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请你滚蛋
  沈毅行愁眉苦脸道,“我都还没享受到性福呢,我可不想刚过二十就变得跟你一样。薄情寡欲。”
  某姥爷忍不住翻白眼,“我这是年纪老了,加上你姥姥去世,所以才无欲无求的。这跟修行没有任何关系。”
  “你别骗我。这门功法修的就是定力,定力不强直接走火入魔。”
  “呃,这倒是。”
  “我要个鬼毛的定力?”沈毅行满满不爽,“青春期就是应该有青春期的样。”
  他边说边唉声叹气,“最近越来越难了,越来越难了。就这个鬼定力害得我。”
  “你难个啥?我怎么感觉你在跟我开黄腔?但我没证据。”
  沈毅行狠狠翻了下白眼,“姥爷。你行行好,赶紧消失。”
  某姥爷急声道,“你抽空劝劝那娃儿,让她见见我呗,我有很多话想和她聊聊。虽然我不太懂炼丹这门手艺,但从旁还是能指点一二。”
  “哈——”
  能别提炼丹这事了吗?他已经第一百次后悔送她炼丹炉了啊!还指点!他头都快裂了啊。
  某姥爷眼冒星光道,“这炼丹炉,你姥姥开不了光,你妈妈更是废材中的废材,一碰炉子就炸炉,焚个香都能炸炉,也算是一绝。眼下终于有人能够开炉,不只是开炉成功,还炼成这么多厉害的丹药。这娃儿就算你不要,我也要抢回兜里。你抽空问问她,她如果真的不喜欢男人,不想嫁人也没关系。我可以帮她和你,弄成兄妹。”
  沈毅行脸黑得一比,“姥爷,我客客气气请你离开。”
  “不然类?不客气的话类?”
  “滚蛋。”
  “……”某姥爷憋着笑意,飘然离去。
  房门关上,一回头,唐希正好从厨房里出来,估计全部收拾好了。
  她擦着湿漉漉的手问,“谁啊?”
  “打酱油的。”
  唐希也没追问,好奇心比较小。
  如果她知道刚才门外的是他姥爷,不知道她会是何反应。
  唐希发现沈毅行最近变了很多,光站在他身旁就能感受到一定的压力。这估计就是书上说的灵压。
  她和他修炼的功法不一样,但按理说,修行是大同小异的。这些培元丹,为什么他就能吃得,她吃不得?她还研究了很多改良版的培元丹,却没有一颗是她可以吃的。
  真的好奇怪,她很想问问他姥爷。
  可是……
  这丫的把他姥爷藏得这么严实,不管关键时刻,就是不让她通话。
  到了周末。沈毅行包了架直升飞机,送她去临海的赌石盘口。
  这里表面上看上去像是菜市场一样,有商铺,有路边摊,来来往往的客人繁多。不过,地上摆放的物件,都是石头。
  大致看了一眼,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就要八百块钱,吓死人的贵。
  唐希不解的问,“这些石头里都是翡翠?”
  “怎么可能,石头里出翡翠的几率极低。一旦出了,那就是致富。这就跟赌博差不多,所以才叫赌石。”
  一个摊主探头问,“小姑娘要不要买个玩玩?说不定一下子就中彩了呢。喏,你看这块石料,这么小一块,皮藓有就两三条,里面肯定能出绿。要是出的话,打底都能翻二十倍。”
  “原价多少?”
  “一千二。”
  一下子就能涨两万多,这不是暴利嘛。但如果不出的话,一千二就直接打水漂。
  旁边有个顾客吆喝了句,“小姑娘一看就知道没经验,你不要弄这些人工皮藓来唬弄她。”
  “什、什么人工,你不要破坏我名誉好不好。你走走走,走远点,老子不做你生意。”
  唐希懂了,因为是盲赌,谁也不知道石头切开后有没有翡翠,有些无良商贩,就会拿一些没有翡翠的石头,冒充原石放在这里,加工表皮唬弄人。
  她能够感应到翡翠里面的蕴力,但隔着一层石头表层,不知道能不能感应得到?
  可以试一试。
  唐希蹲在摊贩前,催动真气探知。
  一个没有。
  两个没有。
  三个没有。
  ……
  一连二十多个,都没有。
  她开始怀疑,隔着表层是不是就真的阻断了感知力?
  就在唐希快要放弃的时候,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头,一握入指尖,蕴力顺着掌心蔓延脑海。
  好丰富的蕴力,这比她在翡翠店里购买的那些翡翠,蕴力还要庞大。
  “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笑眯眯的,一口价,“六千。”
  嘿嘿,小媳妇被宰了。是时候展现他男人魅力的时刻到了。
  沈毅行正要开口骂人的时候,唐希掏出了卡,“成交。”
  沈毅行和那老板都傻了眼。
  “媳妇,你杀杀价啊。”
  老板也嘟囔,“是啊,你不杀价,我不习惯。”
  “你做生意也不容易。价格也算适中。不杀价了,六千就六千。”
  如果里面真的出绿,这远比她在翡翠店铺里买翡翠要便宜超多。
  老板脸红道,“你这样,搞得我多不好意思,那我就给你打个折扣吧。五千八,让你两百。”
  “嗯。”唐希随性点点头。卡递了过去。
  沈毅行叹气摇头。不是说他家小媳妇败家不好,是他没有表现机会了啊!
  他本来就想着,天天来一群人欺负他小媳妇,然后他横扫千军,小媳妇就躲他怀里哭唧唧的喊,老公你好棒棒。
  可惜,这样的镜头有可能出现吗?没有!
  他就感觉他这个英雄,一点用武之地都没的。
  “学长?”远处突然传来几道唤声。
  沈毅行侧头看去,“你们是?”
  “学长,我们是你的小学妹啊!你不认识我没关系,徐莹莹你总认识吧?”那女孩回头就喊,“莹莹姐,沈毅行学长也在这儿。”
  这一喊,又跑来了几个少年少女。
  徐莹莹看见沈毅行,眼冒星光,“学长,真巧啊。竟然在这里遇见你。”
  沈毅行瞄了唐希一眼。
  那丫头还蹲在摊贩前抓石头玩,连关爱的眼神都不愿意丢过来一下。
  他气得差点贴她耳根子喊,喂,你情敌上线啦。快来赶走她们呀。
  徐莹莹扬起美艳的眸子说道,“学长,你已经在京大了吧?我已经保送京大了哦。日后我们又是学长学妹了呢。真好。”
  沈毅行懒洋洋的说了句,“抱歉,我留学一年。今年才高考。”
  “啊?”
  一群人全部呆逼。
  “这!为什么啊,你的成绩,不应该留学啊。”
  “这你们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