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第450章 她长大了
  “小金,你说张大娘在越城?”风来讶异的问道。
  “肯定在啊。”小金弯着头一脸纳闷:“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回来。”
  张荷在越城,却没有回来见她,顾铮疑惑不已。
  睡前,沈暥看着妻子担心的模样,安慰道:“放心吧,以张荷的武功不会出事的,没来找你估计是有事耽搁了。”
  顾铮点点头:“对了,谢夫人的事,你怎么想?她这样伤害过婆婆,留在身边妥当吗?”
  “我派人了在周围护着,不会有事。娘这些年虽然什么也不说,但心里对谢夫人其实一直是牵挂着的,相依为命那么多年,以母亲温善的性子并非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这倒是,做为旁观者总能说的大义凛然,她们又能如何真正去体会别人的感受呢?不会发生事就好。
  当外面时不时能传来几声鞭炮响时,年味是越来越浓。
  过年在每个朝代都是很重要日子,家家户户都会准备年货过大节,这一准备起来还挺忙的,幸好绿丫和素兰是得力的,顾铮只要把自个想吃的东西告诉她们,其余的让她看着办。
  就在她觉得今天可以轻松的晒个太阳时,素兰进来禀道:“门外有个婢女求见,说是良侧妃的贴身的婢女。”
  良侧妃?这个名字已经好久没在顾铮的脑海里出现,这位鲁王的侧妃本是个婢女,在鲁王被困王陵时陪伴着不离不弃,还给鲁王生了长子,鲁王念其情特向当今皇帝请封为侧妃,后来,鲁王忙于夺嫡,与良侧妃也渐行渐远。
  “让她进来吧。”废太子之事,鲁王暗中可是搞了不少的小动作,沈暥明面上和他走的也近,顾铮觉得这婢女还是要见一下的。
  哪想那婢女刚进了偏堂就跪在了顾铮的面前,泪眼婆娑磕头:“求沈夫人救救良侧妃,鲁王妃要杀良侧妃。”
  良侧妃原本是鲁王第一任王妃的贴身婢女,那王妃不堪受辱自尽而亡,不久,鲁王又娶了第二任王妃,其父同沈暥一样在内阁任职,正二品文职,姓况,一年前在皇家别苑的元宵灯节上见过一面。
  “你家良侧妃出事,为什么要我们夫人去救?”风来想着过往,没见得良侧妃和夫人有多亲近。
  “我家侧妃说同夫人是闺蜜之交,夫人又心善,一定会救她的。”婢女拼命给顾铮磕头:“求沈夫人救救我家侧妃娘娘吧。”
  她什么时候跟良侧妃是闺蜜之交了?顾铮无语,让风来去将人扶起来,看着婢女那焦急的样子道:“良侧妃的事是鲁王府的家事,我一外人又怎能插手?能救良侧妃的只有鲁王爷。”
  “夫人有所不知,王爷只管和王妃燕好,早已忘了我们良侧妃。”见顾铮神情冷淡,婢女急了,又跪下来求道:“沈夫人,求你救救我们家侧妃吧,我们侧妃说了,只要您去了鲁王府,王妃肯定会给您面子的。”
  “我与鲁王妃仅仅一面之缘,哪有什么面子?”
  “王妃不看僧面看佛面,沈大人和咱们王爷交好,只要您以沈大人......”
  “住口。”顾铮厉声喝道。
  婢女愣住。
  这个良侧妃简直可笑,她才当上侧妃那会就一个劲的让她去约顾盈出来,还想让顾盈约别的王妃一起出来认识认识,如今竟然还叫她拿丈夫和鲁王的情份让她去救她?她哪来这么大的脸面啊?
  顾铮纳闷了,平时两们也没什么交集,最多就是她生病那会这良侧妃给送过药,而她做为回礼送了一组亲自绣的小不倒翁,怎么这种事还能找上她来。
  “风来,带人出去。”顾铮冷看着这满脸泪水的婢女。
  “夫人,求你救救良侧妃吧,夫人。”婢女的声音渐渐消失。
  素兰正端了茶水进来,看着被风来拖出去的婢女,轻声道:“夫人,这个良侧妃也该被王妃打,真是拎不清。”
  顾铮喝了口茶:“这次之后,估计得记恨上我了。”
  风来走了进来,冷笑几声:“夫人,你知道那良侧妃为什么要被打吗?”
  “为什么?”怎么觉得近来风来有好点八卦呢。
  “良侧妃为了吸引鲁王爷过去,竟然用热水将亲生儿子的手指给烫伤了,那娃也就二三岁,皮肤嫩的很,这一烫那手指就开始烂了,竟然还发起了高烧,知道了是良侧妃所为,鲁王妃直接下令仗打三十大板。”
  “她疯了。”素兰讶道:“那可是她亲生儿子。”
  “烫伤引起的高烧?”怕是真菌感染了,三十大板打重了那可是要死人的,估计这孩子感染的很严重,顾铮的心情倒是没方才那般轻快了。
  “女人为了争宠,可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风来冷声道。
  良侧妃一直渴望鲁王能像在王陵时那样宠着她,只有她一个人,可鲁王当年代替太子认罪目的就是为了取得太子的信任,恢复身份后又怎可能再宠她一人,能将她婢女的身份抬成侧妃已是重情义。
  顾铮摇摇头,将这事甩到脑后。
  冬日的暖洋之下,素兰让婢女们将衣裳被褥都拿了出来好好晒晒。
  顾铮没闲着,而是让人将书桌拿了出来放在背阳的地方,她一边让后背晒着太阳一边写着她的剧本。
  是的,剧本。这就是顾铮唯一能想出来的生财之道。
  她已经有了书楼,有了书肆,马东叔贴心的连印刷坊都给买下来了,这条路她已经走得不错,当然要壮大一下,如今越城已经有了其它的书楼,她的书馆要继续走下去必然得有新的东西,所以接下来,她得写出一个好剧本来,然后将它以戏文的形式展开。
  顾铮觉得这个可行,老百姓不识字,可爱看戏啊,闲暇时那戏文台下都是坐满的。
  “大姐姐,你在笑什么呢?”顾瑶的声音响起。
  顾铮抬头时就见顾瑶拉着十一公主的手小跑了进来。
  婢女们赶紧参见,十一公主来了自然不能怠慢,素兰赶紧吩咐人拿出最好的茶点来。
  “十一公主,好久不见了。”顾铮随了个常礼。
  “顾大姐姐好。”十一公主不像以往那般活泼,神色之间恹恹的。
  “公主这是怎么了?”顾铮看着十一公没精神的样子,关心的问道。
  十一公主和顾瑶对视了眼,顾瑶对着周围的婢女道:“你们都下去吧,我有事儿要跟大姐姐说。风来,你看着点门口,不要让下人再进来了。”
  风来挑了挑眉,在得到了顾铮的点头后去守门了。
  “顾大姐姐,我求你件事。”十一公主这辈子都没说过求这个字,不过她和顾瑶是好姐妹,顾大姐姐也等于是她的姐姐。
  “公主请讲。”顾铮奇怪的看着这俩小姐妹之间的暗动。
  “我,我,”十一公主踌躇着,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可想到这事关自己一生的幸福,不再犹豫,道:“顾大姐姐,我想女扮男装去醉仙楼抓人。”
  顾铮眨眨眼:“醉仙楼是什么地方?”
  十一公主瞬间脸红,双目冒火,看来是被气的,咬牙切齿的道:“青楼。”
  顾铮:“......”
  “大姐姐,那忠勇公家的嫡子是个纨绔子弟,每天流连于青楼,听说府上还有好几个妾室,这样的男人竟然要做十一公主的驸马。”顾瑶原本很为十一公主高兴,毕竟忠勇公家的二姑娘她还想着做她二嫂来着,结果公主跟她哭诉说那嫡子根本就是个废物。
  “所以,你就出这个馊主意了?”顾铮一听是青楼,顿觉得头疼。
  “不是瑶儿出的主意,是我这样想的。”十一公主道,顾瑶是她唯一的好朋友,整个宫中,也就只有顾瑶会帮她了:“眼见为实,我一定要弄清楚这是谣言还是真有其事。”
  “我哪敢出这样的主意啊。”顾瑶轻喃,她不敢,谢长青的事让她后怕,还有三姐姐这些年来受的委屈,二哥哥的仕途,她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任性而给他们带来麻烦,她已经长大了。可公主求她,哭得那般可怜,她一心软就带着来见大姐姐了,大姐姐说不定会有更好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