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现在我有资格了吧?
  “李黄然!不是让你暗中照顾好悦儿的么!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一声怒喝,却看到在外面呼风唤雨的李家三爷,唯唯诺诺的低着头,不敢回答。()
  “回答老夫!说!是谁!到底是谁下的手!?”
  如同实质般的恐怖气息,直接让灵武阶八重巅峰的李家三爷穿不过气来。
  “是宇文家!?还是吴家?是谁有胆子,对老夫的乖孙儿动手!老夫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如同咆哮一般,李道奎全身散发着令人颤抖的气息。灵武阶九重巅峰!李道奎在整个吴州城内,都是数得上号的强者。甚至有人传闻,他乃是十年内,最有可能突破灵武阶,踏上先天,成为一名王阶高手!
  当然,这不过是猜测,灵武阶九重巅峰虽然距离先天只有一步之遥,可是就这么一步,却卡死了多少人在这个境界上。
  “大伯,不是宇文家和吴家的人动的手。”
  “不是?”
  李道奎那双苍老却并不浑浊的眼眸中,一道寒芒乍现,“你说不是他们两家的人?李黄然!你当老夫是三岁小儿不成!整个吴州城,除了那两家的人,还有谁能够把悦儿打成这样?难道你要和老夫说,是几个下贱的佣兵下的手么?而且是在你的面前?!啊!”
  嘭!
  坚硬如铁的檀木椅,直接被李道奎一掌拍断了扶手,可见他此刻到底有多么愤怒。
  “是……”
  就在李黄然想要开口说出是谁时,传来一道虚弱却无比恨意的声音。
  “李叶!”
  只看见地上担架上,李悦悠悠转醒,眼中充满了仇恨和怨毒,“是李叶那个小杂种爷爷!是他!是他把孙儿打成这样的!爷爷!你一定要替我报仇,把那个小杂种千刀万剐!”
  “你说谁?”
  李道奎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他老了?耳背了?
  “大伯,悦儿是被李叶那个小畜生打伤的!”
  说起李叶,李黄然眼眸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低沉的声音从他嘴中传出。
  “李叶?哪一个李叶?”
  明显身为家族大长老,在整个吴州城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的李道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他沉声说道,“那个废物?那个人的儿子?”
  看到李黄然的点头,尤其是自己孙儿眼中的怨毒,这一刻,在李家有着莫大权利,仅次于族长,在族长失踪这么多年几乎把持了全部权利的李道奎,一瞬间如同石化一般。【】
  三天后,距离年关也就只剩下两天时间。
  血魂大陆很多传统,李叶发现与地球上很相似。就像是这年关,如同过年一般,是一年一度亲人欢聚一堂的大节日。
  当然,在吴州城,年关最热闹的莫过于三大家族各自的年轻人一年一度的比武。
  陆陆续续,有一些出门在外历练的家族子弟赶了回来。都想要在这一次年关比武中,崭露头角,得到家族的重视。
  “果然就知道你小子不会安分,不过到时候如果师妹怪罪起来,你可以帮我说说好话!”
  李叶的伤,几乎在两天不到的时间,就彻底痊愈了。这个速度甚至让萧青都大吃一惊,要知道他可是什么疗伤药都没有啃过。
  这不,伤刚好,直接开始准备前往李家的事情。
  而这几天,萧青也是赖着脸皮住在了李叶的家中。美其名曰保护他,但是时不时的都会和芸姨套着近乎。可惜郎有情妾无意,在芸姨的眼中,萧青就是一个晚辈。
  “如果你答应我,不再打我芸姨注意,我可以考虑一下。”
  对于萧青的鬼心思,李叶心知肚明。此刻一听,顿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然,我就和小妮子说,是你蛊惑我去的。”
  “你丫太狠了!够狠!”
  萧青翻了翻白眼,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你和那个美人儿姐姐真有一腿,否则干嘛老是妨碍我寻找自己的幸福?就知道拿师妹来压我!”
  萧青也是看得开的人,甚至李叶很怀疑他是否真的如同他说的那样,对芸姨一见钟情。至少,李叶看不透他。
  不过有一点是知道的,李雅婷在玄天宗地位很高,这萧青显然是有些怕自己这个师妹的。
  突然,萧青一拳对着李叶轰出。
  而李叶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招,也是反映神速的转身一拳!
  砰!
  两人各自后退,只不过李叶整整退了十多步,地面被他踩出了十数个脚印。
  “好家伙,你小子到底是什么变态?怎么这才三天,不见伤势痊愈,还实力大进了?”
  萧青同样后退了三步,别小看这三步!他乃是灵武阶八重的强者,虽然比起李黄然那种老牌的灵武阶八重弱了一些,但是寻常灵武阶七重以下的人,直接被他一拳就能震成内伤。
  李叶却仅仅退了十多步,足以让人吃惊。
  “刚才几分力?”
  “不到六分!”萧青咧嘴一笑。
  “我五分!”
  留下这么一句话,李叶直接踏出了家门。年关家族的比武,在等着他。
  “艹!变态!果然是两兄妹,都是变态!”
  咂了咂嘴,萧青嘿嘿笑了起来,也没多话,跟了上去。
  灵武阶四重!
  这就是三天下来,萧白怜最大的收获!
  不仅与李悦交手时受的伤痊愈,更是一举突破,从灵武阶三重跨入到了灵武阶四重,并且境界彻底巩固到了巅峰。
  “现在的我,再一次面对李悦绝对不会和三天前那样,必须靠着幻术才能战胜了!”
  灵武阶四重巅峰,足以让他轻易战胜任何灵武阶七重以下之人!哪怕是遇到灵武阶七重的对手,他也有自信,保持不败!
  与萧青对的那一拳,正是他证明的一种方式!
  很快,李家的大门近在咫尺。作为整个吴州城最大的家族,李家的大门无比的豪气,足以让三驾马车并排进入。
  此时,可以看到不少年轻人,陆陆续续的朝着里面进去。
  这些人最小的大概十四五岁,最大的不超过二十岁。
  “这些,都是李家这么多年来,发展出来的族人。”
  谁也不知道李家到底有多少人,但是他却知道,真正有资格留在家族收到培养的,不会超过千人!其中年轻一辈中,只有每一年比武的前一百人,才有资格留在家族,接受最好的培养,修炼最好的战技!
  其他的,全部都只能自己在外面谋生,等待下一年再有机会挑战!
  不得不说这种方式很残酷,毫无任何亲情可言。可是某种程度上说,正是因为这样的残酷淘汰,让偌大的家族延续至今,一代比一代强!
  “站住!”
  突然,正当李叶想要随着众多人一起进入,却被人拦了下来。
  “为什么拦我?”
  是门口两个护卫,他们并非是李家之人,而是类似于雇佣的家仆。此时一人正用着嘲弄的眼神看了过来,戏谑的说道,“哟,老子没看错吧?这不是我们高贵的三少爷么?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另外一人也是嘿嘿笑了起来,直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看,那不是三年前那个废物么?他怎么来了?”
  “是啊,真是他!难道他也想要参加家族这一次的年关考核比武?”
  “别逗我笑了,就他?如果不是有个好老子,十几年前就被赶出门了!如今还有脸光明正大的回来!”
  李家废物的大名,连一些旁系子弟都知晓。毕竟李叶的身份有些特殊,不想受人关注都难。
  对于周围的指指点点,李叶并不以为意,平静的看着拦着自己不让进的两个护卫,开口说道,“让开!”
  “哟!大家听到了么?三少爷说让我们让开!好威风哦!吓的小人心肝扑通扑通直跳!”
  “哈哈哈!”
  顿时引起了一阵哄笑声,不仅仅是这两个护卫,就连一些准备回家族挑战的旁系子弟,也停下了脚步,准备看好戏。
  大笑了几声后,只听见那个护卫突然露出了一脸鄙夷,呸了一声,“什么玩意!还真当你自己是尊贵的三少爷了不成?一个废物而已,竟然也敢对着哥俩大呼小叫!反了你了!识相点快滚!否则打断你的双腿!”
  李叶深深吸了口气,眼前不过是两个李家雇佣的家仆,竟然也敢对他如此。为何?很显然是因为当初他废物之名,被赶出家门!
  也是因为李开念失踪很多年!他这个儿子,无人问津!
  怨谁?李开念这个不负责的父亲?还是他这曾经根本无法修炼的身体?或者家族的冷漠?
  “还不快滚!?”
  耳边传来一道道冷笑和指指点点的目光,李叶的眼眸中仍旧保持着平静,看了拦在自己面前的两个护卫,作为吴州城第一家族的看门狗,这两人实力倒也有灵武阶二重,对付普通人是绝对够了。
  “其他人能进,为何拦我?”
  “为什么?哈哈哈!”
  两人大笑,李叶指的正是那些旁系子弟,人人能进,只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可是却只拦住了他!
  “看来我们的三少爷不仅仅只是废物,还是一个傻子!”
  只听见另外一人冷笑一声,随后一脸鄙夷,“你不过就是一个不能修炼,比普通人还弱小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进去!”
  砰!砰!
  话音刚落,众人眼前一花,随后惊人的一幕展现在眼前!那两个护卫直接半截身体,插在了大门上,翻着白眼不知死活!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一道声音传出,随后李叶直接越过了众人,踏入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