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中毒?
  钱夫人打开盒子,看见一颗朱古力,她打电话问,“喂,小九。礼物我收到了,这是什么东西?”
  “一颗丹药,美化皮肤的,你手上的蛇鳞如果还没有全部消退,吃它应该能够完全消退。疗程需要十颗左右。当然,你若不信我,你可以不吃。”
  “我当然信你。”钱夫人当下塞了药丸入口,“犬子给你添麻烦了。日后见到他,不必跟他客气,他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帮忙。”
  疗程需要十颗?这才第一颗?还有九颗呢。
  唐希问道,“你们盛源商厦,弘一珠宝的柜台一共有多少个?”
  “很多。”
  果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所以才会走这么近。
  唐希问道,“珠宝商铺也不是就弘一一家。我记得,赫兹家的绿龍珠宝,也很有名气。”
  “确实,我们也和赫兹有商业往来。”
  “嗯。”唐希说道,“赫兹家的少爷想见见您?”
  “没问题。随时都能约见。”
  “好的,麻烦了。”
  不到一个星期,钱夫人来了电话,约她去大酒店吃饭。
  钱清远和他夫人发牢骚,“什么人让你这样宠着?你是不是被她喂了什么蛊惑的药?她说什么你都信?”
  钱夫人白了他一眼,“有实力的人不怕你质疑。”
  钱清远嘟囔问,“说吧,这次她带着赫兹家的人过来找我什么事儿?”
  “弘一的人惹到了她,看样子,那丫头要扶持赫兹家上位。想找我们帮忙。你就做个顺水人情给她,弘一和我们合同到期的店铺,都给它撤了吧。”
  “真是爱闹事,这样我也会亏许多。这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钱清远摇摇头,“我听儿子说了,不就是徐莹莹那丫头,教唆你儿子调戏了她两把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下丫头心眼这么小,不太上道啊。我不是很喜欢。”
  钱夫人淡淡道,“等你认识她之后再发话吧。”
  “知道知道。怎么也得给你点薄面。”
  钱清远和他夫人到酒店的时候,只看见赫兹鸿。
  “钱夫人,钱总,”赫兹鸿礼貌起立,弓腰行礼。
  钱清远眯着眼问,“那个丫头呢?怎么没来?”
  赫兹鸿低声道,“路远,堵车。”
  扣分。
  钱清远不耐烦的坐在椅子里。
  从来没有人让他反过来等的。
  钱夫人倒是十分的淡定,安安静静的喝着茶水。
  约莫半个小时,就在钱清远差点要甩袖子跑人的时候,唐希姗姗来迟。
  钱清远拉着脸,非常的不爽。
  唐希点头唤道,“钱总,钱夫人。路上堵车不好意思。”
  “知道堵车,为什么不提前出发?”
  “我一放学就出发了。”
  钱夫人帮忙解释道,“她还在学校里呢。”
  钱清远心里嘟囔不已,高校没毕业就能医治人了?这医术,能信么?也就这娘们会上当。
  唐希侧头看向赫兹鸿问道,“你怎么了?”
  赫兹鸿奇怪问,“什么怎么了?”
  “眼色暗沉,你把手给我。”
  赫兹鸿递上手腕。
  唐希把脉,三分钟后,她淡淡道,“你中毒了?”
  “啊?”赫兹鸿惊讶的望着她,“我中了什么毒?”
  “不是很清楚,你坐下吧。我给你下几针。”
  “呃……这……”
  钱夫人优雅道,“小九的医术非常厉害,你可以试试。”
  钱总眯眼哼哧,这么快就演上了?这也太明显了吧。
  “一直听我夫人跨你,正好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能耐。”他倒要看看这两个人怎么演。
  赫兹鸿绷着皮,不敢乱动。
  说实话,他其实不太相信唐希的医术,一过来就说他中了毒?他哪里中毒了啊?搞不懂。
  眼下要给他下针,他不敢拒绝啊。钱氏夫妇就在这里盯着呢,不能不上道。
  被扎几针而已,忍忍就过去了。
  唐希拿起银针,赫兹鸿绷着皮,脸上摆着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唐希第一针就直接下在他后腰。
  “嗷——好痛。”
  “忍一下吧,你毒已经到了肾脏了。再不弄,你撑不了三个月。”
  “……”
  哪有这么严重啊!
  一连下了五十针,赫兹鸿看着自己变成了刺猬,心里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好了吗?”
  唐希说道,“快了。等会儿呕血,你别怕。那是毒素。”
  “啊?”
  不到五分钟,赫兹鸿感觉胃里翻腾得不行,他捂着嘴说道,“我……我要……呕——”
  一大口黑色的血,生生吐了出来。
  钱清远见状,微微摇头,这特效是怎么做的?感觉骗人的手法,真的有两下子。
  钱清远贴着他夫人的耳朵问,“这一看就知道是那丫头请过来的托儿。这么蹩脚的戏法,你也信?”
  钱夫人不做声色,优雅喝着茶水。
  说实话,每个初见她医术的人,都会怀疑她是不是请了托。因为她的医术和年龄,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
  吐完,赫兹鸿却感觉浑身舒畅异常,“嗯?这些都是毒素?我毒被清干净了?”
  唐希点点头,“嗯。体内还有些余毒,改日来我药铺,我给你抓药。这几日饮食清淡一些。不要再乱吃东西了。病从口入。”
  “哦,好。”
  这一幕,落入了隔壁那座的老头眼里。
  那老头笔直走到唐希面前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唐希回头看他,眯着眼,默不吭声。
  钱清远喷笑道,“狠的,又来一个托儿。”
  那老头对着唐希轻声道,“哦,忘了自我介绍,鄙人姓佘,你可以直接喊我佘老。”
  姓佘?难道是?
  钱清远和他夫人对视一眼。
  等一下,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托儿。
  他这种身份,没有人能请得动。
  唐希礼貌回道,“唐小九。先生可以喊我小九。”
  “小九姑娘,看你年纪轻轻的,医术很不错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帮我看看诊?我这儿,有报酬。”
  钱清远忙点头,“小九姑娘的医术确实了得,不妨你就给这位老先生看看诊吧。”
  来人正好可以帮他验证一下唐希的真正实力。是骡子是马,拿出来溜溜吧。
  唐希说道,“老先生您坐下,我先把个脉。”
  “嗯。”
  赫兹鸿急忙让了个位置,佘老坐下,跟在佘老身后的另一个花胡子老头,扶着眼镜,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后。
  佘老伸过手掌。
  唐希把脉三分钟后问,“我的老师们告诉我,遇到这种病,得委婉的告诉你。”
  佘老懵了下,“哦?怎么说?”
  “我委婉的告诉你,早期。”
  “……”佘老嘴角微抽,“您可真够委婉的。哪个地方?”
  “肾。轻微的病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