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如我父亲在,你们敢如...
  耻辱!
  李悦是谁?身为堂堂李家新生代的天才人物之一,不管是在家族还是在整个吴州城,他都是同龄人中的娇娇子!
  别说一个三年多前人尽皆知的废物,就算是面对一个经验老道,天天在刀口上讨生活的佣兵,都足以一拳打死!
  他的脸色铁青,尤其是周围的指指点点,让这位大少爷心中仅存的一丝理智都随之崩塌!
  “李叶!你想死本少爷成全你!”
  灵武阶七重的恐怖气势在这一刻表露无遗!仅仅一声暴喝,就让酒楼上不少灵武阶三重以下之人,双耳如同受到了重击,鲜血狂流!
  感受到那一股远超自己的强大气势,李叶脸色微变,不过这种程度还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一次他仍旧是被轰退,但是比起刚才的狼狈,这一次他仅仅只是被轰退了十多步就止住了步伐!
  哗!
  这一次整个酒楼的气氛真正的爆发出来!众人无不一脸惊愕的望着那道瘦弱的背影,一些上了年纪的人甚至仿佛依稀看到了当年,那个风华绝代,引领整个吴州城,让无数人对其又爱又恨的男人的身影!
  “看来我之前还是太过于盲目自信了!灵武阶七重和六重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我暂时还不是灵武阶七重武修者的对手!”
  甩了甩手,手掌上传来的阵痛,让他切身体会到了灵武阶七重武修者的可怕!李悦应该没用全力,否则不可能只有这种程度,但却有着如此威力!
  “好!好!好!没想到李开念那个废物儿子,居然也有咸鱼翻身的一天!不过如果本少爷没看错的话,你虽然成功的凝聚出了自己的血魂,但是也就是灵武阶四重巅峰最多灵武阶五重的境界吧?如果你隐忍着等到这一次家族一年一度的比武,说不定还真能让那群老家伙眼前一亮,让你重回家族!可惜啊!可惜!”
  在李悦的眼中,透露着浓浓的杀机!显然是看到了李叶的表现,让他真正动了杀念!
  不过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纵然是李悦这种大家族子弟,也是不敢随便动手杀人。如果只是随便一个外来客或者是无关紧要之人就算了,可是李叶可不是什么普通人。
  李开念的儿子!就这个身份,足以让他不敢当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击杀!虽然这么多年来家族一直对李叶不闻不问,但也不会让外人看到李家自相残杀的画面。【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更别说当年李开念虽然树敌颇多,可是朋友也不少。这些人平时可能看不出,但是绝对不会允许李叶被人当众杀掉!
  “哼!就让你这个废物再多活一段日子,有的是机会收拾你!”
  心中闪过如此年头,李悦冷哼一声,可是就当众人以为就要落下帷幕时,却听到了边上传来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看来李兄还是看在同族情分上,手下留情了。可惜人家根本不给你任何面子,既然如此,李兄为何不让他知道,废物和天才的差距?反正这里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是这个废物挑衅李兄在先,就算是李兄到时候出手重了控制不住,也算不得私斗!这一点我和文浩兄可以为你作证!”
  宇文天华此刻也终于反应过来,自知刚才失态,不过他的反应也快,立刻弯腰抄起那把印着各种仕女图的纸扇,再次扮演着翩翩风流公子的一面。但是却在一边有意无意的再一次激将起来,“李兄,你可是我们吴州城闻名的天才之一,想必是不会弱了这番名头吧?”
  “当然了,如果李兄真的碍于同族关系不好出手教训,我与文浩兄倒是可以替你出手。”
  那边吴文浩也是冷笑着点了点头,“宇文兄说的没错。”
  “不用你们出手!这个废物我自己就能处理!”
  李悦可是天之骄子,哪里受得了这番激将,顿时大吼一声,眼神也微微泛红。刚刚压下的杀意再一次的被激发了起来。
  看到他这个表情,宇文天华和吴文浩顿时默契的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被激将法成功激怒的李悦,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一拳轰出,灵武阶七重的强大力量此刻毕露无遗!
  整个酒楼二楼直接坍塌了一小部分,同时外面街上的众人只听到嘭的一声,接着就看到整个吴州城最高档的酒楼德月楼整个二层垮了一小半,接着先后两道身影从其中飞跃而出。
  “怎么回事?那不是李家那位天才李悦少爷么?”
  一些人顿时认出了在整个吴州城都算是知名人物的李悦,此刻的他满脸杀气,表情狰狞。
  “你看,另外被李悦少爷追杀的,不是当年那个废物么?”
  也有人认出了李叶的身影,虽然不如李悦这么知名,可是三年多前的事情仍旧被不少人所知晓。尤其是李家废物的名头,可是整个吴州城连三岁小儿都知道的趣闻。
  “他们好像打起来了!快!去看看!”
  一前一后两道身影,直接从德月楼的二楼窜出,不过比起来李叶的样子多少有些狼狈。面对着追赶而来的李悦,眼中一丝猩红之色闪过,转身轰出一拳。
  “螳臂当车!”
  一声不屑的冷哼,李悦根本没把眼前曾经的废物放在眼里。哪怕此时当年那个废物咸鱼翻身,可以修炼了,但是比起他来,仍旧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轰!两人同时身躯朝着身后而退,顿时惊起一片人的惊呼声!
  “怎么可能?这李叶到底得到了什么奇遇?三年前还是一个什么都不能修炼的废物,怎么可能现在变得如此之强?!”
  从德月楼中,宇文天华和吴文浩两人也是跃出,刚才李家两兄弟的交手,当然也看到。正因为这样,他们的眼眸深处,透露着浓浓的不解。
  “宇文兄,看来这废物已经不同了!你说难道是……”
  吴文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不可能!”宇文天华仿佛和他想到了一起,但是顿时猛地摇头否定,“如果他回来了,焉有我们两家的存在?!”
  吴文浩仔细一想便觉得也对,也就不再说什么。只不过两人望向李叶的目光中,充满了一种似乎是惊惧般的神情。
  此时,因为德月楼的巨大声响,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
  吴州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数十万人的规模,对于城中最为出名的三个家族可谓是无比熟悉。
  此刻,看到其中一人正是三大家族之一李家的天才子弟李悦,立刻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等他们看到另外一人后,更是发觉事情非比寻常!
  被这么多人围观,李悦感觉自己的脸有些挂不住了!
  他可是灵武阶七重的高手!整个吴州城中,除了老一辈的人物,同龄人中鲜有敌手!他一直觉得是吴州城所有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现在却连一个当年的废物都解决不了,这如何让他脸放得下?
  “李叶!你不顾家规,公然袭击同族兄弟,甚至口出狂言,侮辱家族长老!简直畜生不如!念在你我同为李家子弟,我网开一面,只要你当着诸位父老乡亲的面,自废双臂,我饶你不死!否则,今日就算拼着让李开念叔父绝后的后果,我也要斩你于当场,以儆效尤!”
  朗朗之声从李悦的口中说出,仿佛他才是受害者,而李叶则是十恶不赦之徒。不明事理之人,纷纷用着异样的眼神扫向了另外一边。
  但是当时在酒楼中的一些人,则是面色古怪,却也没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李叶!我尊敬你的父亲,我的叔父!不过你太让人失望了,简直就是丢尽了叔父的脸!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自刎在众位父老乡亲面亲了!”
  不得不说这李悦不愧是在大家族长大,言语之间非常犀利,如果是当初那个李家废物少爷,或许只会怒的满脸通红却无言反驳,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人可以无耻,但无耻到这种境地,还真是少见!”
  一声嘲讽从李叶口中吐出,随后在李悦脸色铁青的注视下,冷笑一声,“李悦,如果我父亲如今还在吴州城,你还敢在这里,说出这种话不?!”
  一句话,顿时让场面陷入了寂静。
  如果李开念还在吴州城?
  李悦不回答,如果李开念还在,别说他如此对待李叶,不反过来凑过去摇尾乞怜都不错了!甚至不仅仅是他,整个李家,都要围着那个男人身后转!那个男人,足以让整个吴州城为他而改变一切!
  而身为那个人的儿子,可以想象谁敢做出稍微不敬的举动?
  这一点,不管是李悦,甚至是宇文天华和吴文浩,还是在场众人,都无法否认这一点。
  “哼!伶牙俐齿!可惜你父亲一代人杰,却生了你这么一个废物儿子!今日不管如何,我就代叔父和家族,好好的教训一下你这个不成器的不孝子弟!”
  一股阴冷之气在李悦的手掌上汇聚,刹那间双掌就被一层冰霜所覆盖!
  “玄阴掌!是李家的黄阶高级战技玄阴掌!”众人纷纷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