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斥候立奇功(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李石头是一个苛求完美的人,对于行军打仗的细节把控的十分严格。
  一天行军多少里,扎营在什么地方,优势时怎么压制,劣势时怎么抵抗寻求翻盘都有一套自己独特的理解。
  从扬州到常州青云岗是必经之路。
  李石头提前了解到青云岗地形险要易守难攻最易设伏,故而第一时间选择派出哨兵进行侦查。
  在弄清楚前方的情况之前李石头选择按兵不动。
  不冒进就不会犯错,明军是优势极大的一方没有必要犯这种愚蠢的错误在阴沟里翻船。
  李石头了解到还会有一支军队从侧翼进攻常州,大概是从应天府来的。
  虽然有了暗中较量的意味,但李石头却不想因为这个原因慌了阵脚。
  若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管不顾的冲上前去,真出了问题反倒不美了。
  安安稳稳的拿下常州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前提下自然是他得到的功劳越高越好。
  天色渐暗,明军扎营的地方在青云岗山脚之下,又临河属于最适合扎营的地方。
  这样即便敌军选用火攻明军也全无畏惧可以轻易化解。
  至于其他的夜袭策略就更不用说了。
  按下这些且不提,却说李石头刚刚准备用晚饭亲兵便前来禀报说散出去的斥候都回来了。
  李石头大喜连忙命人把斥候队的把总叫了进来。
  斥候队的把总叫何霸天,是李石头十分欣赏的年轻人。
  要说起来一军之中最有前途的除了亲兵之外就要属斥候兵了。
  因为斥候往往能够探听到重要的情报故而十分容易升迁。但是收益和风险也是呈正比的,做斥候往往十分凶险。因为要近距离接触敌军,被敌军抓获的风险很大。
  一旦落入敌手严刑拷打自不必说,多半不能活命。
  这个何霸天身材魁梧却不失灵活性,故而每次都能很好的完成李石头交给他的任务。
  李石头是很欣赏何霸天的,若是存了私心完全可以把何霸天调到自己身边亲兵营来听用。
  但这样一来斥候队就少了一个出色的把总,李石头于心有愧啊。
  很快何霸天便被带到营帐内,他双手抱拳道“卑职李拜见将军。”
  李石头脸上满是笑意,和声道“何把总辛苦了,这次可探听到了鞑子的情报?”
  何霸天点了点头道“托李将军的福,末将潜入山谷之中,发现了鞑子的大营。”
  李石头闻言大喜。
  看来他真的料对了,鞑子真的想要在青云岗设伏伏击他们。
  还好他早早散出斥候侦查,这才没有令鞑子的奸计得逞。
  “鞑子埋伏了多少人?”
  “看营帐至少有上万人,可能还不止。”
  何霸天仔细的回忆着细节,缓缓说道“而且鞑子抓了不少的百姓作为辅兵,卑职担心真的打起来这些百姓会被鞑子充作死士来作炮灰。”
  何霸天的话让李石头面色一沉,鞑子向来凶残,从不把百姓们的性命放在心上,他们是真的做的出这种事情的。
  而明军素来是仁义之师,这就相当于被人拿住了七寸十分的难受。
  沉默了良久李石头叹了口气道“又能如何呢,这仗总归还是要打的,尽可能的避开百姓吧。”
  其实李石头也知道要做到这点是不可能的。
  但若是为此明军变得畏手畏脚,反而会让清军的奸计得逞。
  “李将军,末将还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何霸天显得很是犹豫,顿了半天这才沉声问道。
  “但说无妨。”
  李石头微微颔首。
  “卑职发现鞑子在大营外的哨塔上悬挂了几颗首级,应该就是附近百姓的。”
  “什么!”
  李石头显得很是激动,他最痛恨的就是残害百姓的人。
  鞑子的手段如此凶残,竟然残杀普通的百姓!
  这和禽兽有何分别?
  啊不,这简直是比禽兽还要凶残!
  “看来更要早些光复常州了,不然还不知道这些鞑子会做出怎么泯灭人性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石头觉得有些哽咽。
  光复常州之后还有苏松,光复苏松之后还有两广福建。
  即便平定南方之后还有偌大个中原之地等着他们。
  在北伐之前,整个中原大地的百姓应该都苟活在鞑虏的淫威之下吧?
  就像猪狗牛羊一样被人随意驱赶打骂,不敢还手甚至不敢还嘴。不然就会遭到更为严厉的打骂。
  李石头突然觉得他们要做的还很多,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想光复天下还得先从光复常州开始。
  李石头不是一个好高骛远的人,在他看来做好当下也是很重要的。
  还是想想如何拿下青云岗的清军吧。
  李石头仔细想了想,常州的清军数量不会多。
  能够集结万余人应该是常州清军的极限了。也就是说常州府城内的清军已经都被调走了,城中兵力空虚不堪一击。
  这种情况下李石头只要剿灭埋伏在青云岗的清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常州府城。
  一想到这里李石头便兴奋起来。
  “鞑子埋伏在大军必经之路,我们便反其道而行之,抄小路杀出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兵贵神速。
  行军讲究的是效率,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走小道抄近路。
  清军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故而李石头打算赌上一赌。
  只要他们突然杀出,杀清军一个措手不及大获全胜的可能性就会大增。
  作为一军主将李石头现在考虑的问题不光是取胜还有尽量以小的代价取胜。
  赚战损是必须的,要是一命换一命,岂不是太过便宜鞑子了。
  “禀将军,卑职知道一条小径可以绕开鞑子的眼线,从营寨后方杀出。不过这条道路很窄,是平日里樵夫猎户们走得,怕是不能大规模行军。”
  何霸天第一时间将情报禀报给了李石头。
  “哦?”
  李石头思忖了片刻道“或许我们可以分兵,主力按照原计划行军佯攻吸引鞑子的注意力,再派遣一支千余人的偏师从背后杀出一举打破僵持的局面。”
  …
  …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