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礼尚往来
  ()找到回家的路!
  隔天,顾铮从闺房里出来时就见庶娘和春红在对着屏风上的挂着的几件衣裳品头论足。
  “这衣裳真好看,瞧瞧这袄口的枝莲纹绣的多精致啊,咱们铮儿穿起来肯定跟花一般漂亮。”
  “庶娘,这袄裙还是‘罗绮阁’里最新的样式呢。”
  “哎哟,连咱们的春红都知道时下最为走红的是哪种样式了。”
  “府里的婢子们都在说罗绮阁的衣裳,奴婢自然就听来了。”余光见到顾铮从内屋出来,春红高兴的行了个常礼:“大姑娘起来了。入秋了,正院的主母给咱们送了今年新的秋衣来,这二套是大姑娘的,可好看了,大姑娘要不要先试试?”
  顾铮看到那新衣就觉得自己穿起来应该好看,原主对这个主母卫氏印象还是挺好的,这二个月来,她的便宜爹一次也没有来探望过她这个女儿,倒是主母时不时的差人来送过一些膏药:“既然母亲给我送了秋衣过来,春红,和我一起去主院叩谢母亲。”顺便把原主记忆中的地方都走一遍。
  “是。”
  “有什么好谢的,她身为主母要是苛待妾室,传出去了丢脸的是她,这名声她还是要的。”王庶娘拿过其中的裙子在女儿身上试着,边试边说:“你要是去了主院,那卫氏指不定怎么欺负你呢。”
  “母亲要是存心想欺负我们,哪还会专门让人把新的秋衣给送过来呢。庶娘,去感谢母亲是我们的本份,再说叩谢也就是磕个头说句感谢的话,挺简单的事。”原主在王庶娘长久灌输要嫁到王候将相府里做妾这些话,内心向来是自卑的,因此平常总是低着头怯怯的模样,顾铮做不来,但形象文文弱弱声音温温软软还是没问题的。
  王庶娘哽咽起来。
  “庶娘,怎么了?”好好的突然这般伤感做什么。
  “以往娘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没想这这二十大板下来,竟让你这般顾忌起了那卫氏。”王庶娘边擦去眼角的湿润边道。
  顾铮:“......”她们都靠着主母卫氏吃饭,就算不敬着也得端着吧,再说,就算是寻常人送了东西过来,也得回个礼啊。顾家主母是个有手段的人,这手段说白了就是面面俱到,凡是是她该操心的就做全了,让顾家上下甚至于外人都觉得这位主母的识大体,善待妾室庶女。
  再看她这个便宜娘,顾铮觉得凭着当年庶娘生下她的聪明手段,怎么现在这股聪明劲都没了,不都说越老越辣吗?看这王庶娘,在被家主漠视的情况之下,竟然还藐视一手包办了她们生活质量好坏的主母,实在是糊涂。
  顾铮走在去主院的路上一直想着这个问题,综合原主的记忆,她得出一个结论来:养。就像王庶娘把她养歪了一样,主母卫氏也在养歪王庶娘,所以不管王庶娘做了什么,她都笑呵呵的随她去,使得王庶娘越来越无法无天,不旦不把她主母放在眼里,连家主也不放眼中,才做出了对五皇子下蒙汉药的事来。
  说白了,卫氏从小的贵女教育只要妾侍安份守已,都会大度的容忍,可要是妾侍自个作死,做为正妻不乐意才怪。
  “大姑娘,您怎么了?脸色有些不太好。”走在旁边的春红见到大姑娘脸色倏然一变。
  “你说咱们现在补救还来不来得及?”顾铮叹了口气。
  “补救?救啥?”春红没听懂。
  也难怪春红没听懂,顾铮没过来时,原主可不会是说这种话的人,别说说这种话,就连主见也是没有的。
  “没什么。”给五皇子下蒙汉药的事,五皇子要是禀明了官家那就是大事了,但要是只打二十大板揭过了,那就是小事,如今二个多月过去了她依然没事,应该是大事化小了。
  顾铮又叹口气,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大姑娘,庶娘说的对,那二十大板把您打怕了,瞧您一路上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还一直叹着气,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
  顾铮:“......”她被打了二十大板,养伤近三个月,怕难道不正常吗?她不仅怕,而且怕的要死:“难道以前的我被人打了,还会冲上前理论不成?”
  “这怎么可能嘛,您可是伯爵府的大姑娘。”
  “那我以前会怎么做?”
  春红想了想:“以前不用大姑娘做什么,王庶娘会替大姑娘解决......”声音没了。
  “这次解决了吗?”
  春红赶紧摇摇头。
  “以前不管什么事,庶娘都会顶在我面前,但庶娘也有帮不上忙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我还是像以前一样躲在庶娘的身后不吭声,任庶娘这般糊涂的做事,结果会怎么样?”
  “会越来越坏。”春红嚅嚅的道。
  顾铮觉得春红还没被庶娘洗脑的太厉害,真是老怀宽慰。
  “这不是大姐姐吗?”愉悦清脆的声音从花圃的碎石路上传来,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穿着水青杉裙哒哒的朝她跑来。
  正是原主的四妹妹顾谣,也就是主母卫氏的二女儿,今年十三岁,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姑娘,与顾铮的关系谈不上好,不过顾铮母女与整个府里的人关系都不怎么好。
  一旁的春红赶紧随了个常礼。
  “大姐姐,你的伤好了吗?”顾谣弯着头笑眯眯的看着顾铮,一派天真可爱,就是这笑有些耐人寻味。
  顾铮不喜欢这小丫头看她的眼神,天真的外表下绝不会有什么好心,便笑笑回应:“多谢四妹妹关心,我的伤不碍事了。”
  “那就好。大姐姐是要去主院见我母亲吗?”
  “母亲差人送了入秋的新衣裳过来,我去拜谢。”
  “你就别去了,母亲和父亲都在堂屋和客人说话,不在主院。”
  “客人,什么客人?”
  顾锦眼珠子一转:“大姐姐先前被何事所打?”
  顾铮只觉得菊花一紧,臀部陡僵,失声道:“五皇子来了?”
  ‘噗’顾谣看到顾铮这紧张的模样捧着肚子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银铃般悦耳的声音听着让人舒服极了,但在顾铮耳里非常刺耳。
  “大姐姐,我逗你玩呢。”
  顾铮:“......”她不喜欢这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