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替我问候你爷爷
  徐莹莹忙问,“那你还是报考京大的对吧?”
  沈毅行淡然道,“不,我去医大。”
  “呃——”沈毅行一句话,差点吓倒一大片。
  财团家大少爷竟然去……学医?
  闹呢?
  唐希拿着一颗石头对着老板问,“这个多少钱?”
  “呃,五千。”
  唐希身后那些千金少爷们听了,纷纷丫头。
  这无良老板可真会坑人。
  傻子才会上当。
  唐希当下点头,“成交。”
  “噗——”
  “噗——”
  所有人都捂嘴偷笑。
  一个精明的男人支吾道,“就这,顶多八百。五千?这钱估计直接丢粪坑里了。”
  他的同伴对着唐希说道,“美女,要不要过来讨教讨教,咱们林爷可是赌石界的一把好手哦。十个石头,必赌涨一个。”
  沈毅行嫌弃这些男生,想搭讪他媳妇?不行。
  沈毅行低声道,“媳妇儿,买好东西了没有?咱们回家吧。”
  “媳妇?”徐莹莹脸色铁青,“学长,这是你女朋友?”
  “嗯,对。”
  唐希从来不爱解释。面对这个问题,她连白眼都懒得丢。
  徐莹莹忙道,“怪不得她这么豪气,原来她把你当成了提款机。学长,你看人的眼光不咋样啊。”
  “就是,像她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学长,你不要被那些女孩子的外表迷惑了心智。”
  刷完卡,老板把卡递回来,笑嘻嘻问,“要现场切吗?”
  “嗯,切吧。切光溜了我再带回去。”
  “好好好。”
  徐莹莹靠近唐希,审视了她好几番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希不爱搭理人,直接走去下一个摊位,蹲下身子摸石头。
  徐莹莹瞬间来气,“学长,你女朋友怎么这样啊,目中无人。”
  沈毅行笑了笑,“她的脾气就这样啊。我就喜欢她这脾气。”
  拐不跑,多好。
  徐莹莹吱声道,“以后你出门应酬,她也这样,处处给你得罪客人,这可怎么是好?她这脾气,不可能成为你的贤内助。”
  “我的小媳妇需要去迎合别人?也不看看他们配不配。”
  “……”
  搞了半天,那女人的坏脾气,是沈公子惯出来的。
  林溪痞里痞气的走到唐希背后说道,“妹子,看中哪块石头?哥给你买?”
  还是没回应。
  林溪蹲下身子说道,“你不给我面子没关系。你知不知道那位徐莹莹小姐是谁?她可是弘一集团董事长的亲孙女。”
  唐希突然有了反应,“哦?”
  边上,徐莹莹骄傲一笑,终于接到唐希第一道投来的目光。
  林溪介绍道,“咱们徐莹莹小姐家里,就是开金器首饰店的,如果你出了货,他们家,收购的哦。”
  唐希看了她一眼,问道,“徐恒启是你的谁?”
  “我爷爷。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唐希突然笑了起来,笑容里带着浓浓的深意。“真巧。回去替我问候一下你爷爷。”
  嗯?
  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这是在骂人?可又找不到证据。
  “你认识我爷爷?”徐莹莹试探问。
  “我认识他,他还不认识我。”
  “噗。”徐莹莹忍不住喷笑道。
  原来是想套近乎。
  哼。现在知道她是她的劲敌了吧。刚才都还没把她放在眼里,如今知道她身份后,瞧瞧这表情。呵,真是有趣。
  远处的摊主跑过来大叫,“哎哟,小姑娘,你那两块石头,都出绿了啊!大涨,大涨啊,恭喜恭喜。”
  那群人纷纷傻了眼。
  出绿了?两颗都出了?
  林溪奇怪问,“你买了第几颗了?”
  唐希依旧懒得搭话。
  沈毅行憋不住了,小媳妇怎么这么不喜欢炫耀的呢?不行,她不炫耀,他要炫耀啊!媳妇能耐必须炫耀,“今天刚来,买的第二颗。”
  靠!
  这话一出口,所有吃瓜群众都黑了脸。
  摊主端着两块绿幽幽的翡翠恭敬递上,“之前看小姑娘是门外汉,原来是个隐藏高手。怪不得不跟我杀价。这钱就当是给我的彩头了。哈哈哈!”
  翡翠塞进唐希手里,林溪尴尬努努嘴后,吱声道,“美女,出绿了吧。跟莹莹姐套个近乎,她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
  唐希把翡翠往兜里一塞,说道,“走了。”
  “嗯。”
  徐莹莹一愣,忙喊道,“等一下!”
  唐希眯眼回眸,“有事?”
  “你都还没开价呢!这两块翡翠,多少钱愿意卖?二十万,如何?”
  唐希哼笑一声,连眼神也不给扭头就走。
  边上,一个青年男子,懒洋洋的走过来,“二十万?你在坑她不懂行情是吗?她手里那两块,是顶级的帝皇绿,虽然只有巴掌大,但这价格,没有两百万,你想拿下?”
  徐莹莹脸一抽,“你谁啊你?多管闲事儿。”
  那男子淡淡道,“那姑娘摆明了不想卖,所以我都懒得出面收购。你倒是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厚脸皮。二十万?她肯卖,你以为没人拦?这珠宝界,不是你们弘一集团一家独大吧?”
  边上少爷偷偷捂嘴道,“这位是赫兹家的少爷,别和他较劲。”
  “哦,赫兹绿龍集团?你怎么到我们临海来了?”
  “说得好像这个盘口被你们弘一包揽了一样。”
  赫兹鸿走到唐希面前,递上名片,“您好,小姑娘,我是绿龍集团的副总,我叫赫兹鸿。”
  “唐希。唐小九。”唐希懒懒报上名字,顺手接过名片。
  赫兹鸿说道,“我们家也是搞翡翠的,有兴趣可以过来跟我联系。”
  “嗯。”
  徐莹莹望着唐希消失的方向,暗暗咬牙,“赫兹家的,你摆明了想和我作对啊?”
  赫兹鸿冷漠道,“我以为我们本来就是仇敌关系,不是吗?没必要给你好脸色吧?”
  “你!”
  徐莹莹憋着一肚子怨气,怒气腾腾跑回家,抱着徐恒启哭嚷,“爷爷,赫兹家的人来我们家地盘闹事儿,当着我同学们的打我脸,不给我面子,太过分了。”
  徐恒启眸光闪过一抹狠辣的眸光,“哼,这小兔崽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徐恒启拿起手机喊了句,“老楚,帮我去弄一个人。我把资料发给你。”
  上等的翡翠出的翠粉,品阶都不一样,金灿灿的粉源,烧出来的真火,都带着青绿色的光芒。
  一炉子凝练出来,其中里面,竟然有一颗,是金丹。
  金色的丹药,隐隐外放刺眼的光芒。
  唐希把丹药好好护在掌心。
  等一下拿给沈毅行吃去,他一定喜欢。
  啊呸!
  沈毅行瞪着那木盒子,瞪得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了。
  “这东西很……”
  “闭嘴。”沈毅行难得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