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第452章 自摸糊了
  沈父沈母已经烧好了菜。按照礼节来说,大年夜的祭祀要祭灶神,井神等能佑家的各路神仙,还要祭祀祖先。沈家的祭祀并不像别人那样不管兄弟几人都在祭祀,而是轮流着来,照沈父的话说,兄弟多,要是都在大年夜祭祀的话,在天之灵的爹娘过于奔波了,辛苦不说还容易吃撑,沈家几位伯伯竟然也同意了。
  而事实上呢,沈父只是疼妻子,好好的一个年,不想妻子总是折腾这折腾那的。
  “等一下,还有人来。”沈母将腊肉放在板上切好,又去锅里看看正在炖的猪蹄。
  闻着灶屋内的猪蹄香,顾铮问道:“婆婆,是谁要来啊?”这会伯父伯母们都在自个家里做呢。
  沈暥看着坐在了他原本位置上的谢夫人,见她目光一直追随着母亲,偶尔又会看看门口。
  “是谢长青和谢敏如。”沈父将灶坑内最后一块柴火退了出来熄灭,又将碳火放到土罐里用木板盖上:“这些日子,这两个孩子经常过来和谢夫人一起说话,谢夫人这会已经不怎么粘你婆婆了。”
  沈暥说过周围有人守着,顾铮也就没关心这位谢夫人了,那谢家兄妹更不可能去关注,那天这种态度,还以为谢家兄妹会对谢夫人放之任之。
  “看来他们和谢夫人的感情还挺深。”风来一脸意外的道。
  “一手养大的孩子,肯定是彼此牵挂的。”沈母看着目光始终在她身上的毕幼君,淡柔一笑。
  顾铮突然间很好奇在仓门那晚沈母和谢韫到底说了什么?能让谢韫对她一下子就放手,也让谢母对他没再忌惮,要是忌惮的话,又怎么可能将毕幼君留下?
  此时,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
  “他们来了。”风来站在门口边上能看到院子里的情景。
  果然,谢长青兄妹神情很不自在的走了进来,看到顾铮和沈暥后,连身体都僵硬了起来。
  “好了,人到齐了,都坐下吧。”沈父高兴的说:“咱们这桌子刚好能坐下。”
  谢氏兄妹一边,沈母和谢夫人一边,沈父和沈暥一边,风来,顾铮,春红三人一边,也亏得三人都瘦。
  外面鞭炮声,小孩的嘻闹声不断,灶房内,沈家人的气氛有些冷。
  气氛是前所未有的冷。
  谢长青将一袋银子放到了沈母面前,声音略硬的道:“这,这些日子谢谢你们照顾我娘了。”
  沈父和沈母有些意外,沈父忙又将银袋放回到了谢家兄妹面前:“不用,不用,不算什么,不值这么多银子。”
  “要的。”谢敏如起身又将银子放回到了沈父沈母面前,坐下后就不再说话了:“如果不是你们,我和哥哥可能到现在都还没找着娘。”
  “拿出去的银子,我没习惯再收回。”谢长青冷声道。
  “那就收下吧。”见谢家兄妹拘谨的模样,沈母道。
  妻子这么说了,沈父也就不推辞,寒门人家,谢夫人吃的也就一些谷物,能值什么钱啊,家里人多也热闹,就是谢夫人每天晚上拉着妻子睡觉这点,唔,让他很有意见。妻子对她很有耐心,这些天谢夫人已经不怎么粘妻子了。
  很快,气氛就闹了起来。
  有春红这嘴巴叽叽喳喳的在,想不热闹也难。加上近来风来变化挺大,左一句右一句的很喜欢搭话,顾铮也不是文静的性子,三个女人一台戏。沈父更是爱热闹的。
  只静静听着的沈母和沈暥笑得很欢乐。
  晚饭结束后,谢长青兄妹倒不像一开始那般拘谨了。
  “放烟花了。”沈父从柴房里拿了一早就买好的烟花出来,“来来来,每人两枝,放完了还有。”
  谢长青和谢敏如望着被塞进手中的两枝烟花都愣了下,这十几年来,大年夜只有他们和母亲,母亲也不允许他们出去玩,更别说放烟花了。
  沈父已经开心的拿过小火把,把众人手中的烟花都点燃了,一时间光芒万射,整个院子里都是七彩斑斓的烟花彩色。
  春红高兴的跳舞着手中的烟火。
  “幼稚。”风来嘴上说着,双手也转动着。
  “相公,你看。”顾铮用两手的烟花在地上画了颗心。
  沈暥莞尔一笑,学着同样的动作在旁边补上了一颗心,两心合笼,真甜。
  几声破空哨声,天空烟花一朵接一朵,有些花形顾铮连在现代都没有见过,从现在开始到午夜,这些烟花将会不断绽放。
  放完烟花的春红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袋子里,欢呼道:“打麻将,来不来?”
  “我来。”沈母沈父异口同声。
  “还有我。”风来也接上。
  顾铮:“......”奇怪的看着他们:“你们都会打麻将?”
  “张荷大娘教了素兰和绿丫她们,她们又教了我,”春红一脸开心的说:“我就教了沈大娘和沈老爹啊。”
  顾铮又瞄向风来。
  风来已经在搓手了,见夫人看着自己,便道:“这东西好玩,不聪明的人还玩不了。”说着,跟着大家进了灶房。
  顾铮抬头望着沈暥:“相公,你会玩吗?”
  “兄弟们三缺一的时候,我会补上。”沈暥一本正经的道。
  顾铮:“......”老乡的传播能力很厉害啊。
  “那是什么?很好玩吗?”谢敏如看着母亲跟着沈大娘进去,也要进去,被兄长拉住。
  “去把娘带出来,我们该走了。”谢长青冷硬着脸低声道。
  谢敏如心里有些不愿,家里只有和哥哥两个人,虽然在这里也不自在,可人多热闹啊,最终她点点头。
  一时,院子里只剩下了顾铮沈暥和谢长青三人,彼此之间没什么话可说的。
  “你,”谢长青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沈暥,脸色僵硬的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沈暥的视线落在了谢长青身上:“哪个他?”
  “就是谢韫。”这个他喊了十多年的父亲从没有应过他的男人,当他明白自己为什么得不到这个男人的认可时,他承受不住这份打击而得了失心疯,如果不是母亲和妹妹一直在陪伴,他真想就这么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谢韫,谢夫人,沈母三人的往事谢家兄妹不知,恩怨情仇当然更不会知道,但谢韫和沈暥的相像,有眼晴的人都能看得出来,顾铮不知道沈暥会怎么回答。
  “你可以自己去问他。”沈暥淡淡道。
  “你告诉我,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谢长青声音因为压抑而微颤。
  沈暥没再理他。
  谢长青正要上前一步时,沈母带着谢夫人从灶房里走了出来,谢敏如则牵着谢夫人的另一只手,因为母亲如此的乖顺,谢敏如一脸的开心。
  “哥,娘愿意跟我们走了。”谢敏如高兴的说。
  对上谢长青隐隐带恨的目光,沈暥只淡淡道:“你还是先带谢夫人回去的好,免得又节外生枝。”
  “哥,怎么了?”谢敏如觉得兄长怪怪的。
  “走吧。”谢长青悄然握紧了双拳又放开,如此重复了几次后,正要阴沉着脸离开。
  沈母叫住了他们,从怀里拿出两个红包,一人一个塞在了这对姐妹的手中,柔声说:“这是给你们的压岁钱。”
  兄妹俩都愣住。
  沈母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温柔的拥抱了下毕幼君,看着她轻声道:“幼君现在比那些孩子高了很多,说明已经长大了,以后不可以动不动就咬人,是不是?”
  毕幼君安静的看着沈母半响,点点头。
  沈母放开了毕幼君的手,对着谢家兄妹俩道:“走吧。”
  谢长青很想把手中的红包丢弃,最终没有,只是阴沉着险离开。
  谢敏如赶紧拉着母亲的手跟上。
  直到马车的声音远离了,沈母又回了灶房打麻将,顾铮对着丈夫道:“谢长青应该已经怀疑了。”
  “我姓沈,他姓谢,这一点不会改变。”沈暥拿过地上还剩着的几根烟火递给妻子:“还要玩吗?”
  “要啊,今天可是大过年呢。”顾铮接过烟火,不管什么事都过年后再说。
  今晚大家都是在沈家住下的。
  自顾铮和沈暥搬离后,书房也被做成了小卧室,以前春红负责城南书楼时睡的就是这里,今晚让她和风来一起睡。
  顾铮早早的去铺被子,时不时的能听到灶房里传来‘自摸,糊了’的声音,让她一度有些恍惚,回过神来则是失笑的摇摇头。