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四爷回归
  整个李家门口,一片寂静!
  众人的目光,都在那两个护卫身上。()
  “没死!只是晕过去了。”
  有人上前查看,看到没有死人顿时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们虽然体内流淌着李家的血脉,可是万一在他们面前死了两个李家宗家的家仆,他们绝对逃不了干系。
  “发生了什么事情!何事让你们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一声冷喝,随后只看见一名四十岁左右,虎背熊腰的中年汉子出现在众人面前。首先一双鹰一般的眼眸不善的扫了一眼众人,随后看到那两个昏迷半截身体卡在大门上的家仆,立刻泛起了一丝异样的神采。
  “谁做的?!”
  众人只感觉一股窒息的压力扑面而来,几个仅仅只有灵武阶三重境界的人甚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四……四爷。”
  四爷!来人竟然是李家四爷!**!
  很快,就有人上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之后,**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随意的点了点头,吩咐了身边一个家仆处理一下就转身进去了。
  “刚才那不是四爷么?传闻他可是现在家族除了太上大长老外,家族最强之人!甚至如今刚满四十岁,就已经灵武阶大圆满!随时可能突破先天!到时候我李家又会多出一名先天王阶高手!整个吴州城莫敢不从啊!”
  一些还未进门的旁系子弟纷纷低声交谈,从刚才李叶强势踏入家门那件事情当中,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四爷,你看刚才那事?”
  此时,**一路朝着这一次家族年关比武所在地而去。在他身边,一名家仆脸带忧色,欲言又止。
  “没想到啊,这几年在外面没有回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过不愧是二哥的儿子,就算一时沉寂最后也会一鸣惊人!不过,哼!”
  突然,**冷哼一声,身边家仆如同感觉一声响雷,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
  “那些老家伙,二哥不过就是追寻更高的武道境界,他们竟然如此对待他的儿子!简直鼠目寸光!如果二哥回来知道后,他们难道还以为以二哥的脾气,他们有好日子可过?”
  显然,这位李家四爷,竟然与其余李家之人不同,对于李叶仿佛当做了亲人。同时他口中的二哥,显然也是李叶的父亲,曾经李家的族长,李开念!
  对于身边这位爷的脾气,李忠也是早就习以为常,毕竟跟随了这么多年,同时他也知道,为何这位在整个家族当今,地位举足轻重的四爷,会对那个废物这么关爱。()
  一切都是因为李家四爷,与李开念,而是一母同胞!与三爷和当今代理治理家族的大爷不同,他们两个可是嫡亲兄弟!
  “四爷,既然三少爷今日这番举动,应该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爷您还是静观其变,关键时刻再出手不迟。”
  知道自己这位爷的性格,李忠不由的提醒了一句。
  “李忠,就如你所言!不过他们再敢欺负叶儿那小家伙,就算拼着这条老命不要,老子都要闹他一闹!”
  “爷说的是,三少爷可是那位的儿子,当然不能任人欺负!”
  低头应是,李忠眼中也是划过一道冷芒!他虽然并非李家真正的族人,可是从小在李家身为家仆长大,最后跟随了**,这些年**并非亏待过他!有什么资源也会给他修炼,如今也是有着灵武阶八重的强大实力!不过真正知道的人并不多,否则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走!去看看这几年不在,族里那些小家伙们,到底有多少长进!”
  一时间,整个李家都传出了两个惊人的消息。
  “听说了么?那个废物回来了!而且还打伤了两个门口的家仆!”
  “真的假的?你是说那个废物?可是他不是连普通人都不如?门口那两个蠢货虽然弱,可是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还是没问题的吧?难道是故意放水?”
  这个消息很快传出,传到了一些人的耳中。
  嘭!
  在一处院中,李悦的伤势早就在家族的灵丹妙药中,回复如此。不过此刻他一脸怨毒,脸色铁青。
  “那个废物!竟然还有胆子出现!”
  “悦儿!”
  听到这一声苍老却带威严的声音,李悦顿时从暴跳如雷的猛兽,转变成乖巧的家猫。转身立刻换上了纯真的笑容,“爷爷,您来了?”
  出现之人当然就是李家如今权力颇大,几乎一手遮天的大长老李道奎。
  “那小子已经来了,看来如同小三子说的,这小子想要在这一次年关比武上,证明自己。”
  能够称呼李黄然为小三子的,也就是李道奎这位不管是辈分还是族内地位不菲的老人了,不过却听到他冷哼一声,“想法是不错,不过他真的以为他和他父亲那样?不过就是刚刚从废物上脱离,有了一点本事,就真的把自己当成是个人物了!”
  “爷爷,既然那小子敢大摇大摆的出来,不如……”
  李悦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意思显而易见。
  可惜李道奎却摇了摇头,“悦儿,你还是太年轻了。要解决掉一个人,杀了他并非是最好的手段。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比杀了他更加让他绝望!而且就算要杀了那小子,现在夜不能动手!这个家族,可不是你爷爷一个人说了算,当年为了把他赶出去,爷爷可是费了一番功夫。一些老家伙到现在为止,都颇有微词。”
  “哼!那些老不死的,不就是担心那个人回来找他们算账么!真不明白他们,一个失踪了十几年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说不定早就客死异乡了!再说等过几年,爷爷你和父亲双双突破进入先天,到时会就算那个人回来,又有什么用!整个李家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听闻此言,李道奎老脸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谁都知道,如今整个李家,有望突破先天成为王阶强者的,只有三个人。其中两个正是李悦面前这位大长老,和他的儿子,李家如今的代理族长,李悦的亲生父亲!
  先天王阶,那可顿时身份不同了!可以说,他们一切都是为了那一步!
  “大伯!”
  突然,李黄然从外面进来,神色有些不对劲。
  “小三子?什么事让你如此慌张?”
  “四弟回来了。”
  一句话,让李道奎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四叔?他怎么回来了?”
  而李悦这位家族炙手可热的天才,则是如同听到了猫叫的老鼠一般,缩了缩脖子。
  “哼!回来又如何!就他一人,不足为虑!这个家,早就不是他们兄弟两人的天下了!”
  “大伯说的是。”
  冷哼一声,可是李悦却发现,自己爷爷和三叔的脸上,多少带着一些凝重,显然**的回归,并不如他们口中说的那么轻松。
  “悦儿!这一次的年关比武,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放心爷爷!孙儿知道如何做!到时候定然会夺得族内第一,让太上大长老另眼相看!甚至一举夺得今年三大家族联合比武的冠军!”
  拍了拍胸脯,李悦脸上洋溢着自信,一扫几日前的阴郁。
  而此时,在李家的一处巨大的演武场上,则是汇聚了至少数千人在这里。这些都是李家这么多年来繁衍的子孙,虽然超过九成都是离开家族几代人了。
  可是并不妨碍他们每年这个时候回来,一个是祭拜祖先,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则是比武!谁能表现更好,进入前一百人,就能留在宗家,受到最好的培养!
  李叶赫然就在人群中,此时并无多少人注意到他。
  毕竟数千人,大部分人甚至都从未听说过他这个废物。或者只听闻,未见其人也有不少人。
  “安静!”
  突然一道声音如同一声惊雷,在众人耳边响起。
  随后看到一名颇有仙骨道风的中年男子,飘然落在了演武场的中央。
  “今年的比试,会由我来担任。”
  此人声音不大,但是却能够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楚。一下子就显现出了不弱的修为,毕竟在场数千人,想要如此轻描淡写的吧声音传达到每个人,可是需要一定功力的。
  “是六爷!没想到今年是他主持!太好了!”
  李叶顿时听到周围有人窃喜,原来台上的中年男子,乃是李家二代中的老六,人称六爷。为何有人惊喜,是因为传闻这位六爷脾气和善,从不为难晚辈,哪怕是旁系子弟。
  “白痴,就你那个实力,不管是不是六爷主持,你都没任何希望。甚至这第一轮能否通过都是个问题!”
  突然有人冷哼不屑道,李叶看去,是一名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不过脸色冷傲,不可一世。
  “你!”之前那人脸色一变,可是看到是谁后,顿时不敢作声了。
  而其余人也发现了这名冷傲少年,立刻窃窃私语。
  “那不是宗家的李轩少爷么?听说今年才十六岁,已经突破灵武阶六重境界,在整个宗家都是排的上号的天才呢!”
  “可不是吗,看看人家,简直没得比。我们拼死拼活,如今才勉强过了灵武阶三重,这就是差距啊。”
  听到那些窃窃私语,李轩脸上的傲气更浓,眼睛朝天,仿佛不屑和这些乡巴佬为伍。
  只有李叶,眼中一丝锋芒闪过。李轩!李黄然之子!同时也是当年最喜欢欺辱他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