “对。”
  “……”
  呃呃呃,这可真是个意想不到的问题,不过艾卡莱伊的担心也没错,经历过这一次事件以后,还能好好和那节操公主淡然自若的相处么?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要我说的话,做普通的朋友即可。”
  艾卡莱伊轻微叹了一口气,这种当着友人的面讨论与其他友人之间的关系的话题,对于任何人而言都相当难搞,一个不甚就会落得两头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普通么?
  斟酌着艾卡莱伊特地咬重的字眼,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不,收回刚才的话。”这时候,艾卡莱伊却忽然杀了一记回马枪,让我有些傻眼。
  “如何与灵梦小姐相处,按照吴凡阁下自己的想法做就好了。”
  “什……什么意思?”
  “忽然意识到,经常会被吴凡阁下不聪明的表现,而忽略了阁下的第六感其实相当厉害,我的建议完全是多余的,阁下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或是直接前进就好了。”
  第一次看到白龙小姐姐落棋悔子,撤回前言,让我有些措不及防,呆了好一会儿,才逐渐领会到她的用意。
  事实上,我并非现在才意识到巫女一族的神秘和强大之处,早在被节操公主顺手拎回暗黑大陆……不,或许是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开始,就有这种感觉。
  这或许是一个比巨龙族,比创世种族更加藏头露尾,深藏不露的家伙。
  如果是红白公主这家伙,就算对付七巨头,也应该是轻轻松松吧。
  纵使意识到这一点,我也从未将红白公主算入教廷山的战斗力,就像我从未指望小不点王能够支援我们一样,当然,两者还是有一些不同的,小不点王是想帮,但限于规则没法帮,红白公主呢?
  我觉得她是没这个义务。
  无论天使,恶魔,或是巨龙,多多少少和暗黑大陆都有些瓜葛,剪不断理还乱的错综复杂关系,使得即便是我们无所诉求,它们也会将手伸进来。
  三者不同的是,天使和恶魔早就没脸没皮,各种干预手段可谓明目张胆,毫不掩饰。巨龙族性格孤高,自持身份,觉得高人一等,不屑于在暗黑大陆这个臭泥潭里打滚,但无法脱离暗黑大陆独立存在的事实,使得最后时刻免不了真香定律,然而香来的太迟,没吃饱就被早有准备的同桌选手摁在饭碗里,屡屡吃瘪,屡教不改。
  不过这一次,巨龙似乎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虽然还是磨蹭了上万年,总算没等到最后一刻才境泽化,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巨龙一族支援。
  话题有些扯远,创世种族是这副鸟样,幻想乡不同,在我看来,它是真的能独立存在,不依赖于暗黑大陆一丁点,少了互相依存这层关系,别人自然也就没有义务要帮你,甚至明哲保身才是正确选项,省得将火引到幻想乡。
  因此,每一次的作战部署,我从未算上那节操公主,当然,她要帮我我也笑纳,又有谁会嫌手头上的工具人太多呢?
  以前如此,今后,也将会如此,我和红白公主之间确实是有那么一些的友谊要素,但和其他人不同,这份友谊,必须是自己剥下肩上的重担以后,以独立的,纯净的自我人格相处,才能维持。
  一旦沾染上了暗黑大陆的色彩,就会变得不纯——我知道自己实在没那个决心和定力,在面对暗黑大陆的生死危机一刻,面对女孩们遇到生命威胁,可以忍得住吼上一句雷公……哦不,是灵梦助我!
  艾卡莱伊刚才的一番话,大抵上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就这么保持下去就好了,巫女一族再神秘,再强大,和自己没啥关系,做个君子之交的朋友得了,其实这和巨龙一族的关系有些微妙相似。
  龙王再强大,也和我无关,我们仅有的助力,就只有眼前的恶龙蕾娜和艾卡莱伊而已。
  水晶?五色战队?
  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我坚决拒绝雇佣童工。
  除非它签下我手中这份福报PLUS+级的劳动派遣合同,每天只睡四个钟,让教廷山成为年轻人第一只买得起的股。
  咦,我好像还忘了什么?算了,想不起来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或人。
  “这个话题暂时到此为止吧,等我见了红白公主再说,话说回来,那家伙跑哪去了,有人知道吗?”
  “你这记忆,灵梦不是跟着我们一起来了吗?”恶龙蕾娜戳了戳我的额头。
  “我好像没看到她。”蒂亚摇了摇头。
  “我在龙之乐园见过一次,她在湖边喝茶,然后被潜伏在水里的琪露诺控制着湖水淹没冻结了。”艾卡莱伊爆出一条迥然不同的情报。
  还真是个神出鬼没的家伙,不过归纳以上情报,红白公主应该是在龙之乐园没错了,也说不准,天知道她的幻想乡入口能不能开到巨龙的老家,我估计是能,想要见到她,还是得随缘。
  就是这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本子娜出关了。
  咦,为什么我要用【出关】这种奇怪的字眼呢?
  或许是因为从此时的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气质,一种精神状态吧。
  乍一看只不过是显得神清气爽,意气风发,多看几眼,却是能从她的人偶之身里感受到正在沸腾着的生命力和灵魂波动。
  很是有一种神功大成之后出关立刻被一只鞋砸死的高人风范。
  不对呀,她就躲在房间里看了个日记,又不是绝世秘籍,怎么就神功大成了呢?照她这么说,看完禽兽公爵全套的我,岂不是已经荣登创世神了?
  百思不得其解,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太好了,看来娜娜已经解开心结了。”蒂亚到是没心没肺的很,看到本子娜状态正佳的模样,一脸真心替她高兴。
  “什……什么心结,没有的事。”前一秒还在神采飞扬的本子娜,瞬间有些慌乱,似乎畏缩了一下下,于是变回了我所熟悉的那个本子娜。
  搞不懂,完全搞不懂,这家伙短短几秒钟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瞧着我困惑的眼神,这人偶公主鼻尖微皱,冲我做了个鬼脸。
  “略,臭猴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