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劝你好自为之(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毫无疑问,何霸天选择遵从了李石头的命令带领一支千余人的偏师抄小路从后方杀出。
  只不过让何霸天倍感惊讶的是李石头直接把领兵权交给了他。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不过是个把总,统领最多的也不过是几十个人。一下子让他统领这么多人,还真的让人很不适应。
  何霸天很聪明,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很显然是李将军看好他,要借着这次机会考察培养他。
  如果何霸天能够抓住机会很可能扶摇直上一步登天。
  但如果他抓不到机会,也没有办法。
  这天底下有哪个士兵不想做将军的?
  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何霸天自然也不例外。
  他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从人数来说一千人绝不算多,他们要想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就得出奇制胜。
  只是一千人要想走何霸天探出的那个山道还是很有难度的。
  这条山间小道是樵夫猎户们日间行走用的,最窄的地方几乎只有一人宽。
  这就意味着明军得排成一字长蛇阵一个挨着一个通行。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千人已经是最少的要求的。若是只派出几百人,即便能够突然杀到清军的身后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大概也会因为兵力的劣势败下阵来。
  一千人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之中,既不会太少,也不会太多。
  “大家都跟上,不要落下了。”
  现在还没有来到清军大营附近,故而还能够发声。
  等到接近清营那就真的得禁声了。
  “何把总,前面好像有动静!”
  一个斥候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道。
  做斥候的最重要的就是反应能力。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不是说着玩的。
  “嗯?”
  何霸天似乎也听到了些动静,他侧耳仔细去听,似乎还是人声。
  在这深山里怎么会突然有人声?
  莫非是砍柴的樵夫或者打猎的猎户?
  “大家都警惕点,一会见机行事。”
  何霸天做了个手势,示意众人朝动静产生的位置靠近。
  他们一冒头就发现了情况,只见几个留着金钱鼠尾的清兵在围着一个樵夫谩骂着什么。
  骂着骂着那几个清兵竟然直接拔了刀子。
  “狗东西,骗老子说没钱?你真当咱哥几个是傻得?咱们辛辛苦苦跑一趟,总不能让我们白跑吧?”
  “几位军爷你们也看到了小人是家徒四壁啊。小人家里真的没有银子啊。”
  那樵夫跪倒在地拼命磕头,很快头就磕破了。
  “哼,少在这里装可怜,想要哄老子你是痴心妄想。银子一定被你藏在哪里了。我劝你好自为之乖乖把银子交出来,不然休怪老子的刀不讲情面!”
  “军爷你怎么就不信呢,我真的是没钱啊。您看看我穿的这个样子像是有钱人吗?”
  那樵夫欲哭无泪。这几个清兵不知道是真瞎还是假瞎,若他是猎户还有可能靠打来的兽皮换一些银子,可是樵夫真的就是穷的叮当响,怎么可能有余钱啊。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一名清兵冷哼一声挥刀朝那樵夫的脖子砍去。
  说时迟那时快,何霸天嗖的射出一箭。
  箭矢破空而出直射到了清兵的脖子上,强大的力道使得箭矢直接贯穿而出!
  “嘶!”
  其他清兵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趴倒。
  他们都是在战场之上厮混了很久的老兵油子,知道怎么最大程度的保命。
  在不知道敌军埋伏在何处的时候趴在地上是做好的办法。
  不然乱箭很容易就会把人射成刺猬。
  但这也给了明军机会。
  他们利用清兵的畏惧心理一拥而上。
  双方相聚的距离不过就是几十步,迅猛的冲刺下也是朝夕可至。
  何霸天一马当先的冲上前去很快就来到了那几名清兵近前。
  他毫不犹豫的一记左勾拳直接打断了一名清兵的鼻梁,紧接着一记右鞭腿将他清兵扫趴在地。
  “你偷袭,你不讲武德!”
  清兵捂着被打断的鼻梁,鲜血从指缝里流出。他一边嗷嗷直叫一边咒骂道。
  “武德个屁,你也配讲武德?你们残害百姓的时候怎么不讲武德了?”
  与此同时何霸天的手下已经将其余几名清兵制服,一时间骨头折断的声音让人心悸。
  为了防止清兵们反抗亦或者自杀,他们第一时间将清兵们的胳膊卸了下来!
  “你们难道就不一样,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那清兵还在嘴硬,何霸天冷笑一声道“我真是对牛弹琴。”
  说罢抽出一根匕首来抵在了那清兵的脖子上。
  “你们这种欺软怕硬的东西就得用这玩意来教训。”
  “啊!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那清兵一时间就怂了,连声求饶道。
  “哼,真是个狗东西。”
  “说,你们现在营忠是怎么个情况。”
  既然撞到了这些清兵,何霸天自然要从他们的口中探听一些有用的信息。
  “小人若是说了,可能饶了我?”
  “少废话,你现在没有跟老子讨价还价的权利。”
  何霸天将匕首又向下压了压,紧接着追问道“我问一句你说一句,不许废话。”
  清兵连连点头道“好,好,我都听你的。”
  “你们一共有多少兵力?”
  “战兵一万,辅兵两万。”
  “辅兵可都是从本地抓来的苦力夫子。”
  “是”
  何霸天心中暗道果然不出他的所料,看来他赌对了。
  一万的战兵战斗力那是相当的有限,别说是奇袭了,便是从正面进攻他们这一千精兵也未必没有机会。
  “我且问你,你们一共带了多少粮草?”
  “这个小人实在是不知道啊。啊啊啊您别再用力气了。我说,我说半个月得粮食肯定是有的。”
  何霸天吃了一惊。
  这么多粮食?看来清军这次是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这样即便明军一时半会没有杀过来他们也等得起。
  “你们负责守粮食的军队有多少?”
  “几百人吧,不会太多的。”
  何霸天冷笑一声道“那你可以去死了。”
  。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