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一轮
  李家一年一度年关比武,是众多李家子弟表现自己的最大一个机会。【】
  谁更有天赋,谁就更能受到家族的器重!不说荣华富贵,但至少一旦留在家族之中,得到了的修炼资源将会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无数李家旁系子弟蜂拥而来,就为了那僧多粥少的机会。
  “谁先来!”
  演舞台上,被人称之为六爷的中年男子朗声喊道。同时几名孔武有力的家仆,把一座三米多高两米多宽的巨大黑曜石搬了出来。
  黑曜石!血魂大陆中一种特殊的石材,硬比金刚!哪怕是百练之钢都无法和它相比,纵然是灵武阶九重大圆满的强者,也无法毁去!
  这也是血魂大陆上,很多家族和宗门势力,用来检测门下弟子实力进步的一个重要工具。
  “老规矩,谁能在黑曜石上,留下一个掌印,就算通过第一关测试!”
  如此大的黑曜石,至少也价值十数万金币!不过财大气粗的李家,直接把它作为测试族内后辈子弟的工具,而不是拿去打造神兵利器。
  “我来!”
  声音刚落,就有一名十**岁,身材壮硕的青年从人群中跃起,直接落到了演舞台上。
  “报上名来。”看到来人,李六爷点了点头,眼眸古井无波,拿出了一本小册子。
  李叶仔细看去,那乃是一本李家族谱,几乎可以说九成以上的族人,都会被记载在上面。
  “李钟!刚过十八岁生日!”
  此青年说话声铿锵有力,虽然长相粗狂,但是气度到时不凡。看到他的表现,李六爷微微认可的点了点头,说道,“第一关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去吧。”
  显然,家族中不少人并非第一次参加这种盛会,而往年他们的表现,也会记录在案。
  “六爷谬赞!愧不敢当!”
  李钟闪过一丝喜色,能让李六爷记在心中,哪怕只是从本子上看到,那也是一种荣誉!
  没看见底下不少人纷纷露出艳羡之色?
  “喝!”
  只看见这李钟猛吸一口气,随后一拳直捣黄龙,轰在了那巨大的黑曜石上。
  此时李叶才看清楚,那巨大的黑曜石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掌印拳印,显然是历年来无数测试的人留下的。()
  咚!
  李钟收手,随后众人看到在上面,出现了一个浅浅的拳印,不深,也就是浅浅的一层,估摸着一毫米多一点的深度。
  “这黑曜石好硬度!”
  李叶心中约莫的知道了大体的情况,这李钟刚才瞬间爆发的气势并不弱,大概有着灵武阶四重初入的力量,却只是在黑曜石上留下这么一个浅浅的印子。
  “恩,不错,比起去年提升了一个境界,先去那边候着。”
  李六爷点了点头,表情不变,让李钟多少有些失望。刚才可是鼓足了全力啊!居然只是这种反应,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静静的走到演舞台一边,同时脸上露出一丝骄傲,扫视着下面的其他人。
  “这李钟去年才灵武阶三重,没想到一年间提升了一个境界,看来这一次有望冲击一下家族前五百之列!”
  身边顿时有人议论纷纷,看来这李钟也并非寻常旁系子弟,认识他的人很多。
  “下一个!”
  李六爷还是那一张看不出喜怒哀乐的表情,随后一个个人上台,有些人成功的在黑曜石上留下印子,有些则是失败了。
  看了十多个人后,李叶大概知道了其中的门道。
  “看来唯有至少灵武阶三重的力量,才能在上面留下一个印子。”
  也就是说,就这第一轮,就直接淘汰了所有境界在灵武阶三重以下之人!可谓是非常残酷,按照李叶扫荡周围数千人来的结果,第一轮至少有七成的人将会被淘汰!
  很快,已经有数百人上去尝试,但是真正通过的,仅仅不到三十人!
  这个结果在情理之中,虽然李家子弟众多,而且祖上都是同一人。可是旁系子弟修炼资源本就无法和宗家相比,加上血脉渐渐稀释单薄,很多与常人无异。
  能够在十六岁左右凝聚出自己的血魂,开始修炼跨入灵武阶一重,其实本就是相当不错了。
  而李家每年一次的比武,只限定于满十四周岁和二十周岁以下之人!
  “李艳艳!十七岁!”
  一名少女跃上演舞台,清脆动人的声音如同黄莺,让人不由的多看了几分。是一名娇俏的少女,虽然并不算得上绝美,但自由一股青春动人的英气。而且在在场大部分都是男子的人群中,显得要格外醒目。
  看到是个女子,李叶也是有些惊讶。
  虽然血魂大陆人人尚武,可是男子先天就比女子强,这从李家数千子弟中,女子占了不到一成就看得出来。
  而之前也有几名女子上台,却无奈没一个成功在黑曜石上留下印子。
  “不错。”
  李六爷看着眼前的少女,竟然露出了一丝浅笑,虽然一闪而逝,可也被有心人看到。其中就包括李叶,明显者李六爷对眼前少女颇为赞赏。
  一声娇叱,只看见少女一掌劈出,竟然伴随着一阵火热的气息。
  “战技!”
  底下有人惊呼!这分明就是施展了战技!
  李叶也是心中一动,这是至今为止,第一个施展战技之人,要知道哪怕是最弱的战技,也能提升一部分威力,而此时这名为李艳艳的少女手中的战技,分明不像是黄阶低级战技!
  这就是为何众人惊呼的地方,黄阶中级战技,旁系中可没几个人拥有!也就是宗家才会有一些!这李艳艳分明是旁系之人的女儿,为何会这种战技?
  果然,动用了战技后,李艳艳直接在黑曜石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掌印,差不多是之前所有人中最深的!大概有一厘米不到的厚度,算的上是今日最为出色的成绩。
  而她也是骄傲的扬起了雪白的脖子,傲然扫视所有人。
  “哼!不过就是靠着卖弄姿色换取的战技,有什么好骄傲的!”
  不知道谁在底下不屑的冷哼一声,顿时让李艳艳脸色冷了下来。
  “谁?!站出来!”
  那个人的声音不大,却也让不少人听见。而随后,在一阵窃窃私语中,李叶也是知道,这李艳艳虽然出身一般,父亲乃是与宗家隔了四五代的边缘旁系,可是稍有几分姿色,勾搭上了宗家一位少爷,靠着几分姿色获得了不少好处,包括刚才施展的战技!
  至于是哪位宗家少爷,李叶正好看到那边李轩一脸铁青的表情,顿时明白了过来。
  心中冷笑,这就是现实,不仅仅是李家,其他家族基本也都是如此。旁系子弟想要出头,除非有妖孽般的天赋,否则很少有机会。而一些女子则是依靠自身的姿色,勾引宗家的少爷来达到目的。反正隔了这么多代,早就不存在近亲一说。甚至在这个血魂大陆,还保持着地球古代的传统,亲上加亲,表兄妹堂姐弟结婚的非常普遍。
  “自己做得出来,难道别人说不得么?可笑!可耻!”
  还是刚才那个声音,众人此刻才看到,乃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清秀的脸庞上,透露着浓浓的鄙夷。
  “嘿,那不是李二狗么?听说本来和这李艳艳乃是自小青梅竹马,有过婚约,没想到那李艳艳绑上了宗家的一位少爷,直接甩了他。现在肯定是对着李艳艳恨之入骨!听说李艳艳给他戴了绿帽后,连他的一双老父母都怒极攻心,撒手人间了呢。”
  周围议论声不止,李叶也是听在耳内。对于这种事情,他不觉得李艳艳做错了什么,也不觉得那李二狗有错,一切只能怪这个世界的残酷!
  “李二狗!你狗血喷人!”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
  气氛一下子微妙起来,就在这时,李六爷终于有了反应。
  “够了!”
  顿时两人不敢作声,但是互相仇视的望着对方。
  当然,李艳艳第一轮毫无悬念的通过,不过她也就是灵武阶四重巅峰,比起之前几个人没强多少,靠着一手战技,算是惊艳了一把。
  随后,那李二狗也是上台,同样表现出不弱的实力,在黑曜石上留下了一个掌印。不过他并未用战技,同时比起李艳艳弱了一筹,只有灵武阶四重初入的境界。
  整整半天,超过千人上台尝试,更多的人则是放弃了打算,这些人大多都是灵武阶三重以下的,在有人以灵武阶二重巅峰却丝毫无法在黑曜石上留下任何印子后,他们便不再打算露丑,而是甘愿充当观众。
  “下一个!”李六爷仍旧是一脸平静,朗声喊道。
  “我来!”
  一把清脆的童音响起,接着就看到一名孩童踏上了演舞台,看上去竟然就十岁左右。
  “胡闹!”
  看到上台之人,李六爷第一次板脸,呵斥起来。
  “爹,我也想要试一试!”
  原来这小男孩,正是李六爷的儿子,梳着朝天辫,天真可爱,却透露着一丝倔强。
  “下去!别胡闹!”
  李六爷眼中闪过一丝溺爱,但还是摇了摇头。家族规定,唯有满十四周岁才能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