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想泡我?呵
  临海那边实在是太遥远了,过去一次真不方便,直升飞机都得半小时。但没办法,翠粉消耗的速度太快,赶不上她实验的节奏。索性她兜里还有不少钱让她挥霍,不然她真养不起自己。
  唐希再次来临海是一个人来的,沈毅行回老家去了。
  而她现身临海后不久,徐莹莹带着人马赶了过来。
  她好像知道唐希回来,所以一直盯着她的身影,一旦现身盘口,她就立马派人来堵她。
  今天沈毅行又恰巧不在,感觉可以欺负她两下。
  当然,她不能一个人欺负,要是沈毅行责问起来,她不好交代。所以她带了个少爷过来。
  “钱大哥,你看,那边那个妹子漂亮不?”
  钱削眼睛一亮,“嗯,正点。”
  “她漂亮归漂亮,脾气可不小哦。”
  “没事儿,小爷就喜欢这种坏脾气的妹子。”
  两人肩并肩着,朝唐希走去。
  徐莹莹张口就喊,“喂,女人。叫你呢!”
  唐希听见徐莹莹的声音,回头看去,“有事儿?”
  徐莹莹指指身旁说道,“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盛源集团董事长的大少爷。叫钱削。他问你要个手机号码。把手机拿出来吧。”
  唐希上下瞄了那男生几眼后,回头对着摊贩老板道,“我要这块石头。多少钱?”
  “两千。”
  “成交。”
  钱削忙拦手,“老板,这位妹子的钱,我付了。”
  徐莹莹以为唐希会矫情大喊,谢了,不必,然后倔倔的自己掏钱。
  没料到唐希点点头,把卡一收,“谢谢少爷。”
  钱削乐颠颠一笑,“应该的。”
  徐莹莹当场就飘白眼,“瞧瞧,就这品行。贪慕钱财的拜金女一个,垃圾。”
  徐莹莹的话,一字不漏的飘进唐希耳朵里。
  唐希回头对着钱削说道,“少爷,劳烦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帮我结下款。谢谢。”
  “呃……”
  被唐希这么一搞,钱削也觉得唐希这人,有点廉价,给她付了一次款后,她就把他当提款机了不成?
  这样的女人,就只配玩一次两次。不适合当女朋友。
  买完后,唐希说道,“石头太多太重,我拿不下,麻烦钱少爷帮我包架飞机送送它们。”
  徐莹莹忍不住噴笑,“你平日里就是这么对沈毅行的对吧?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真是太好玩了。”
  钱削也打从心底里鄙夷她,不跟她磨叽,直接开门见山道,“我刚才给你花了这么多钱,你也该陪陪我了吧?陪我玩一次后,我就帮你把这些东西运回去,如何?”
  确实很直接。
  唐希掏出手机说道,“你确定要我陪睡?”
  “是啊。不然我找你干嘛?”
  唐希说道,“那你稍等一下,我得问问那位意见。”
  徐莹莹眯眼道,“你想打电话找沈毅行学长吗?你打吧,等会儿我会告诉学长,是你勾引钱大少爷。哼!”
  唐希不说话,安安静静等待电话接通。
  不稍片刻,电话接通了。
  电话那端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喂?唐小姐。怎么有空想到打我电话了?”
  唐希说道,“有个男人想泡我,我来问问你意见。”
  那女士呆了下,“呵,有人想泡你?问我做什么?”
  “你自己和他聊聊吧。”
  唐希把手机递给钱削,说道,“你去问问,想睡我?她同不同意?”
  钱削奇怪的接下手机,应了句,“喂?”
  对方一听声音,奇怪不已,也回了句,“喂?你哪位?”
  钱削听见这声音,鸡皮疙瘩冒了出来,“我是钱削,是盛源集团董事长少爷。”
  对方一通沉默后,报上名号,“巧了,我是盛源集团董事长的夫人,号称,钱夫人。”
  沉默。
  沉默。
  良久后,钱削哽着嗓子憋了句,“妈?”
  “嗯。”
  “你怎么会,认识这个女孩?”
  钱夫人轻声道,“她叫唐希,你可以叫她小九姑娘,她是你母亲的救命恩人。儿砸,我听说,你想睡她?有这回事吗?”
  “不不不不不不!”钱削立马绷着皮喊道,“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
  钱夫人淡淡道,“不管是不是误会,我只告诉你一件事。你回来后,自己去鹅卵石路给我跪着回家。”
  啪嗒。电话就这样硬生生的掐断了。
  唐希从呆懵的钱削手中,拿回电话,吩咐了句,“帮我把这些石头运去这个地址,不管是包机还是包车,你自己决定。”
  钱削呆呆点头,“嗯,知道了。”
  徐莹莹惊讶的望着他,“钱少,你怎么回事?你干嘛这么听话啊?难道?沈毅行他威胁你了?”
  钱削狠狠瞪了她一眼,“你谁不好介绍,介绍了这么个祖宗给我认识?你脑子里装屎了吧你。”
  “啥?”无缘无故就被骂了一顿,徐莹莹委屈极了。
  紧接着,她就看见了超级惊恐的一幕。
  唐希走在前面,钱削乖乖跟在后面,给她拎包?
  堂堂盛源集团大少爷,竟然给一个垃圾女人拎包?
  她还对着钱削指手画脚,“这个,付钱。”
  “好的。”
  “这个,付钱。”
  “好的。”
  “这个,付钱。”
  “好的。”
  临走前,唐希从兜里掏出一个木盒子,递给钱削说道,“这是送你母亲的礼物。跟她说一声,我原谅你了,可以免除你的一顿毒打。”
  钱削瞬间红了眼眶,“谢谢你,妹子。”
  “这是你应得的报酬。记住,里面的东西吃完,木盒子给我送回来,木盒子是订做的,也很贵。”
  “知道了。”
  钱削回家后,一群佣人在鹅卵石路上候着。
  “少爷,请跪。”
  还来真的?不知道这个木盒子能不能救他一命?
  钱削咬牙喊道,“妈,小九她有礼物送你!她有话要我转告你。”
  钱夫人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了过来,拉着脸问,“说吧。”
  钱削双手高抬,“这是小九送你的礼物,她说,她已经原谅我了,希望你别惩罚我。妈,我真的错了,我给她买了很多石头,还送她回家。我对她超好。真的!天地为证日月可鉴。”
  钱夫人抓过木盒子,淡淡道,“你搞什么女人我都不过问,唯独那位,不是你能碰的。听清楚了吗?”
  “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