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冤家路窄
  ()找到回家的路!
  “打的这二十板,看大姐姐这害怕的样子应该是吸取教训了。”顾谣有双漂亮的眼晴,杏子核似的,说这话时,那核眼透着几分轻视与不屑。
  顾铮不禁拧了拧眉,心中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轻视,要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但这气还撒不出去,人家说的没一句是错的,自个不沾理,想了想便说:“四妹妹说的是,以后我定然不会再做出这种糊涂事了。”
  顾谣眨眨眼,言外之意,大姐姐是知道自己错了?很是稀奇的上下打量这位从小与她不亲的大姐姐。
  “谣儿,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温柔的声音和着一些脚步声过来。
  顾铮抬头就看到顾家嫡长子顾正钦也就是她的二弟,和嫡长女三妹妹顾盈从竹林里缓步而来,顾正钦和顾盈是龙凤胎,不过两人长的并不相像,前者轮廓棱角分明,后者眉眼湛湛,是个美人。
  当顾铮看到他们身边那道浅黄修长的身影时,臀部就开始抽疼。
  那是一个五官深邃,容止出众的十八九岁年轻男子,身形挺拔,阳光透过竹林照射在他身上,光点时明时暗,也衬得他整个人莫测。从竹林中走出来时,顾铮看到他那双眼带着审视与凉意的黑眸,瞬间觉得周围的气温低了几度。
  五皇子真的来了顾家?顾铮很没骨气的双腿有些软,毕竟原主只是被打了五下,其余十五下都是她受着的,如今的她对于这位五皇子简直就是条件反射。
  “顾铮见过五皇子。”顾铮施礼时余光看了顾谣一眼,就见这小丫头正幸灾乐祸的朝她挤眉,深呼了一口气,她一个快三十岁的女青年,没必要跟一个小姑娘去计较。
  五皇子赵元澈的黑眸在见到顾铮时闪过一丝厌恶,多看眼前的女人一眼都觉得脏,直到袖子被身旁的顾盈轻拉了下,低下头看到她正娇羞的看着他,声音温温柔柔很是好听:“五殿下,大姐姐已经被罚过了,她以后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的。您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赵元澈的目光有了一丝温暖,视线直接跳过顾铮,对身边的顾二公子顾正钦道:“敬文,听说你近来得了一幅方大家的山水画,不带我去看看吗?”
  顾正钦,字敬文,因是嫡长子,相比他的同龄人,举止相对老成了些,这不,远远看到顾铮眉目就担心的拧在了一起,如今听到五皇子这么说,知道五皇子是不愿看到他这位大姐姐,他也忧心大姐姐又惹出事端来,赶紧说:“五皇子请。”
  直到顾正钦与赵元澈消失在垂花门,顾盈眼中的温柔也渐渐消失,目光冰冷的落在顾铮身上,端直了身子,虽看起来荏弱,但眉目之间身为嫡女的气场却不弱:“大姐姐好本事,母亲那会都被大姐姐气病了。”
  又来一个教训她的?顾铮只得低着头不语,这烂摊子她收拾的实在憋闷。
  “大姐姐随我一同去母亲那儿认个错,获得母亲的原谅,让母亲消消气。”
  顾铮点点头:“方才母亲派人送了秋衣过来,我正要去主院跟母亲道谢,顺便也跟母亲认错,就遇到了你们。”
  顾盈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的这位大姐姐竟然还有主动认错的时候,看着顾铮那微低着头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顾盈拧了拧眉不再多说什么。
  一路上,顾铮想着原身平常见主母是怎么个样子的,没想到记忆走了一圈,发现她每次去见主母,哪怕是园子里走一走身边都有王庶娘陪着,诸多的繁杂事都由王庶娘给挡了,而原主呢,就是低着头静静的站在一旁,要不是还有着几分姿色吸晴,简直毫无存在感。
  前头走的顾盈停下了脚步,转身眸光疏冷的看着顾铮说:“大姐姐,别怪我没提醒你,到了母亲那里别再说要同我一起嫁给五殿下这些话,母亲不会同意的,我也不会同意。”
  “你放心吧,我不愿意去做人家的妾,也不想同你一起嫁给五殿下。”虽被几次冷眼对待,顾铮也不生气,这事是原主做错在先,不怪顾盈如此态度,便真诚的说道:“我以后也不会再做出那样糊涂的事了。”
  顾盈和顾谣互望了眼,皆狐疑的看着顾铮,她们的这位大姐姐生得眼眉精致,姿容那是一等一的,就像画中出来一般,也因此,时常听到王庶娘求父亲,让父亲把大姐姐嫁进王公贵族里做个贵妾。
  如今她这般轻易的说出这句话来,她们自然不会信。
  顾盈冷哼了声:“大姐姐向来只听王庶娘的话,如今王庶娘还没有开口,大姐姐这话做不得数。”
  “信不信日后就知道了,我会去说服庶娘。”此顾铮非彼顾铮,她既决定代原主好好活下去,自然要先把糟心事解决了。
  顾谣嘣到了顾铮面前,弯着头眨着杏眼打量她:“大姐姐好像变了许些,哈,原来二十棍子这般奏效啊。”
  顾盈没再说什么,对她来说,就算顾铮再使出下三滥的手段也不过是跳梁小丑,她根本不放在眼里,叫顾铮一声大姐姐只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也不想让母亲和自己被人说闲话而已。
  时值入秋,多数娇花凋的凋,谢的谢,顾家主园的花圃却还在各领风骚,争相斗艳,顾铮认得的就只有一种迷跌香和菊花,其余的都喊不出名字。
  这么好看的花,要搁在现代,她必然会拍个手机发个朋友圈啥的。
  一只小手轻扯了扯她的衣袖,是春红,顾铮才发现自个竟然看花走神了。
  “大姐姐是来认错的,竟然还有心情赏花,看来心情不错。”顾谣话中带刺,天真活泼的外相多了丝冷意。
  “我虽是来认错,但事情既然发生了总得往前看,我认错是真,这些花也确实挺美。”顾铮说道。
  走在前头的顾盈在听到了顾铮说的话时不禁转头看她。
  方才她就觉得顾铮变了不少,人还是那个人,总是低着头不声不响,一副见不了世面的模样,看了就让人不讨喜,但就是觉得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