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公主的评选投票
  高三毕业典礼评选公主和王子。
  王子的名额已经出来了,是沈毅行。
  全校高三女生二百二十个,沈毅行的投票数达到一百九十九。
  瞬间全校女生为之癫狂,有钱的妹子疯狂贿赂男生,让他们投她们一票。
  图书馆里,沈毅行拿着一本医术细细摸了两下。
  他不会看医书,主要是她摸过,趁温度还没退去,他也摸两下。
  趁机看看书架对面的她,看书认真的模样,真是让人着迷。
  他屁股后也跟着好几个女生,也用同样的目光望着他的背影。
  那几个女生小心翼翼的捂嘴谈论,“确定就是沈毅行了吗?”
  “是的,王子就是沈毅行,一百九十九票。”
  “听说今年校园毕业典礼,学生会会举办很多亲密的游戏,好像有吸纸巾的游戏。”
  “天呐?那岂不是变相在间接接吻?”
  “所以那些富家千金全都在买票。拉票拉得都快撕破脸了。”
  吸纸巾游戏?什么样的?
  沈毅行点开手机搜了一下视频,瞬间,他眼睛一亮。
  什么意思?就是他可以和配对的公主玩这个吸纸巾游戏吗?
  那!?
  赶紧点开投票网看看票数。
  果然,唐希也在里面,不过排在第九。得是第一才能成为公主是吗?
  现在投票的票权已经炒价到了五百一张,那些还没有投票的男人,估摸都在等第七波涨价。
  沈毅行立马发了公告出去,“三千一张票权,给我投唐希。”
  瞬间,男生投票网下评论区炸裂,“沈大爷?你这是在追求唐希?”
  “大爷,这已经是变相表白了啊!”
  “三千一张,果然是沈大爷,财大气粗。”
  “还有没有其他人加码啊?没了我可就卖给沈大爷去啦!”
  不到十分钟,唐希的票数,疯狂暴涨,直接碾压了第一三十票。
  这一行为,直接让唐希成为了全校女生的公敌,尤其是那些花了钱的富家千金们,之前的钱全打了水漂。
  最不甘心的自然属原先的第一名陈紫俏。
  唐希安安静静的翻看着书籍,看了没几眼,放上去,就会被对面的沈毅行抽走,趁着余温,摸摸也好。
  唐希手机震动了两下,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她闺蜜发来的短信。
  “小希,晚上放学早点溜。五班的陈紫俏,约了姐妹说要堵你。”
  “怎么了?”
  “还不是高三毕业典礼王子公主评选事件?沈毅行花了五六十万,买你票权,把你从第九推到了第一。”
  “沈毅行是谁?”唐希问了一句让她闺蜜想死的话。
  “我的天呐,你是不是装高冷啊你?高中三年你都不知道沈毅行是谁?”
  “还真没听说过。”
  楚天依吐气道,“你的脑子里装了些什么鬼东西啊?人际关系也不搞搞好?你这样以后怎么踏入社会?沈毅行是我们全校最帅的校草,不仅如此,他还是我们全省四大名流世家的沈家长房的独生子。”
  “我哪里惹到他了?”
  “我说你是不是白痴?沈毅行是公选的王子,他亲自点名了自己的公主。你说他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你IQ白高的吧?”楚天依说道,“这次毕业典礼有个游戏是吸纸巾,吸纸巾你知道吧?”
  “不知道!”
  “就是一个人用嘴巴吸住纸巾,叼着纸巾给配对的人,让他吸住。这个过程等同于是在间接接吻。如果中途纸巾掉了的话,那就便相是直接亲吻啦。懂了吗!沈毅行花钱订了你的初吻。”
  唐希忍不住嗤笑摇头,“他们选了公主我就必须去当?毕业典礼我没打算参加。我在忙,不聊了。”
  “喂,你不会吧?人生唯一一次的毕业典礼你都不参加吗?你真的不打算交际了吗?你这样以后怎么踏入社会啊?”
  唐希不再搭理她了,自顾自看着医术。
  她唐希其实也是四大名流家族的后人,唐家。
  只不过她身份有点丑陋,她是唐家私生女的女儿。
  她的母亲是唐家私生女,一生都没有进他们唐家的族谱,母亲就自暴自弃,四处勾搭男人,以为自己败坏名声就会让唐家羞耻似得。
  她就是母亲不知道从哪里勾搭来的产物。
  本来她母亲没打算生下她的,但是母亲好像感觉到她这辈子可能只能怀这一胎,所以就下了决心把她生了下来,独自一人带她到现在。
  在她印象中就是,母亲每天会带不同的男人回家,她一个人躲在卧室里,不准出去,不准发出任何声音。
  这样浪荡的母亲,唐家根本没把她放心上过,把她当垃圾一样丢弃。
  五年前,母亲得了绝症后才开始收敛自己的放浪,玩男人玩到的钱,都投入了医费里,头发也掉光了,人也瘦成了皮包骨。
  化疗了一年后到现在,她的两个肾全部坏死,每周都要坚持透析,这些都是费用。
  她唐希除了学业之外,还要兼顾打工,还要修学医术。
  这么忙碌的人生,她哪里有时间去关注男人?
  什么王子公主?什么初吻初恋。
  这种东西不适合她。
  她需要的,只有钱!
  她融入不了社会没关系,迟早有一天,她会让社会,低头来迎和她。
  唐希挑了几本医术,去了角落里的书桌前,一边看着医术,一边琢磨着身上的穴位。
  一个小盒子打开,取出几根银针,酒精棉消毒了两下后。
  她抬手往手臂上扎去。
  “嘶——”
  手法不熟练好疼。
  沈毅行心头一凸,急忙跑过去,一把拽住她胳膊,低声呼喝,“你在干嘛?”
  自虐么她?
  唐希被吓了一跳,这个男人是谁?这掌心的温度怎么会这么烫?
  他快烫坏她了知不知道?
  唐希抽手两下,发现他手劲很足,怎么也扯不回来,“同学,你哪位?”
  “我、我、”
  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沈毅行紧张的结巴了起来,“我、叫沈毅行……”
  “嗯?好耳熟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见过。
  唐希想了半天后,恍然问,“哦,你就是那个花钱给我抬票的那个?”
  沈毅行眼睛灼灼的盯着她,知道瞒不住,只能点头承认,“对,是我。”
  唐希说道,“同学,请你放手好吗?我手被抓疼了。”
  “那你得答应我,你不能再自虐。”
  唐希无力道,“我这不是自虐,我这是针灸。你不会连这都不懂吗?”
  “针灸什么针灸,针灸在我眼里就是自虐。你要试针,别拿自己试针,我来。”
  沈毅行边说,边撩起袖子,把粗壮的胳膊给她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