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之妻第001章 啪啪节奏
  ()找到回家的路!
  身体内的骨头就好像全断了似的,动一下那都是撕心裂肺。
  顾铮意识还有些模糊,只是觉得渴了,身体的本能让她睁开眼晴叫人,尽管那声音微弱的连她自个觉得只是嘴皮在动而已。
  “大姑娘醒了?”一个梳着双平髻的少女 印入了顾铮的视线内,少女激动的看着她,擦去双眼噙着的泪花高兴的说:“奴婢马上就去告诉庶娘。”说着蹬蹬蹬的跑开了。
  顾铮的眼底印入了绣着金鸡玉兔的木床顶,榫卯结构的,旁边的纱帐上还绣着双面花卉图,样子栩栩如生,粗粗一看还以为是真的。她呆呆的望着这张富贵美丽的绣牀,直到方才跑出去的丫头又蹬蹬的跑回来,激动的喊着:“大姑娘,庶娘来了。”
  看到顾铮的嘴巴在动着,丫头忙把耳朵凑到了她的嘴边。
  “铮儿真醒了?老天保佑,昏睡了十来天终于醒了。”一名穿着不起眼素裙的妇人小跑了进来,妇人长得好看,风姿绰约,柔美无比,就是眉梢根微微上翘,稍些有些破坏了那份柔美。
  “庶娘,大姑娘又昏过去了。”少女,也就是顾铮的贴身婢女春红听到她家大姑娘说了三个字就没音了,低头一看,大姑娘竟然又昏了过去。
  王庶娘赶紧走过来看女儿,看到女儿苍白的脸时,心疼的落泪:“不是说今天就会醒了吗?怎么又昏过了?那大夫不会是在骗我们吧?”
  “大姑娘早上才涂了药膏,大夫说只要没发烧就不会有事。”
  王庶娘用绢帕拭去眼角的泪珠,探了探女儿的额头,温度正常这才松了口气,问春红:“方才铮儿跟你说了什么?”
  “大姑娘说了三个字,妈卖批,庶娘,这是什么意思?”春红不解。
  王庶娘愣了下:“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是不是被打糊涂了?”
  “庶娘,大姑娘肯定是被打的地方疼了。”春红指了指臀部。
  想到女儿臀部被狠狠打了二十下,抬出来时血肉模糊的样子,王庶娘拿起绢帕又开始拭泪。
  “大姑娘可醒了?”一名老妈子掀帘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婢子,手中端着的盘子上放着一些药膏,老妈子明显是看不起王庶娘的,尽管语态恭敬,但眼底轻视,声音冰冷:“这是主母特意从娘家要来给大姑娘擦伤用的,主母还说了,让王庶娘日后不要总是撺掇大姑娘做些糊涂事,传出去了惹人笑话。”
  王庶娘假装用帕子擦擦脸时撇了撇嘴,对上老妈子犀利的目光后又赶紧讨好的笑道:“主母的话妾身记下了。”
  “王庶娘要真记下了才好。主母还说了,若再有下次,您就和大姑娘收拾收拾回剡江老宅吧。”老妈子连看都不愿再看王庶娘一眼,交待完主子说的话转身离去。
  “庶娘,主母要把我们赶回剡江老宅。”春红年纪小,被吓住了。
  “也就吓唬吓唬咱们而已,她那种世家大族出生的贵女,最不屑与我这种贱妾一般见识。”王庶娘是一点也没往心里去,一开始卫氏进门的时候,她还真被吓住过几次,后来都是不了了之,她也就不当回事了。
  “可,可奴婢总觉得主母这次是真生气了。”春红觉得主母这回是说真的,以前不管庶娘和大姑娘做的多么过份,主母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能包容就包容,这回都被气病了:“毕竟大姑娘这次做的确实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王庶娘冷哼一声:“她女儿不过就是小时候救了五皇子一命,所以才好命的被指给了五皇子为妃,我让三姑娘嫁过去时让铮儿也一起过去做个滕妾,连这她也不同意。呵,五皇子日后必然是要纳妾的,纳别人还不如纳了咱们铮儿,好歹铮儿和三姑娘是从小到大的亲姐妹啊,还会害了她女儿不成。”
  “可,可主母说,她已经给大姑娘物色好了人选,对方十六岁就考了秀才,是个极有出息的人,大姑娘过去之后就是正妻。”
  “十六考了秀才,今个都十九了,还什么也不是,家里又穷,铮儿嫁过去只能受苦。再说,正妻有什么好,每天要侍奉长辈左右,还要操持家务,哪有做贵妾来得快活。”
  春红想了想,点点头,庶娘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正好清醒过来的顾铮听到这个便宜娘这么一句不争气的话,被气的又昏了过去。
  顾铮真正清醒过来是在后半夜,稍微一动,臀部上的伤就火辣辣的痛,再次提醒她曾经经历过的事。
  顾铮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上一世的顾铮在公司里是个每天努力往上爬的小助理,趁着周未有空约了几个闺蜜去打网球,没想网球直接打在她脸上,醒来后就在这具身子里。
  她的身子被人强行按在地上用棒子打,啪,啪,啪,那带感的节奏没响几下,她就痛的晕了过去。
  醒来听到一个哭得声嘶力竭肝肠寸断的声音在旁边上痛哭:“家主,您就饶了铮儿吧,她好歹是您的女儿哇,再打下去非把她打死了不可。”
  顾铮不是一个能忍痛的人,更何况是这种打法,此刻脸上早已分不清哪些是眼泪哪些是鼻涕,她一边痛的发不出一点声,脑袋还在被强行灌入的记忆撕开,身子的主人叫顾余,小名铮儿,小名倒是跟她的真名一样,是伯爵府的庶女。
  这是一个名叫越国的朝代,一个让所有女人痛恨的封建王朝。
  “打死了好,我生不出如此不知廉耻的女儿,”说话的男人太过愤怒声音都气的在发颤:“竟然做出如此寡廉鲜耻的事来,五,五殿下可是她未来的妹夫。”
  所谓寡廉鲜耻的故事很狗血,她,也就是原身会被打,就是原身的庶娘撺掇着她去给五皇子,她未来的三妹夫投怀送抱,待生米煮成熟饭了后日后也能做个滕妾。
  当然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