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一十五章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
  噫!
  本子娜这一举动,让我足足打了三秒钟的恶寒,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你说你好好一个恶婆娘,卖什么萌?
  等等,卖萌?
  这很不本子娜,据我说知,她唯一卖萌的手段就是拎着细剑直接朝我额头刺过来。
  莫非……
  回忆刚才的细微动作神态,竟能找到小人偶和萝莉公主的一丝影子,但说哪里像,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好像三种玩意凑一块,产生化学反应融合成了一种崭新的玩意。
  会卖萌的玩意。
  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本子娜!
  但不得不承认,确实挺萌,甚至让我产生了第一眼见到萝莉公主的那份感觉。
  怎么样都好,看起来她似乎没事了,顺利将那段回忆融合了。
  甚至由此诞生了一种船新的物种!
  “不是,你们说说理,她干嘛无缘无故要伤害我?”
  仿佛猛烈摇晃后开盖的可乐一般,额头喷着超大量血雾,我顾不得擦拭,手指本子娜,向其他女孩愤愤控诉。
  前言撤回,我刚才绝对是产生了严重的错觉,这是我认识的本子娜没错。
  “凡凡,也请务必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哦。”已经不爱我的蒂亚小丫头,再次发表不爱我的言论。
  但是!
  “也就是说,只要我不露出破绽,就不用反省对吧。”
  我确实有在好好反省,自己自言自语的习惯和把心事写在脸上的习惯,是得好好改一改了,是时候踏上喜怒不形于色的大人阶梯了。
  “理论上来说……大概。”小丫头到是诚实,对于我严重的曲解词义,不以为怒,几经思考后反而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神情复杂的肯定了这种邪道手段,但随即补充一句。
  “但是我觉得对凡凡来说很难。”
  开什么玩笑!
  我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严重羞辱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蒂亚产生如此巨大的误会?
  看来得让小丫头见识一下,我离大人,其实只差了一张……
  面具!
  带上不知道从哪里来大概又是拉尔那些家伙从奇怪的节日祭典里在奇怪的露天摊贩上跟奇怪的可疑商人买下的奇怪的纪念品怀着奇怪的不良心思送给奇怪的我的奇怪的邪神面具。
  总之是很怪。
  这样一来谁也看不见我的表情了。
  我昂首挺胸,大步流星的追上本子娜,将她拦下来,当着她的面竖起了中指,嘴唇颤动,猪突猛进的打出一记直球。
  本子娜是傻哔!!!
  凡人,你,还能再读我的心吗?
  “那个……凡凡,你戴的面具是半身面具哦,没有下半边的。”顿了顿,蒂亚有些不忍心的垂下眼帘。
  “然后就是,娜娜会读唇语。”
  前略,天国的奶奶。
  略略略略略。
  抛下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的某人不管,瞧着前面英姿焕发的那道身影,文静如艾卡莱伊,也忍不住抿嘴偷笑起来。
  “娜娜,很开心的样子。”她和蒂亚并肩走着,意有所指。
  “这不是很好吗?”蒂亚摇头晃脑,也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在装傻。
  “娜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艾卡莱伊没有放弃,继续深入话题。
  “这不是很好吗?”蒂亚摇头晃脑,继续装傻。
  瞧着赫拉迪克小公主油盐不进的样子,艾卡莱伊也不打算卖关子了,直接点题。
  “一副原来竟然是我先这样一来就不能算是抢终于或许可以理直气壮的出手的样子。”
  “嘘~~~别让娜娜听到了。”
  蒂亚脸上的傻笑终于HOLD不住了,连忙摆出噤声的手势。
  “抱歉,因为娜娜现在的模样太可爱了,就好像心仪已久的玩具终于找到理由去买于是迫不及待想要买回来的样子。”
  “是迫不及待想买回来但是又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喜欢这个玩具,这样的娜娜才对。”
  艾卡莱伊的犀利吐槽激发了蒂亚的斗志,她不甘人后,火力全开,若是走在前头的人偶公主听到这番对话,恐怕那四翼强者也难以打穿的身躯,立刻就会变得千疮百孔。
  这么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你们在聊些什么?”感受到一丝微妙被排挤的蕾奥娜,好奇的凑上去。
  “懂的都懂了,不懂的说了也不懂。”
  “哇!”
  面对忽然诈尸式出现并且勾肩搭背一副大佬教训萌新口吻的某人,蕾奥娜秉承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设,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了反应,重拳出击。
  “所以吴凡阁下看懂了吗?”看着身体完全镶嵌到墙里的某德鲁伊,艾卡莱伊好奇问道。
  “这还不简单。”说到这个我可来劲了,一瞬间就满血原地复活。
  “一定是因为顺利融合里所有的记忆。”
  “嗯嗯,然后呢。”
  “实力大增,所以高兴呗,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那一秒钟,以前的她只能刺出七百三十二,现在竟然能刺出一千以上。”
  我语气不屑,蛐蛐本子娜,实力提升了那么一丁点就开始得意忘形了,你离四翼还远着呢。
  “而且我还看出了一点。”推了推鼻梁,我表示前面的推断只是开胃菜,接下来的话才是真功夫。
  “根据我的长期观察,在蒂亚在场的情况下,这家伙会稍微收敛一下,平时是七百三十二,蒂亚在的话就只有五百左右了,而这一次,她没有收敛,没有顾及了,这说明了什么?碰友们,这究竟说明了什么?不用我多解释了吧!”
  紧握拳头,我奋起怒起:“这说明了,那人偶公主已经不把和蒂亚的友情当一回事,不再顾及我是蒂亚的丈夫,不打算给蒂亚面子了!”
  “哦。”蒂亚头一歪。
  “你哦个啥哦呀,这是大事件!反应太冷淡了吧!”
  “凡凡觉得我该露出什么样的反应比较好呢?”
  “伤心欲绝!愤怒不已!痛下决心!”
  “说的也是呢,也是到了该下定决心的时候了。”蒂亚摩挲着迷人可爱的小下巴,明明是按照我的剧本在走,但这股空虚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总感觉我们俩没在一个频道上。蒂亚我们真的还是夫妻吗?
  “你觉得呢?”忽悠蒂亚不成,我觉得恶龙蕾娜智商低点,或许有戏。
  “你觉得你说话不算话。”
  “我什么时候了我?”莫名其妙,这小母龙发什么神经,怎么话题一下子扯歪了?
  “你刚说了不用我多解释了吧,然后就擅自解释了一通,说的还不对。”
  “……”
  这话就挺扎心了,虽说是这么回事但你关注的地方明显不对,应该是更重要的地方才对,就好比你家的水管破了请师傅来修理,对方进门当头就是一句你家煤气瓶着火了。
  我它喵的也知道着火了呀,但我请你来修的是水管好不好!关煤气瓶什么事!让煤气瓶死一边去啦(踢)!
  “另外,我有两个问题。”刚噎了我一句还不够,恶龙蕾娜似乎打算乘胜追击。
  “首先,你有功夫去算娜娜刺了多少下为什么就不乘着这个功夫躲开呢?”
  “愚蠢。”我对这个问题不屑一顾:“得看气氛,看气氛懂不,有时候要是躲开了,下次会死的更惨,指不定这阴险恶毒的人偶会躲在哪个角落门后里给你一记撩阴脚。”
  头盖骨总比海绵体硬,这没毛病。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凡凡不觉得这个答案很卑微么?”蒂亚弱弱的举手问道。
  “我卑微都是谁害的!”
  “我觉得……是凡凡自己。”
  “……”
  “你可少点作死,别老是去招蜂引蝶吧。”小母龙也加入劝说行列。
  “男人的浪漫你们不懂。”
  “哇,凡凡一副明明你们说的有理让我无言以对但就是不服所以强行找个不明觉厉的理由蒙混过去的样子。”
  “死丫头最近你越来越放肆了,给我站住。”
  追逐打闹了一番,因为还在赫拉迪克族,我也不好太过分,很快扔下蒂亚和恶龙蕾娜勾肩搭背一把。
  “我说……蕾娜。”
  “第二个问题。”小母龙显然不打算给我发挥的机会,冷不丁的拾起了刚才的话题。
  “我想跟你商量点事,好吧好吧,你先说。”
  “额头被刺了两千几下,真的没问题吗?”
  “你这么一说……我的头好像确实有点……有一点……晕……”抹了一把额头,看看殷红一片的手心,我觉得情况似乎有点严重。
  “你刚刚想和我商量什么来着?”
  “哦,这事是这样的。”拿瓶药水随便抹一抹,我来精神了。
  “你能借我点石灰粉么?”
  蕾奥娜:???
  “我借你一拳行不行,不用还那种。”
  “别闹,我说真的,石灰粉。”
  “我看你是真的在胡闹,为什么我非得借你石灰粉?”
  “你连石灰粉都不肯借我?”我震惊了,这小母龙抠搜的,莫非也得到了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的真传?
  “咳咳,蕾娜,吴凡阁下说的应该是龙威。”这场鸡同鸭讲的对话,连白龙小姐姐都看不下去了,连声咳嗽提醒。
  “对对对,龙威,借我一用。”
  “我连石灰粉都不肯借你,你还想我借你龙威?”小母龙的表情更是震惊。
  “我们是龙骑士对吧。”
  “骑过……不对,爱过……不是,呸呸呸,我的意思是说,曾经有过这回事。”
  “曾经?”我没有理会恶龙蕾娜俏脸绯红娇羞慌忙纠正的可爱样子,禽兽公爵看多了就是会变成这样子的了,出口成黄,已经没法回头了。
  “我仔细想了想,我们还是散伙吧,省得你人前人后老是嚷嚷着我要这龙骑士有何用。”
  “不是,我也没跟别人说呀,我只是跟你这样说过而已。”
  “当着我面说不是更加过分吗?!”
  “我只是开开玩笑,怎么会没用呢,至少能骑不是吗?”
  “骑你妹!”
  你怎么知道的?!
  我差点吓的脱口而出,差点差点,还好我机智。
  “真不愿意借?”
  “你跟人借钱不用说清楚借钱的理由?”
  “我之前没说么?”
  “没说,鬼知道你口中的石灰粉是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艾卡莱伊,她摇了摇头。
  是哦,好像的确没说。
  “所以情况是这样的……”
  “也就是说你想暴打瓦尔特一顿,所以想跟我借点龙威对吧。”
  “也不单止是瓦尔特大叔吧,还有七巨头什么的……”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心虚的撇了白龙小姐姐一眼,当着她的面这么说,不会生气吧。
  并不会,艾卡莱伊眯着眼,挺高兴的样子。
  “那头笨肥龙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恶龙蕾娜小声嘀咕。
  “大概也是希望我们的龙骑士组合能够名副其实吧,不然以后孩子跟谁姓?”我难得一本正经的分析。
  “给我死!”娇羞=暴力,我早就看穿了这头小母龙。
  “话摆在这了,也是为了大义,给点吧,蕾娜大人,给点。”
  “不给。”
  “连一点都不给,你还是个人吗?!”
  “那还真是巧了。”
  “无论如何都不给?”
  “话也不能说死了,可以给点,但是,代价呢?”
  我歪头想了半晌,从物品栏里掏出一样东西,竖起大拇指爽朗一笑。
  Hot.dog!
  然后,再次看到了额头上的漫天剑光。
  倒下去的一瞬间,看到了本子娜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不是,出手的人怎么是你呀?!
  你也是禽兽公爵的受害者?
  我明明只是想玩个拳王梗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